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晶片缺貨,為什麼美國科技巨頭們紛紛下注以色列?

全球晶片缺貨,為什麼美國科技巨頭們紛紛下注以色列?

ADVERTISEMENT

3月份,Google任命Intel前高管Uri Frank擔任伺服器晶片設計工程副總裁及以色列團隊主管,此舉意味著Google將向定製晶片加倍下注。 

自2005年以來Google就在以色列設立研發分支,在海法和特拉維夫都有團隊,它們專注機器學習、AI、自然語言、機器感知研究。Uri Frank走馬上任意味著Google以色列團隊要向晶片設計和研發挺進。 

以色列正在悄然改變,不那麼吸引人的半導體成為新熱點。 

Google、微軟、Facebook、Intel、Nvidia都在以色列擴張晶片設計部門。2019年Nvidia以70億美元收購Mellanox Technologies,公司創始人Eyal Waldman說:「以色列有很多優勢,我們有豐富的經驗,而且在處於非常有利的位置。」 

從手機、筆記型電腦到汽車和雲端運算,數以億計的半導體晶片被廣泛的應用在各個領域,成為科技產業的引擎,如果沒有穩定的供應,製造商就沒法做事情。但現在全球晶片嚴重缺貨,有需求但沒有供貨。 

Intel前高管David Perlmutter說:「晶片(半導體)對於資料世界十分重要,如同燃料對於工業。」他還說:「汽車裡面有幾百顆晶片。因為晶片缺貨,汽車製造商不得不減產。10年前,晶片缺貨對行業的影響還沒有那麼大。今天一切都是圍繞晶片搭建的。」

 

甚至在疫情爆發之前,許多科技公司已經開始設計和製造自己的晶片,而不是把這項工作外包給台積電、Intel和三星這樣的代工廠。隨著競爭的加劇,定製晶片可以更好地為不同的產品服務。定製的晶片也更好地滿足人工智慧運算的複雜要求,因為它們必須處理機器學習演算法和處理各種圖像。

Perlmutter說:「晶片越來越複雜,進化速度是空前的。1980年我加入Intel時,即使是最先進的晶片,裡面整合的電晶體也只有3-4萬個。今天呢?今天的先進晶片有500億個。」 

以色列的優勢不在製造,而是設計。Perlmutter說:「研發晶片可能是世界上最複雜的工作。複雜等級相當高,做專案時,幾百人使用運算工具程式設計,可以和超級電腦類比。」Perlmutter還說,透過晶片,你觸及數位世界的底層和最重要的神經。 

世界正在向雲端運算轉移,AI越來越重要,這些都是新方向,所以企業要設計新晶片,用更快的速度處理巨量資料。 

訓練工程師需要耗費多年時間,需要工程師們拿到學位,要理解複雜的晶片設計也還要訓練許多年。 

Perlmutter說,科技巨頭已經認識到它們的所有AI和雲端活動都是以晶片作為基礎進行的,它們深信能在以色列找到最棒的人才。 

除了Google之外,還有幾家重要公司進入以色列,它們讓以色列在晶片產業扮演更重要角色。 

Intel新任CEO Pat Gelsinger訪問以色列時曾表示,Intel將會在以色列擴張,投資2億美元建設新園區,開發晶片,還會在當地招聘1000名新員工。 

3月份Nvidia也說準備在以色列招募600名工程師,專注於AI研究。 

微軟也擴大了以色列晶片設計團隊,Facebook據說準備在以色列建晶片研發中心。Amazon於2015年收購以色列Annapurna Labs,它現在是Amazon的晶片研發部門。 

在1974年之前,全球只有加州矽谷生產晶片。就在那一年Intel在以色列設立研發中心,行業開始起飛。 

Intel的一些頂尖處理器正是以色列海法團隊開發的,它是Intel在美國之外最大的研發團隊。 

隨後,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AMD、摩托羅拉全都進入以色列。 

Perlmutter認為,科技公司之所以在以色列擴張,主要是因為以色列有設計複雜晶片的能力。 

根據 IVC Research Center的統計,到2021年上半年,有37家跨國企業在以色列設有半導體分支機搆,2017年是33家。 

Mellanox公司創始人Waldman說,世界需要更快、更強的處理能力的儲存能力,要解決的技術問題還有很多。其它地區的半導體設計中心也在膨脹,像是歐洲,Perlmutter說歐洲設計晶片的能力也很強,但還是比不上以色列;中國與印度很接近,但以色列仍然有優勢。 

在以色列Herzliya,微軟研發中心聘請2000多名員工。微軟以色列研發中心管理AzureEdge & Platform的Ohad Jassin說,在以色列活動中,研發晶片是具有戰略意義的一環。儘管如此,微軟使用的晶片仍有許多來自合作夥伴,包括Intel、ARM和AMD。 

微軟以色列團隊設計的晶片主要用於運算、邊緣應用、雲端資料中心。Ohad Jassin認為:「以色列有經驗,它是晶片領域的老手,大學培育了很多人才。」他還說,微軟將以色列創業公司視為可能投資或者收購的對象。 

以色列已經有幾家創業公司開發晶片、記憶體卡和處理器。Perlmutter說:「以色列有一個生態系統,這點很有趣,它們可以與大企業互動。」大企業向以色列企業投資,收購它們,科技工程師從一個地方遷到另一個地方,這點對科技生態系統來說相當重要。 

風投和企業也向半導體行業投入鉅資,以前它們可是看不起半導體的,相比而言,軟體、社群App比半導體更吸引人。 

2017年,以色列Mobileye以153億美元賣給Intel,這是至今為止以色列最大的科技企業出售案。還有一些收購也值得關注,比如2018年美國KLA-Tencor以34億美元收購Orbotech;2019年Nvidia以70億美元收購Mellanox Technologies。還有,2019年Intel曾以20億美元收購Habana Labs。 

Perlmutter說:「回到6-7年前,晶片技術想融資相當困難。大把的錢流向軟體,因為晶片研發週期太長。但是隨著AI和高速資料通訊的需要,現在形勢變了。」儘管如此,企業和VC向半導體投的錢在整個科技投資中占的比例仍然很小。 

2021年上半年,以色列半導體創業公司融資5.88億美元,交易數13宗;2020年有24宗,總金額比2021年多1.41億美元。2021年上半年,以色列科技公司總融資為119億美元。 

Perlmutter說:「半導體行業正在復興,許多錢投入進來,以色列也一樣。復興對以色列經濟有利,對創業生態系統也有利。」 

資料還顯示,2021年有三家以色列半導體企業融資達到1億美元,2020年也有三家,2019年沒有。每輪融資的金額也在攀升,2021年上半年平均為4500萬美元,2020年平均為3000萬美元,2019年平均為1500萬美元。 

Perlmutter分析稱,我們目前所看到的融資和退出只是冰山一角。Intel設計工程集團高級主管Shlomit Weiss也說,以色列的硬體矽工程迎來春天。她將負責這家美國科技巨頭整個晶片開發和設計過程,包括電腦、筆電和伺服器。

資料顯示,Intel是以色列半導體產業最積極的投資者,2017年至2021年上半年已經完成15起投資。Shlomit Weiss說,在以色列營運對Intel有利,因為這裡有很棒的工程師;這樣做對以色列也有利,可以幫助以色列發展經濟;對工程師也有利,因為工程師會有更多機會,競爭會更激烈。 

展望未來,挑戰仍然有很多,主要是缺少工程師和程式師,因為競爭工資也漲了不少,跨國企業和本地創業公司都在爭奪人才。在特拉維夫,軟體工程師的平均月薪約為7300美元,其它地區只有4000美元。 

根據以色列的統計,2020年年底時,以色列科技產業缺少大約13000名高級技術員工。Perlmutter說:「大學生培育的工程師不夠多,行業必須做出戰略性調整,政府要從短期和長期著眼培育更多工程師。」 

還有一點也值得以色列警惕:新設立的創業公司數量減少。為什麼呢?因為企業家回避創業風險,他們被跨國企業或者新獨角獸的高薪所吸引。 

根據IVC資料顯示,2021年上半年以色列沒有新半導體創業公司出現,去年誕生了3家,2017年誕生12家。Perlmutter說:「這對我們的行業不利,是增長的一個重大威脅。創業能量必須持續下去。如果沒有新創業公司,生態就是不健康的。」

▶ 號召朋友來訂閱,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