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花1年就成為「NFT 之王」,無聊猿是如何辦到的?

只花1年就成為「NFT 之王」,無聊猿是如何辦到的?

ADVERTISEMENT

說起時下最熱門的 NFT,無聊猿遊艇俱樂部(Bored Ape Yacht Club,BAYC)穩坐龍頭。 

不久前,NFT 行業的重量級新聞都出自無聊猿:先是正式宣佈收購 NFT 頭貼鼻祖、曾經市場占有率第一的加密龐克(CryptoPunks)系列 IP,緊接著發行了自己的代幣 ApeCoin(APE)和新的元宇宙專案 Otherside。母公司 Yuga Labs 也在今年 3 月完成 4.5 億美元融資,估值達到 40 億美元。 

2021 年 4 月,BAYC 面向大眾啟動預售,最初的價格是 0.08ETH,約等於 200 美元。一年後,BAYC 在今年 5 月初的地板價一度升至 147ETH,價格漲了 1800 多倍。 

打贏與 CryptoPunks 的王者之爭,橫跨藝術、時尚、文娛、餐飲,走入大眾的無聊猿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它不再只是流傳於社群媒體上的 JPEG 頭貼,而是一個 IP 生態,從原來的小眾圈子成長為現象級「NFT 潮牌」,並且仍在向大眾文化進軍,身價也水漲船高。 

這一切,只用了一年時間。 

無聊猿是如何做到的?  

四個 NFT 新手,「幹掉」業界元老

無聊猿的創意來源,是一個關於財富自由的想像。

在遙遠的未來,一群靠加密貨幣實現財富自由的猿猴聚在一起,他們這時候已經無礦可挖,百無聊賴地待在沼澤地的木房子裡。房子內部裝飾得像一個地下酒吧,屋頂吊著各種形狀的彩燈和一長串萬國旗,酒瓶在地面和吧臺上橫七豎八,被掐彎的菸蒂也沒人收拾,一派邋遢。

無聊猿遊艇俱樂部的內部裝飾。圖片來源:BAYC 官網

這裡是一個俱樂部,主角就是那些既有金錢也有時間的猿猴。他們大多面無表情,戴著各式的帽子和墨鏡,外套五顏六色,有的叼著雪茄,有的咬著披薩,還有的雙眼能放射出兩道光束。 

猿猴們的娛樂活動就是在俱樂部的浴室牆壁上任意塗鴉。對應著,這些 NFT 在現實世界的持有者可以進入虛擬創作空間 BAYC bathroom,在那裡進行數位創作,在牆壁上寫寫畫畫。 

無聊猿的幕後團隊名叫 Yuga Labs,有 4 個創始成員,外加一個兼職插畫師。 

4 個創始成員裡,負責創意內容的是一對好朋友,一個叫 Gargamel(就是《藍精靈》的格格巫),另一個叫 Gordon Goner,這都是他們的化名。Gargamel 拿到了創意寫作的藝術碩士學位,Gordon 因為身體原因從藝術專業輟學,他們喜歡待在一起喝啤酒聊文學,談論海明威和維根斯坦。 

兩個人在現實世界非常低調,無聊猿紅了之後,他們的真實身份一直是個迷。直到今年 2 月,外媒曝出他們都是 30 多歲,Gargamel 的真名叫 Greg Solano,是一名作家兼編輯,Gordon 的真名叫 Wylie Aronow,出生在佛羅里達,是一個兼職交易員。 

兩個人在 2017 年購買了加密貨幣,起初賺到了錢,後來因為盲目加槓桿又賠掉了。他們由此成為了加密世界的信徒,一直想進入這個領域,卻沒有找到合適的門路,直到後來看到已經有知名度的 NFT 頭貼專案,例如加密龐克,才萌生了靈感。 

加密龐克(CryptoPunks)誕生於 2017 年,是以太坊上的初代頭貼類 NFT——隨機產生的 10000 個像素風格角色。加密龐克誕生之初,NFT 的概念還沒有真正確立,相關市場更是一片空白。創始團隊自己保留了 1000 個頭貼,其餘都免費發送給了以太坊使用者的錢包位址。

加密龐克 NFT 系列。圖片來源:Larva Labs

隨後兩三年時間,NFT 逐漸走入大眾視野。加密龐克憑藉自己的元老地位,不僅成為加密社群的頂級明星,是身份和資歷的象徵,也是 NFT 市場上最受矚目的藍籌項目,在二級市場價格飆升。2021 年 3 月,一款戴著帽子和太陽鏡、叼著菸斗的加密龐克頭貼賣出了 4200ETH 的價格,約 760 萬美元,在當時創下了單個 NFT 頭貼的最高價格記錄。 

無聊猿的創始人看到了加密龐克的成功,受到啟發,想嘗試做一款頭貼類 NFT,再透過遊戲化的方式將頭貼和加密社群結合在一起,創造一種新玩法。 

但兩個人都不懂技術,於是他們找來了兩名工程師朋友加入,化名分別是 No Sass 和 Emperor Tomato Ketchup,共同組成了無聊猿的核心團隊。後來又外請了亞裔插畫師 Seneca,負責猿猴的形象設計創作。 

一個最棘手的問題是,4 個成員之前都沒有接觸過 NFT,兩位工程師也不擅長加密領域,不懂區塊鏈技術,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他們每天工作 14 個小時,很快就摸到了門路,並在去年 2 月敲出了智慧型合約的第一串程式碼。兩個月後,10000 張不同風格的猿猴頭貼 NFT 誕生,正式啟動預售,每一隻猿猴都有自己的專屬編號。

無聊猿的形象。圖片來源:Yuga Labs

把這些猿猴放到一起觀察,它們更像是表情、外套、配飾等不同單品元素經過隨機排列組合的「程式作品」,但其實它們具備稀缺性。有媒體統計過這 10000 隻猿猴,其中只有 49 隻的嘴裡含有匕首,108 隻有僵屍化的眼睛,115 隻戴著十字耳環。 

預售的單價是 0.08ETH,約合 200 美元。這個價格在加密貨幣圈幾乎等同免費,當時用了一周時間全部售出。也是在一周後,NFT 領域的知名收藏家 Pranksy 注意到了無聊猿,開始為它做宣傳。 

無聊猿自此開始了進階之路。一年後,它正式收購自己當初的「靈感來源」加密龐克系列 IP,將昔日前輩招進麾下,而自己則登上了 NFT 的王者寶座。 

不只是 JPEG,要打造「猿宇宙」IP

無聊猿的成功並非僥倖。正如加密龐克創始人在被收購之後對媒體所說:「我們的專長是在技術早期做創造,不擅長社群管理和維護公共關係。Yuga Labs 是頭貼類 NFT 的創新者,他們更擅於專案營運。」 

Yuga Labs 擅長營運,首先體現在趁熱打鐵擴充生態系統上。 

在首批 10000 個無聊猿頭貼 NFT 售罄後,團隊感覺只有 BYAC 這一個系列的話過於單一。兩個月後,他們又推出了 10000 個無聊猿的「寵物同伴」NFT——無聊猿狗窩俱樂部(Bored Ape Kennel Club,BAKC),免費發放給 BAYC 的持有者。

每個持有者可以隨機領養到一隻「寵物狗」,它們和「主人」是唯一對應的關係。當然,這些「寵物狗」也是 NFT。無聊猿的世界,有了寵物之後還是不夠。團隊在去年 8 月繼續推出衍生品——變異猿遊艇俱樂部(Mutant Ape Yacht Club,MAYC)。 

這批 NFT 是第一版無聊猿的「基因突變版」。團隊向原來的那批持有者空投帶有突變基因的「血清」,具體分為 M1、M2、M3 從低到高的三個等級。不同等級的血清決定著原版無聊猿基因突變的特徵和程度,拿到 M1 和 M2 血清的持有者,他們的猿猴突變後還能看出一些原來的底子,如果拿到的是 M3,意味著可以獲得非常稀有和獨特的變異猿猴,市場價也更高。

變異猿遊艇俱樂部。圖片來源:OpenSea

這次發行的數量是 20000 個。其中一半還是空投給原來 BAYC 的持有者,剩下的 10000 個血清以 3ETH 的單價向公眾出售,一個小時內售罄。這給團隊帶來了 9600 萬美元的收入。 

Yuga Labs 一步步擴充著自己的無聊猿生態:有主角,有寵物,主角還可以實現基因突變,化身一個新形象。 

下一步是發行自己的代幣。今年 3 月,BAYC 宣佈推出 ApeCoin(APE)代幣,被視作無聊猿宇宙的原生代幣。 

按照官方的介紹,APE 被定位成「一種治理和實用型代幣」,用來賦能 Web3 的去中心化建設。持有者可以用 APE 對社群政策投票,也可以在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進行商品交易。 

Otherside 就是可供交易的 NFT 之一。這是團隊最新推出的第四個 NFT 系列——專為元宇宙打造的虛擬土地。 

這個系列共有 20 萬個 NFT,其中一半已經在 4 月底推出。與之前的玩法相似,BAYC 和 MAYC 的持有人可以免費申請自己的虛擬土地,其他公眾可以用 APE 來購買,單價是 305 個 APE。 

無聊猿系列已經遠超出了社群頭貼的範疇,成為一個不斷壯大的生態系統:在加密世界裡有故事背景,有主角設定和娛樂活動,還有自己的土地和貨幣。 

一個「猿宇宙」系列 IP 已經誕生。 

從小眾裡到蘇富比,走入大眾的無聊猿

創造一波又一波「物料」的同時,團隊真正的營運能力體現在讓無聊猿 IP 成為跨界大戶,走出 NFT、Web 3 的小眾圈子。 

去年夏天,網友看到 NBA 球星柯瑞的 Twitter 頭貼換成了一張藍色毛髮、穿土黃色花呢西裝、眼神迷離的猿猴形象。 

隨後媒體曝出,柯瑞花了 55 個 ETH 買下這個猿猴頭貼,約 18 萬美元。 

名人效應迅速擴大了無聊猿的大眾知名度和話題性,人們產生了好奇甚至不解:究竟是一張什麼樣的頭貼,價值 18 萬美元?背後有什麼來頭? 

這還帶動了關於 NFT 的知識快速普及。 

有媒體盤點了一份持有無聊猿 NFT 的明星清單,不只是柯瑞,名單裡還有籃球俠客歐尼爾、足球明星內馬爾、流行歌手小賈斯汀、饒舌巨星阿姆,以及周杰倫。 

除了為名人做頭貼,無聊猿 NFT 還能做什麼? 

環球音樂集團成立了由四隻無聊猿組成的超級樂團 KINGSHIP,聘請藝術家和動畫師,將猿猴的2D形象轉化成 3D,讓它們未來在虛擬實境和真實現場做表演。 

國外知名音樂雜誌《滾石》專門為它製作了首個 NFT 數位封面,這些猿猴和怪奇比莉有了同等待遇。 

無聊猿登上《滾石》雜誌封面。圖片來源:RollingStone

無聊猿這個專案後有專門的行銷公司,類似 NFT 界的 MCN,為無聊猿系列安排加密圈的網紅和KOL,每天在社群媒體上多次轉發推廣。 

去年 9 月,世界知名拍賣行蘇富比以 2620 萬美元的價格拍出了 101 個猿猴 NFT 和 101 個狗窩 NFT,比估價的上限高出 30%。同月,另一家知名拍賣行佳士得也舉辦了無聊猿 NFT 的拍賣會,一共拍出了 4 個 NFT,總價值約為 280 萬美元。 

這兩家拍賣行在傳統藝術品領域頗具聲望,梵谷、莫内這些頂級藝術家的作品都會在拍賣會上亮相。這兩家公開拍賣無聊猿,變相提高了頭貼類 NFT 在傳統藝術界的地位,拍出的高價再次引來一波討論和質疑。畢竟,人們覺得這不過是風格迥異的 JPEG,談不上有美感,更不具備大師作品的藝術成就。 

不理解歸不理解,絲毫不影響無聊猿進入大眾領域。明星帶貨疊加藝術拍賣,這些猿猴 NFT 給大眾留下的認知印象是稀有的、昂貴的,就像它最初在虛擬世界的情節設定一樣,是屬於富人的玩具。 

投資人和商業大佬也開始出手購買無聊猿,產生了 FOMO 心理。「FOMO」是區塊鏈圈的行話,意思是 Fear of Missing Out,表示一種「擔心錯過」的情緒。 

無聊猿與時尚運動品牌的合作讓普通大眾也真正有機會參與和用上這個猿猴形象,而不是自己在網上複製、貼上和儲存。 

今年 4 月底,「中國李寧」宣布與無聊猿聯手,讓編號 4102 的猿猴成為北京三里屯快閃店「無聊猿潮流運動俱樂部」的主理人,推出印有無聊猿形象的棒球帽、T 恤等時尚單品,店門口還設立了一個巨型的像素化猿猴雕像。此前。愛迪達也與無聊猿合作,推出過周邊產品。

位於北京三里屯的中國李寧無聊快閃店。圖片來源:中國李寧官方微博

很多品牌都看上了無聊猿的行銷和傳播價值。主打智慧健康硬體的倍輕鬆買下了編號 1365 的猿猴形象,計畫推出「無聊猿健康俱樂部」。中國房地產企業綠地集團也買下一隻猿猴形象,象徵著自己將打通虛擬與現實,進軍數位化戰略。 

在美國,已經有無聊猿主題餐廳開業,取名「Bored & Hungry」,菜品有「無聊猿套餐」和「變異猿套餐」,前者是漢堡薯條,後者主打素食。除了傳統的刷卡支付,顧客還可以用 ETH 和 APE 買單。 

從虛擬頭貼到實體商業,代表潮流文化的無聊猿已經徹底衝出 NFT 界,實現了超級 IP 的崛起。 

IP 變現,基於 NFT 的商業範式

無聊猿 IP 的熱度和聲量不斷提高,團隊打造了自己的商業變現模式。這也是無聊猿不同於加密龐克等其他 NFT 的獨特之處,一個在目前被印證可行的財富密碼。 

按照 NFT 的流通特性,通常來說,創作者擁有專案的版權,每一次交易,創作者都可以從中獲得一定比例的版稅收益。 

無聊猿專案方的獨特之處在於打造了自己的商業授權方式,把 IP 的商業使用權和銷售權轉讓給持有者,持有者可以對這些猿猴進行再設計和再創造,根據自己的需求去使用、轉售這些猿猴。只不過,每一次流轉要按照售價 2.5% 的提點比例給 Yuga Labs 分潤成。 

例如,如果李寧想推出無聊猿系列服飾,就需要先向上一位持有人購買一個猿猴 NFT,買下之後,李寧有權對這個猿猴形象做二次設計,融入品牌 logo,然後應用在自己的各類產品上,後續也可以再賣給別人。 

Yuga Labs 工作室有動力推動這些 NFT 在二級市場流通,鼓勵持有者去多次使用、售賣無聊猿。因為這些持有者群體中,很多人或者品牌方足夠知名,也自帶話題屬性,借助他們的力量讓無聊猿跨界、出圈,可以持續炒熱 IP,甚至實現病毒式傳播,創造更多的需求和認同,進而達到最重要的效果——升值。 

這是 Yuga Labs 願意看到的結果。因為只要版權不斷流通,項目方就有版稅收入,售賣的次數越多,價格越高,他們從中賺得越多。 

另一邊,持有人也希望無聊猿持續升值,自己在收穫一波行銷熱度和產品收入之後,還可以在後續的轉售中再賺一筆差價。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版權歸誰並不重要,關鍵的是流通次數和升值空間,決定著各個環節參與方的收益。

無聊猿與愛迪達合作。圖片來源:COMPLEX根據區塊鏈分析平臺 Nansen 在今年 5 月 11 日發佈的研究報告,無聊猿系列的二次銷售額已經累積超過 60 萬 ETH,按照 2.5% 的提點分潤,Yuga Labs 至少已經獲得了 1.5 萬 ETH 的版稅收入,超過 3000 萬美元。 

Yuga Labs 打造了基於 NFT 流通性的 IP 商業模式。這個商業邏輯並不難理解,但加密龐克卻沒有這麼做。他們的條款限制持有者使用 IP,所以購買加密龐克的人大多只是把它換成了頭貼,在社群媒體上彰顯身份。不過,這一切都隨著無聊猿收購加密龐克而宣告結束。 

Yuga Labs 宣佈,之後的加密龐克會和無聊猿一樣,持有人可以按需求自行使用和轉售自己的 NFT 版權,用於產品、行銷等各類場景。 

這種商業化路徑看似美好,卻也存在缺陷和不足之處。人們廣泛知曉的成熟 IP,例如迪士尼、哈利‧波特、漫威,都是基於完整的故事講述,有電影、漫畫做支撐,粉絲群體更牢固,凝聚力更強。相比之下,無聊猿 NFT 的底蘊顯得單薄,一旦熱度過了,IP 變現的持續性和後勁有待驗證。 

看上去,無聊猿更像是一個搭載區塊鏈技術,在 NFT 應用場景下的 IP 生意,一路實現了從 IP 誕生、崛起到價值變現的閉環,創造了一套 NFT+IP 的商業玩法。 

Yuga Labs 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自己想成為一家 Web3 生活方式的公司。未來,這只猿猴的形象或許會出現在更多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但這種熱度能持續多久,IP 之路能走多遠,還有待潮水退卻之後的檢驗。 

資料來源: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