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密領域原住民:WEB 3.0 是圈外人編造出來的

一位加密領域原住民:WEB 3.0 是圈外人編造出來的

ADVERTISEMENT

 

 

Jack (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是對的,我們不能再胡說八道了,要告訴人們現實。我知道 Jack 偏心比特幣,但他對 VC 的看法是正確的。 

關於WEB 3.0,我覺得有些東西是不對的。我是一個加密領域的原住民,我一直在使用各類 DeFi 協定和各類代幣,我移除了社群媒體 app,以便在手機上為各種加密貨幣相關APP空出容量來。就在幾天前,我參與的一個協議就被駭掉了,我自然虧了不少。是的,我就是一個Degen(degenerate的縮寫,通常用於自嘲是「賭徒」)。 

即便如此,我也並不買這些 WEB 3.0 的帳。 

你可能已經聽膩了 WEB 3.0 這個詞了。最近,Twitter 的前 CEO Jack Dorsey 在推特上發布了上述推文,引起了爭議。而我可以說很難不同意他的看法。 

我也對WEB 3.0覺得很厭煩。 

WEB 3.0 是圈外人編造出來的 

Web 3.0 這個詞不知從何而來,甚至連我這樣的一些加密原住民都感到奇怪。因為我們中的許多人從智慧型合約和區塊鏈剛誕生的時候就一直在參與所謂的 Web3 或 DAO,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這只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們不討論它,因為它和行話一樣,存在於所有人的概念中。我們只是重複做一些事情,交易,投資,使用 DeFi ,說 gm 之類的。 

我在2021年中期開始聽到關於 web3.0 的聲音,大約是在 NFT 的市場炒作即將達到頂峰的時候。巧合的是,在這個時候,我開始注意到有一群新的、浮誇的人開始陸續入場。其中許多人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 

Crypto是一個緊密結合的社區。當你看到一個 Twitter 帳戶被「沒有被你追隨的人追隨」。那你就知道是個外來者。那些蜂擁而至且大喊「網路 3.0 ,去中心化」 的局外人多是 VC (風險投資人/機構),不久,緊接著是 TradTech(傳統/非加密貨幣技術人員)。簡而言之,那些來自矽谷的人。 

這就像商量好的一樣。 

我經常在Twitter上閒逛,我大部分清醒的時間都花在這上面。因此,當我看到一波 VC 帳戶向新的東西進軍時,我就立刻注意到了這一點。在過去,他們的簡介都是「科技」或 「電動車」或 「創造者經濟」之類的關鍵字。現在他們把自己重塑為「網路3.0」和 DAO 的發言人。 

說實話,風險投資公司根據風向調整自己的方向並不奇怪,因為他們一直都秉持著「哪裡有金礦就會去哪裡」的原則。 

一位加密領域原住民:WEB 3.0 是圈外人編造出來的

更不用說他們過去的金礦已經被榨乾了。科技股和 SPAC ,風險投資公司的舊愛,今年都受到了重創。他們可能早已獲利,現在他們需要一個新的遊樂場。 

我只是不喜歡他們稱加密領域是「我的東西」。我們的角落裡的小世界是我們每天一點一點建立起來的(而且好像它還沒有現有的 VC /「鯨魚」問題)。 VC 們會毀掉一切,就像他們在傳統科技領域用高估的 SPAC 做的事情一樣。 

這些人不過是一群騙子和淘金客。 

Web 3.0具有2017年IC0的氣息 

如果一個東西在市場上有閃亮的、好得不能再好的包裝,你就知道它是充滿了謊言。加密領域在 2017 年經歷了這種荒誕劇,例如當時大量的 ICO。 

因此,當 Web 3.0 的人帶著夾生的敘事和一大堆花言巧語來的時候,簡直就是想重演 2017 年的戲碼。 

Web 3.0 被推銷得好像它是網際網路的未來。散發著盲目的熱情,特別是針對加密領域的希望。他們被描述成了是關於一個更好的世界的夢想。

Web 3.0 借用了加密貨幣術語 gm 和 wagmi ,並在四處大喊大叫,以便讓每個人都相信它就是一個加密原生概念,Web 3.0將透過推動社會發展,從而改變他們的生活(這主要意味著購買他們的代幣),讓人們產生一種虛假的歸屬感。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加密原住民們也相信加密貨幣是未來。但在這一點上,大多數人都知道,比特幣作為貨幣的替代品是值得商榷的,而Dogecoin只是用來搞笑的。 

同時,圍繞著 Web 3.0 的都是加密獨角獸崛起和幣價衝上月球的氛圍,而這種感覺讓人不寒而慄。 

因為加密原住民都知道,真正的加密領域是無情的。「鯨魚」直接或間接地,表達它們想吃掉你的想法(收割散戶)。駭客和 Rug Pull 很多,所謂的治理並沒有什麼卵用,你依然可以在短時間內失去損失超過 70 % 的本金。 

大量的 Rug Pull 、暗箱操作,以及深陷熊市早就磨煉了長期參與者的心智。在他們看來誠實的罪犯更受讚賞。是的,如果一個人/項目直接明說要收割我們這些韭菜,而不是偽裝著要拯救世界一樣,這樣其實更好。 

如果新的參與者被所謂的「web3」蒙蔽了雙眼,看不到所有這些負面的東西,他們只被灌輸了希望和夢想,那是很危險的。圍繞 web3.0 的行銷也是對人們的不安全感和對歸屬感的渴望的掠奪,讓他們極具市場操控性。 

這都是那些風險投資公司的弱點。他們根本不知道加密領域如何運作。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帶著自己的那一套堂而皇之的闖入,並被當作國王一般簇擁。他們認為我們無法看穿他們的謊言,當然,事情的發展恰恰相反。這也是一個糟糕的時機,因為在過去的兩年裡,加密領域已經非常成熟,並且已經開始變得反 VC 。 

Web 3.0。定義不明確,沒有產品 

「先建設,後市場 」從來不是那些資本分配者喜歡的策略。因此,在傳統金融市場上才會出現沒有產品,卻估值 10 億美元的公司。 

顯然,由風險投資驅動的 Web 3.0 領域也正朝著同樣的方向發展。 

首先,什麼是Web 3.0?它有一個不明確的定義。它是如此模糊,沒有人能夠真正解釋它是什麼。在某些情況下,任何與區塊鏈有關的東西都是 Web 3.0 ,儘管它基本上像老派公司一樣在老派基礎設施之上運作,比如 NFT 平臺 OpenSea 和一個中心化交易所CoinBase。 

「Web 3.0 —— 就是 Web 2.0 上面撒上了加密貨幣和區塊鏈」。 

在對 DAO 進行研究時,我經常發現那些 DAO 除了一些空氣幣和 discord 頻道外,什麼都沒有。他們的代幣幾乎都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幣,當我在 CoinGecko 上查看時,排名卻可以排到第 700 位。 

它們是空氣幣中戰鬥機。 

目前的Web 3.0中充滿了雜音。人們叫囂著gm和wagmi,在實際上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建立一種虛假的社群感。我沒有看到任何產品、任何服務。我看到的是糟糕的代幣經濟學。這篇文章甚至承認他們將不斷需要新人(他們稱之為「客戶」)來維持代幣價格。這不就是一個赤裸裸的龐氏騙局麼?

The Web3 Renaissance: A Golden Age for Content該作者就是一個風險投資人。 

Web3熱潮令人擔憂 

我經常思考學習加密貨幣的最佳途徑是什麼,我得出了一個結論,即 DeFi 途徑是最好的。你先在中心化交易所進行交易,瞭解市場氛圍,理解價格行為,然後再轉到 DeFi ,甚至可以探索的更深。簡單地增加你的投資。隨著時間的推移學習。 

這個想法可能很激進,但我依舊建議你在「畢業」之前,多走走彎路,多嘗試失敗的滋味。只有在這之後,你才有資格投資於風險更大的非流動性資產,如 NFT 或超低市值 DAO 代幣。 

我想說的是,相對於 DeFi 來說,整個 Web 3.0/DAO 的事情還處於萌芽階段。它的大部分都是未經測試和探索的,因此直接入場這些領域,是新韭菜們的大忌。 

Web 3.0 是在試圖重塑加密貨幣的形象。我必須承認,加密貨幣與投機,或黑幕交易脫不了干係。是的,它並不完美,但這就是我喜歡它的原因。把事實講出來並不丟人。 

一些局外人覺得有必要為加密領域賦予一個新的名字和一個有吸引力的敘事。例如《紐約時報》就在其最新的文章《矽谷新的致富快車》中稱其為:加密貨幣初創公司。 

我不同意這種品牌重塑。這樣的結果只不過是 TradFi 和 TradTech(基本上是 web 2.0)偽裝的Web 3.0。它在本質上不是加密領域。還是那句話,他們只是外來的淘金客。簡直令人厭惡,更不用說一旦他們搞砸了,他們就會迅速的離開這裡,而我們不得不收拾他們的爛攤子時,他們又會給我們貼上新的標籤。 

Crypto 這個詞已經足夠了。 

最後想寫的話 

在VC驅動的 Web 3.0 中,你的 DAO 代幣將不會比你的 SPAC 股票走勢好。事實上,由於它們的空氣幣性質,在投機和波動性方面會差很多。 DAO 將是一群虛構的組織,沒有實際的協定和產品,只為敘事服務。你可以投票,但你永遠都不知道這是否重要。 

我將對你說實話。作為一個老 Degen,我人生的感覺基本上就是在試圖躲開「鯨魚」和VC。如果這種現實被封裝在一些「安全的」 Web 3.0 包裝中提供給無知的加密領域新手的話,那就已經不能只用齷齪來形容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