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ADVERTISEMENT

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互動娛樂學院的首頁,簡單明瞭又充滿特色。

互動娛樂學院(Academy of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後面簡稱AIE)是一所遊戲開發與3D動畫的學校,於1996年設立於澳洲墨爾本,是頗具知名度的遊戲開發教育機構。

AIE的首席設計師,艾力士.卡利略(Alex Carlyle)表示,要成為一位遊戲開發者,除了必須具備正確的知識與良好的工作態度,還得擁有將概念具象化的能力,三個要件缺一不可。

「在AIE裡面,學生必須了解遊戲理論之間的差異,學習所需的知識,認清自己的本質,並追隨內心的願景。」卡利略說,「我們希望學生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東西,知道怎麼掌握眼前的機會,懂得從何處著力,捨棄那些不實用的靈感,與團隊保持高效率的合作關係,準確掌握眼前目標並緊追不放,將目標手到擒來。這就是我們對學生的期許。」

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遊戲開發教育自然少不了上機實習。

AIE的理念之一,就是讓學生在行動過程中主動學習,而非傳統的念書與考試的被動學習。如同SAE,AIE同樣提供各種遊戲開發的實務課程,幫助學生逐步提升實務能力,習得關鍵技能與技巧,融入遊戲開發產業的環境。只要學生願意按部就班學習,就可以達到學校的需求。

「對學生而言,學習遊戲開發最大的鼓勵,就是能夠實現自己的靈感。」卡利略表示,「在AIE裡面,學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路,接觸多樣性的知識,對遊戲理論深深著迷,成就自我的期許,將腦海中繽紛燦爛的想像力付諸實現,這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動的事。AIE願意協助學生造就豐碩的成果,推動遊戲業的正向成長。」

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3D繪圖看起來很漂亮,幕後製作卻是龐大的工程。

AIE在傳道授業之餘,也不忘關注遊戲業的局勢,適時推出相關的教學方案,孵育專案(Incubator Program)就是AIE近期的代表教學方案之一。有鑑於遊戲大廠日漸式微,獨立遊戲順勢崛起,AIE便開始推動孵育專案,讓學生擁有獨立遊戲設計的概念,增加學生的競爭力。

「傳統遊戲開發人員的最大罩門,就是缺乏遊戲行銷的概念。」負責孵育專案的丹.杜斯(Dan Toose)指出,「他們善於開發遊戲,卻對遊戲商務一竅不通,最後的下場不是預算燒光,就是遊戲打不進玩家市場。我們推動孵育專案的主要動機,就是要告訴學生這些不為人知的事實。開發一款商業遊戲,與開發一款獨立遊戲,是截然不同的事。」

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孵育專案是AIE作育英才的教學方案。

杜斯表示,孵育專案的目標鎖定那些想自己當老闆,或是想成為遊戲業風雲人物的學生,表現優異的學生可以獲得孵育專案的獎學金。如果學生有意願的話,AIE甚至願意提供創業補助金,讓他們贏在起跑點,得以放手一搏。

藉由孵育專案,AIE去兩年內已經撒出30萬美金,造就好幾款不錯的獨立遊戲,其中有幾款順利進入Steam的綠光(Greenlight),隨時有機會正式上架。願意將籌碼押在名不見經傳的畢業生身上,更何況是製作遊戲,世界上沒幾個學校敢這麼做。AIE的短期成果如此驚人,假以時日一定會有更亮眼的表現。

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孵育專案所催生的遊戲《Bearzerkers》,扮演暴走熊貓打趴敵人!

「孵育專案的成果相當理想。許多剛加入孵育專案的學生經常妄自菲薄,認為自己無法達成專案目標。但是一段時間以後,這些學生都跑來告訴我說,他們不僅順利達成專案目標,還得到許多將來必須的重要實務經驗,我想這正是孵育專案所期盼的結果。」杜斯說。

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有如此完整的規模,實在令人讚嘆不已。澳洲的獨立遊戲如《Dragon’s Wake》與《Orbitor》頗有大廠遊戲的架式,歐美遊戲大廠內也不乏實例強悍的澳洲工程師。雖然澳洲的遊戲開發實力暫時還無法與日本或歐美相提並論,然而在這些教育機構的努力下,有明顯後起直追的趨勢。

你所不知,澳洲的遊戲開發教育觀

▲《Orbitor》在宇宙空間來場星際大戰。

看完澳洲的遊戲開發現況,再回頭看看台灣,遊戲市場明明極具潛力,卻缺乏遊戲開發人才的培育環境,使得國產遊戲無法順利發展,遊戲市場充斥外國遊戲,錢全部被外國廠商賺走,很難不令我們感到遺憾。若要改變台灣的遊戲生態,帶動本土遊戲產業的重新崛起,澳洲這種從基層出發的做法很值得我們借鏡。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