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祖克伯想讓我們所有人都進入「Metaverse」元宇宙

為什麼祖克伯想讓我們所有人都進入「Metaverse」元宇宙

ADVERTISEMENT

「元宇宙」(Metaverse)

祖克伯非常癡迷於另一個奧古斯都(Augustus),那位多次征服世界的古羅馬皇帝凱撒·奧古斯都(Caesar Augustus)。 

(譯者注:Facebook首席執行長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非常熱愛古代歷史,並且視凱撒大帝為崇拜對象。為此,祖克伯還將自己的一個孩子取名為奧古斯都。) 

但是這個妄想成為皇帝的男孩卻遇到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在他和更多財富、更大權力之間形成了一道鮮明的屏障。 

這一屏障,不是Facebook董事會,因為祖克伯透過「雙重股權結構」牢牢控制住了公司;也不是政府,因為Facebook內部由900名員工組成的公關部門,再加上遊說支出的大幅增加,得以讓他從這個麻煩中解脫出來。 

最後一個屏障,就是這個世界本身,而我們所處的世界,存在太多的分心因素。  

因此,祖克伯設想了一系列虛擬世界,來吸引我們剩餘的注意力。在那個世界裡,各項活動演算法的權威者將會扮演上 帝的角色,並且還能夠有針對性地發布巨量廣告。 

虛擬幻想

Oculus是頭戴式VR顯示設備製造商,其推出的VR顯示設備,主要面向的是沉浸式遊戲玩家。2012年,Oculus通過美國眾籌平台Kickstarter發起眾籌,超過9500名使用者為該專案提供支持資金。 

2014年,Facebook以23億美元收購了Oculus虛擬實境公司。當時,這項交易備受爭議,但Oculus聯合創始人、天才少年帕爾默·拉奇(Palmer Luckey)在知名社群新聞網站Reddit上辯護稱: 「我保證,當你每次使用Oculus Rift這款VR顯示設備的時候,你都不需要登錄你的Facebook帳號。」 

2020年8月,拉奇和他的聯合創始人從母公司Facebook離職。隨後,Facebook宣稱,使用者必須登錄Facebook帳號才能使用Oculus頭戴式VR顯示設備。對於當初Facebook對Oculus的收購, 拉奇坦誠道, 「那些比我更有實際經驗的人,對這筆交易持懷疑態度不是沒有道理的。」 

據估計,頭戴式VR顯示設備(包括HTC Vive和索尼公司推出的類似產品在內)在2021年的總計銷量可以突破約600萬套。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市場,但卻不屬於宏觀消費領域的範疇之內。 

之前,一些大肆宣傳的專案都相繼告吹。其中,像是出名的包括擴增實境(AR)初創公司Magic Leap,該公司在10年時間裡共計募集了約30億美元的風險投資,與此同時,該公司卻瘋狂地發布一個又一個採用自身技術擴增實境的影片,並始終聲稱沒有採用特效或合成技術。 

此外,另外比較出名的專案還包括Google推出的「擴增實境」智慧眼鏡Google Glass。該專案最早於2012年推出,但三年後,Google停止了Google眼鏡的「探索者」專案。人們很快意識到,Google Glass只能實現少部分iPhone能實現的功能,甚至在有些方面的表現還不如iPhone。不過,Google不會放棄,並表示還將繼續開發Google眼鏡。 

今年7月,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媒體和公共事務教授大衛·卡普夫(David Karpf)在《Wired》雜誌撰文稱,虛擬實境是技術領域的富家白人小孩。「它始終在逆境中前進與發展,永遠都處於優勢地位,並且人們總是會根據它的『發展潛力』而不是其現在產出的結果來作出有關評判。」 

那麼,到底誰會喜歡頭戴式VR顯示設備呢?富家白人小孩馬克·祖克伯。他曾經與印尼總統打了20分鐘的虛擬乒乓球。下班後,他總是喜歡溜進公司的VR演示室。 

然而,祖克伯並沒有在遊戲領域推廣VR技術。「你認識我很長時間了,」他曾對一位記者說,「我不會為樂趣而去把它最佳化。」 

我討厭坐在我的英國產SUV的副駕駛位上,因為我確信自己的駕駛技術比當下駕駛這輛車的任何人都要好。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腳掌在加油和刹車踏板上踩踏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才是真正在駕駛車輛的那個人。 

多重複這種感受和體會,你可能就會重新理解祖克伯了。在讓許多青少年感到沮喪、操控大選,並且讓我們的話語變得更加粗俗之後,他卻認為在踩著價格昂貴的電子衝浪板炫技的同時,持國旗為美國慶生是個非常好的想法。 

據說,在他衝浪的時候,跟隨他的船上還有聲音喊道:「我為你們的進步感到驕傲,但我們還需要做得更好!」 

上面這幾段內容,和這篇文章幾乎沒有任何關係,但我寫著部分內容的時候卻感覺非常好。 

穿戴Facebook設備去上班

為了進一步拓展在其他領域的影響力,並獲得成功,Facebook必須縱向布局,即在硬體方面布局。Facebook平台的影響力非常大,儘管它是全球市值排名第六的公司,但市值排名前五的公司都在布局方面有更多的發言權(像是蘋果的iOS系統、Google的Android系統,以及Amazon智慧助理Alexa)。 

然而,Facebook的布局卻離不開蘋果和Google等公司。因此,Facebook在硬體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透過Oculus穿戴式VR顯示設備,祖克伯看到了跳出行動平台和筆記型電腦生態的新方式,以一種更沉浸式、更吸引人的方式將人們與Facebook連接起來。更重要的是,這還能讓他像對待其他選任官員和科技倫理專家那樣對待蘋果首席執行長提姆·庫克(Tim Cook),即直接忽略他。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們大多數人都花了大部分時間的職場工作領域,Facebook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上個月,Facebook推出了一款VR會議軟體,以此希望將Facebook的版圖擴張至企業領域。 

在長達1分09秒的影片廣告中,Facebook推出了這款名叫Horizon Workrooms的虛擬會議室,這項基於VR設計和推出的新功能,也向大家熟知的視訊會議軟體Zoom、團隊協作軟體Slack,以及我們所知的工作世界發起了挑戰。只不過,Facebook發布的那個影片廣告相當遜色,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相比於大家熟知的透過Zoom軟體開視訊會議(或者只是傳統的電話會議),在Horizon Workrooms虛擬會議室中,每個開會的人都需要穿戴一件約一磅重(約0.45公斤)的頭戴式塑膠設備,並且聚集在一間像串流媒體平台孔雀(Peacock,美國NBC環球集團推出的線上影音串流媒體服務平台)最新播放的有關職場生活的動畫系列劇集中的會議室開會。

為什麼祖克伯想讓我們所有人都進入「Metaverse」元宇宙

一名女士可以透過打響指來改變她虛擬襯衫的顏色,然後她在幾份虛擬文件上勾劃出幾條洋紅色的箭頭線條,使這幾份檔案拼湊在一起。最搞笑的是,會議室裡開會的「數位人」好像都沒有腳。 

為什麼祖克伯想讓我們所有人都進入「Metaverse」元宇宙

廣播媒體非常關注關聯性(relevance),以至於他們會想方設法地爭取成為訪問新聞中的一個角色。 

譯者注:機會新聞,通常是以採訪的形式出現,指的是優先關注機會(即與政治、文化、體育等領域重要、著名或者有影響力的人物在一起的媒體時間)而非新聞客觀性和(或)新聞完整性的新聞。 

除了Facebook推出的官方影片廣告,祖克伯還接受了一場非常遜色的虛擬採訪。這一採訪在《CBS今晨》(CBS This Morning,美國的一個晨間電視節目)播出,主持人是美國電視名人姬莉·奈(Gayle King)。

圖片來源:CBS NEWS 

說實話,我很少看見電視節目主持人在節目中巴結採訪對象的情況。但CBS播出的這一採訪,的確讓我感到很噁心。上次看到這樣的採訪節目,也是在《CBS今晨》這一檔節目。當時是著名脫口秀主持人、新聞記者查理·羅斯(Charlie Rose)採訪Amazon前首席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 

節目中,貝佐斯向羅斯介紹「八爪直升機(octocopter)」快遞無人機過後,也表露出了一副阿諛奉承的態度。順便值得一提的是,羅斯採訪貝佐斯那檔節目已經是八年前的事情了。八年後的今天,我堅決不相信那個八爪直升機能夠為我派送我喜歡的食品到家。 

在採訪節目中,姬莉·奈並沒有告訴觀眾有關Facebook推出的這一款產品的種種故障和漏洞,她甚至沒有提出在一場訪談節目中任何記者都可能會提出的問題。像是:Facebook將如何保護會議室談話的隱私?這款產品背後的商業模式是什麼?Horizon Workrooms虛擬會議室是否會考慮融合其他公司的硬體或虛擬空間? 

對於這三個問題,答案分別是:這方面很糟糕;廣告;以及不可能。 

為什麼祖克伯想讓我們所有人都進入「Metaverse」元宇宙

 

這也太「元」了

然而,在Facebook的推廣新聞中,最有趣的是,Facebook並沒有將Workrooms定位為3D版Zoom,而是將其稱為「元宇宙」這麼一個概念。  

對「元宇宙」這一概念賦予定義,就好比讓書呆子們拼搏到死的一場搏鬥。對此,著名風險投資家馬修·鮑爾(Matthew Ball)在自己的部落格中,還專門撰寫了九篇文章,試圖去定義元宇宙的關鍵特徵,像是:它必須跨越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它必須包含一個完全成熟的經濟生態,並且提供「空前的互用性」,即必須確保使用者能夠將自己的虛擬化身和商品從元宇宙中的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而不會因為這些地方的營運主體變化和差異而出現故障。 

就「元宇宙」而言,我可以發表兩個觀點。首先,它是超越當今網際網路的數位世界的一種未來願景,在這一願景中,人們可以跨多個領域或空間進行社群、工作和娛樂,並且在社會和經濟上都能實現與真實世界的有機融合。其次,Horizon Workrooms實現不了這些功能。  

元宇宙這個概念,已經在科技領域存在了幾十年,它確實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但事實上,它離真正實現還相差甚遠。 

在美國電子遊戲與軟體發展公司Epic Games宣佈對其「元宇宙長期願景」融資10億美元過後,人們對元宇宙的關注與興趣劇增。在新冠疫情長達一年的封鎖影響下,以及Zoom影片電話軟體讓虛擬世界變得更加真實的背景下,Epic Games選擇公佈這一消息,也似乎是非常恰當的時機。 

今年5月,Google搜索中有關「元宇宙」的搜索數量顯著增長。資料來源:Google Trends 

多人遊戲是元宇宙世界的一種表現形式,從這些遊戲中,都能看到堅持不懈和社群的身影。 

《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是最受歡迎的,《星戰前夜》(Eve Online)現在也是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永久收藏的科幻網路遊戲巨作。這兩款遊戲都是大型線上網路遊戲,遊戲世界中有電腦控制的角色和人物形象,他們可以在遊戲中進行社群、戰鬥、創造文化,並且以遊戲中的貨幣交易商品和服務 (《魔獸爭霸》(Warcraft)每天都會產生約1000萬筆交易,其中有些道具的交易價值接近1000美元)。 

在改編自同名小說、2018年上映的美國科幻冒險電影《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主人公住在一個反烏托邦的有許多拖車屋的公園裡,但他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在虛擬實境遊戲世界「綠洲(OASIS)」中,在裡面上學、社群以及工作。這實際上就是2045年的《魔獸世界》。 

當前,最熱門的元宇宙遊戲是《要塞英雄》(Fortnite)。它曾經是一個相對簡單的遊戲,在遊戲中,100個陌生人為了爭奪一個島嶼的獨立所有權而一一決鬥,就像《饑餓遊戲》(Hunger Games)這部電影的劇情一樣。 

如今,這款遊戲的開發商已經成為一個數十億美元市值的企業,並且去年還跟美國說唱歌手崔維斯·史考特(Travis Scott)合作,在《要塞英雄》遊戲中舉辦了虛擬演唱會。此外,前不久,著名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還在《要塞英雄》遊戲中免費播放了他的一部象徵性電影。 

美國說唱歌手崔維斯·史考特(Travis Scott)與《要塞英雄》合作舉辦虛擬演唱會的宣傳海報。圖片來源:Gamereactor 

《要塞英雄》這款遊戲的開發商Epic Games,正全力宣傳元宇宙。前不久,Epic公司還向蘋果發起反壟斷訴訟,其首席執行長提姆·史威尼(Tim Sweeney)稱,《要塞英雄》根本不是電子遊戲,而是「超越遊戲的非凡事物」,不亞於元宇宙本身。  

主要娛樂活動的參加人數(單位:千萬人)。其中,說唱歌手史考特的虛擬演唱會有近2800萬人參加,2020年巴西里約熱內盧狂歡節有近700萬人參加,2019年德國慕尼克啤酒節有近650萬人參加。然而,3D圖像和幻想或科幻元素並不是元宇宙的構成要素。社群媒體平台Twitter也是一個虛擬世界,在某種程度上,它甚至比線上遊戲更接近元宇宙的願景。它是真實世界的一個持久性線上延伸,有一個龐大而多樣化的貢獻者社群,這些貢獻者都在用真正通用的貨幣進行平台交易,這一貨幣即我們的注意力。試想一下有圖像和貨幣的Twitter,你就能明白我在說什麼了。 

加密貨幣及其後來出現的非同質化代幣(NFT)都是來自元宇宙未來的代幣。它們是可以跨網際空間移動的數位物品,並且可以用於交換真實世界的商品。 

真正完整的元宇宙,實際上離當下還相差甚遠。在那個遙遠的未來,不同的虛擬世界可以匯合成一個一體化的線上世界,然後與真實世界融合在一起。無論在虛擬世界還是真實世界,以及在元宇宙世界中的不同社群裡,你的身份,你的關係,你的金錢都是相同的。 

它可能不是一個專有的、帶有品牌的環境(像是某個獨立網站),而是一個由多個環境組成的相互聯繫的世界,其中存在各種不同的公共和個人元素,這就好像是今的網際網路一樣。換句話說,元宇宙的互用性是成為真正的元宇宙的關鍵。  

元「臉」

最近,祖克伯對元宇宙這個概念展現出了極其狂熱的興趣,他告訴人們,五年後,他認為Facebook將被定義為「一家元宇宙公司」。此外,他在Facebook最近召開的一次財務電話電話會議上提到這一概念的次數高達16次。 

然而,元宇宙這一概念,雖然是技術專家的夢想,但卻是Facebook的噩夢。它會讓Facebook的社群網路變得無關緊要。 

Facebook最有價值的資產,就是它的社群圖譜、使用者資料、使用者之間的連接,以及他們共用的內容。在元宇宙的未來,我們都將在元宇宙中擁有某種或多種身份,任何人都可以創建一個虛擬空間,分享自己10歲生日派對的照片,或者針對疫苗這個話題與其他人展開討論。 

這些空間的創造者,將創造數兆美元的價值,並且還會出現新的基礎設施來支持這些內容。然而,一個可互用身份和資訊的開放世界,卻與Facebook的專案背道而馳,後者的本質實際上是讓你留在Facebook這一平台上(當然,Twitter的情況也是如此,但Twitter的兩個巨大優勢是,它首先並不是一家經營良好的企業;其次,它的遺留資產也相對少很多,可以抑制向元宇宙友好型模式的轉變。) 。 

因此,祖克伯有不同的看法——讓Facebook變成元宇宙。他告訴主持人姬莉·奈,他認為這是一個起碼需要五年至七年才能完成的案子。然而,除了祖克伯,其他人定義的元宇宙都離當下起碼還有幾十年的距離,僅僅是技術方面的挑戰就非常巨大。 

祖克伯的計畫很明確:他將打造一款VR顯示設備,讓Facebook看起來像一個元宇宙,然後透過Workrooms虛擬會議室將其擴展到企業環境中,將所有的這些內容都標上「元宇宙」的標籤,然後用這種模式產生的廣告收入來擊退所有競爭者。 

祖克伯能成功嗎?也許不能。但這並不意味著元宇宙不值得我們關心。自從25年前網際網路誕生以來,我們就一直在針對數位世界展開結構性爭論。 

在20世紀90年代,美國線上(America Online,著名的網路服務提供商)還是一個「築著圍牆的花園」,而網際網路則是一個「開放的生態系統」。儘管市場傾向於支持創新,但合併和反競爭行為的發展勢頭卻令人不安。一個單一所有者的元宇宙並不是理想的未來。 

我相信,祖克伯對元宇宙的熱情源於想要退出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他在40歲之前就成為了全球富豪排行榜第五的人,他的影響力超過了歷史上任何一個人(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但他卻越來越被視為一種威脅。 

我認為,他可能會覺得這令人困惑和沮喪,也許非常不公平。我們應該認可他的成就。我們應該讓他獲得自由,進入元宇宙。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