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遊戲、NFT藝術品到底是投資還是冒險?與元宇宙又有什麼關係?

NFT遊戲、NFT藝術品到底是投資還是冒險?與元宇宙又有什麼關係?

ADVERTISEMENT

自從比特幣、區塊鏈興起以來,新奇概念層出不窮,數位世界似乎正在加速變化。元宇宙已經讓人費解,NFT浪潮又席捲而至。

據市場調查機構Chainalysis報告,2021年NFT市場規模已經至少達到269億美元。

新奇事物總伴隨爭議。看好NFT的支持者認為,藝術收藏品將僅僅是NFT應用的一小部分,其前景要遠為廣闊。

但也有區塊鏈從業者指出,關於NFT是否有價值,每個人的看法都很片面。有的計畫是真的在認真佈局,有的則屬於濫竽充數。

可以確定的是,NFT浪潮正吸引越來越多關注。去年12月21日,英國電信公司沃達豐成功將世界上第一條簡訊以NFT形式拍賣,成交價10.7萬歐元。

NFT到底是什麼?其價值與風險何在?

一個12歲小男孩的夢幻暴富之路

成為百萬富翁需要多長時間,這裡有一個小男孩,他的致富之路,時間是兩個月。

2021年的夏天,12歲的班雅明‧艾哈邁德成了富翁。7月,這個男孩開始發售一系列名為「Weird Whales(怪異鯨魚)」的NFT數位藝術品。

到8月底,這些作品的直接銷售為他換回了80枚以太幣。同時因為NFT交易的特殊規則,每當他創作的鯨魚們被轉售時,艾哈邁德會收到相當於交易額2.5%的版稅,這又給他換到了30枚以太幣。

NFT遊戲、NFT藝術品到底是投資還是冒險?與元宇宙又有什麼關係?

按照當時行情,艾哈邁德的收益相當於34.4萬美元。

新技術與新概念,在造就新的財富狂歡。男孩的傳奇僅僅是一個小插曲。NFT市場還有更驚人的故事。

2021年2月25日,佳士得紐約上拍了一件名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下簡稱「《5000天》」)的藝術品。

這是一幅巨大的拼貼作品,由數位藝術家Beeple過往5000多天的作品匯聚而成。不過其特殊之處倒不在內容,而在形式。與大眾熟知的實物藝術品不同,《5000天》屬於純數位化的NFT作品。

起拍價100美元,經過15天競拍,最終成交價6934.6萬美元。

這一價格已經足夠讓人震驚。但到了12月,一件名為《The Merge》的NFT藝術品以9180萬美元成交,創造了新的紀錄。NFT,這個大眾仍舊陌生的事物,成了名副其實的造富神器。

NFT,全稱為Non-Fungible Token,一般翻譯為非同質化代幣。它是區塊鏈技術的一種應用。

第一個NFT計畫,是誕生於2017年6月的CryptoPunks。它由紐約一所實驗室的夫婦發起,產生一系列像素風的龐克角色大頭貼。大頭貼總數為一萬個,包括3840個女性,6039個男性,以及一些猿人、外星人等。

最開始免費發放,感興趣的人不多。但之後逐漸受到追捧不斷升值,其中一枚大頭貼,在2021年3月賣出了4200枚以太幣的高價。

CryptoPunks。圖片來源:larvalabs在CryptoPunks誕生四個月後,一款名為CryptoKitties(謎戀貓)的遊戲,也大大推動了NFT市場的火爆。

眼下,藝術收藏品和遊戲是NFT應用最受關注的領域。尤其是NFT藝術品,受到不少名人關注。

馬斯克很早就表現出了對NFT的興趣,他曾表示,NFT是美元的另一種形態。馬斯克還在今年3月份宣布,將「把一首關於NFT的歌作為NFT來出售」。而NBA球星柯瑞花費大約18萬美元購買NFT大頭貼。

NFT市場正迅速膨脹。據相關行業報告,NFT在2021年的交易規模將至少達到269億美元。

那麼,NFT到底有何價值?又為何能夠流行?

NFT與元宇宙有什麼關係?

探討NFT的價值,需要從它的特性出發。

作為非同質化代幣,NFT不同於比特幣等同質化代幣,具有不可拆分和唯一性。憑借這種特性,NFT成為錨定各類資產的數位憑證。

簡單點說就是透過NFT可以為各種東西蓋上「戳記」,有了這個「戳記」全世界都知道這東西是你的,並且不可被抹除,永久記錄。實際的做法就是將該資產的相關權利內容和歷史交易等資訊,記錄在智慧型合約裡,並在對應的區塊鏈上,為該資產產生一個無法篡改的獨特編碼。

NFT相當於一種確權(憑證。除了前文提到的藝術品,遊戲中的裝備、虛擬地產等,都可以透過NFT來錨定。

透過這種錨定,NFT可以大大提高數位內容的可交易性。

網路中一張普通的照片,誰都可以複製、傳播,原作與複製品並無不同。但是透過NFT錨定的照片,具有唯一性。使用者將真正且永久地擁有這份數位內容的所有權,進而有助於版權保護。

同時對藝術創作來說,NFT還有一個極具吸引力的特性,就是當其NFT作品被不斷轉售時,藝術家依然可以收取一定比例的版稅。

這些特性無疑將激發藝術創作的活力。

此外,隨著數位技術發展,數位作品的創作門檻不斷降低,也推動了NFT的發展。對於傳統藝術來說,你不經過長期學習沒辦法創作油畫,但借助軟體,普通人也可以創作NFT作品。

但NFT的潛能不止於此。如果把NFT限定於藝術,就把它說小了。從發展前景來看,NFT還與備受科技大廠追捧的元宇宙概念相關。

元宇宙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在於經濟系統的建立,而NFT能夠為元宇宙中的資產提供流動性,有助於解決這個問題。

實際上,業內對NFT的看好,很大程度在於它解決了所有權問題。除了數位藝術品,NFT甚至可以和實體資產結合,為使用者提供資產證明。

比如透過NFT記錄在區塊鏈上的房產資訊,能夠進行資訊溯源,保證數位內容上鏈後的真實性和所有權歸屬。從技術上看,上鏈資訊的安全有充分保障。因為篡改其中的資訊,需要掌控超過50%區塊鏈算力,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可能實現。這就大大拓展了NFT的想像空間。

但也有區塊鏈從業者指出,在版權保護方面,核心問題是確權(Authentic Right),但NFT存在漏洞。「上鏈的資產只能證明你是第一次上鏈,但不能證明因為你是第一次上鏈,所以版權是你的。」

也就是說,NFT應用前景的根基並不穩固。二級市場對NFT概念的追捧,難以擺脫炒作嫌疑。

NFT遊戲:是在打遊戲、還是在賺錢?

價值不會被憑空製造出來。NFT的造富故事伴隨亂象。

在去年6、7月的時候,NFT圈以炒頭像為主,之後到11月,以炒遊戲為主。區塊鏈遊戲發行方會讓使用者去購買遊戲裡的裝備或道具。而這些裝備、道具也屬於NFT,可以到相應的交易平台。

一些道具和裝備,確實可以炒到很高的價格。但問題在於,這到底是炒作,還是說真正有使用者認同了這個遊戲?

區塊鏈遊戲目前的指標性產品Axie Infinity,普及了邊玩邊賺(play to earn)的模式。

這一遊戲經濟系統由SLP/AXS代幣,以及戰鬥、繁殖三個核心組成:新玩家向老玩家購買遊戲裡面的寵物Axie,湊夠三隻Axie組成隊伍,透過戰鬥贏取SLP代幣;遊戲本身透過消耗SLP代幣和支付Gas費用(一種交易手續費)繁殖新的Axie;戰鬥和繁殖獲得的SLP和Axie再放進市場出售,來獲取收入。

種種交易所得資金收益的95%歸玩家所有,剩下的5%用於維持遊戲運轉的成本以及活動獎勵。

NFT遊戲、NFT藝術品到底是投資還是冒險?與元宇宙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說樂趣是引導人行為的根本動力,那麼利益就是更深層的動力。Axie Infinity這種邊玩邊賺的特性,讓一些人看到了賺錢的希望,進而促成了遊戲本身的流行。

先是菲律賓,後來是印度、印度尼西亞、巴西,Axie Infinity越來越受歡迎。根據Dappradar數據,Axie Infinity在2021第三季度產生了超過7.76億美元的交易額,截至10月16日,Axie Infinity歷史交易總額達到25.7億美元,排在NFT收藏計畫的第一名。

Axie Infinity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其他遊戲公司開始聞風而動。

是投資還是投機?可能取決於你有多少錢

區塊鏈相關從業者表示,一些傳統遊戲公司開始頻頻找投資人,「有些投資人可能一天得收到三四十份 BP(商業計劃書)。」

概念熱門了起來,相應的項目方案就多了,裡面有專心做事的,也不乏一些「濫竽充數」的。對於NFT的發展,即便在區塊鏈這個圈子裡,大家的意見尚未統一。

無論是比特幣還是NFT,其價值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人們的共識。認可它們的人越多,概念本身就穩固,市場規模就會隨之擴大。但與加密貨幣引起的狂熱相比,NFT還不夠熱。

關於元宇宙,業者認為:當我們生活在虛擬世界的時間遠遠超過在現實世界的時間,元宇宙就會來臨。或許,未來五到十年,這個時刻就會來臨。

不過前述區塊鏈從業者對NFT的價值存疑,在他看來,可以把NFT當做一個投資或者投機品。「就像炒股,有些公司的基本面不行,但就是有人在炒。」

總體來說,有的投資者確實看好NFT前景,有的則是比較純粹的投機謀利。關於NFT價值的探討,每個人的看法都片面,也不會有標準答案。該人士投資了多種NFT產品,有的價值已經翻倍,有的則虧損過半。

回到關於NFT產品的造富神話上,12歲小男孩可以憑借NFT在兩個月賺34萬美元,誠然激動人心。然而完整的故事是,這位小男孩從5歲起就接觸程式,在推出「怪異鯨魚」之前,他還創作了一款NFT藝術收藏品,而當時的銷量並不好。

藝術界對NFT的看法也有分歧。前佳士得拍賣師曾勸告,購買NFT毫無意義。

至於NBA球星花18萬美元買一個NFT大頭貼的故事,看起來出手豪闊。不過要知道,柯瑞年收入4000萬美元,這筆投資,相當於一般受薪階級買一部普通的藍牙降噪耳機。對有錢人來說,嘗鮮NFT是一場充滿趣味又彰顯品味的藝術投資實驗。但對普通人來說,押注NFT,則是一場財富冒險。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