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on明年6月後在中國停止Kindle電子書店的營運,後年6月後購買的電子書無法下載

Amazon明年6月後在中國停止Kindle電子書店的營運,後年6月後購買的電子書無法下載

ADVERTISEMENT

6月2日中午,亞馬遜Kindle發出一則Kindle中國電子書店運營調整通知,稱亞馬遜將於一年之後即 2023年6月30日在中國停止Kindle電子書店的運營,使用者將無法再繼續購買新書;2024年6月30日以後,使用者將無法繼續從應用商店下載KindleAPP 和繼續使用 Send toKindle功能……

Kindle中國電子書店運營調整通知今年年初市場曾有Kindle或將退出中國市場的傳聞,當時亞馬遜中國官方給出的回應還是「我們致力於服務中國消費者」,並闢謠稱部分機型在中國市場售罄是因為缺少晶片而非撤出中國市場,一時大眾以為虛驚一場。 

然而不到半年,Kindle卻走向了一個完全相反的結局。 

「點燃火焰」 

Kindle,意為點燃火焰,這個名字來自於 Lab 126 邀請的舊金山一位平面設計師 Michael Patrick Cronan,他認為此名暗喻著書籍與智慧所帶來的興奮。

Amazon明年6月後在中國停止Kindle電子書店的營運,後年6月後購買的電子書無法下載

Kindle是貝佐斯的熱情所寄,也是當時以銷售紙質書籍為主的亞馬遜探索新業務的重要嘗試。貝佐斯視Kindle為書籍的改進,他曾說,因為無法超越書本的性質,所以要做書本辦不到的事情,比如同步字典查閱、變更字體以及無線傳輸內容,「我們必須建構出某些勝過實體書本的東西。」 

2007年11月19日,第一代Kindle誕生,售價為399美元。5個半小時內,第一批2.5萬台Kindle被銷售一空,次年4月才重新上市。在此之前,電子書已經存在了15年,但從未有過如此銷售盛況。彼時,Kindle背靠亞馬遜平臺,後者有 9 萬種電子書,每本書定價只有 9.9 美元。 

低定價衝擊了傳統的閱讀市場,競爭開始偏向數位化,實體零售商遭遇壓力,而亞馬遜的競爭力卻愈來愈強。 

對第一代 Kindle,媒體冠以「閱讀界的 iPod」之稱。事實上,催生Kindle的就是 iPod。美盛集團(Legg Mason)的投資人比爾‧米勒曾說,iPod 顛覆音樂業務的速度比貝佐斯想像的更快,事情的發展讓後者有點措手不及,「他一直都知道音樂也終將數位化,但他沒有想到他的CD業務就那樣被排擠掉了。」 

貝佐斯因此決定亞馬遜必須擁有自己的電子書業務,「就像蘋果控制音樂業務一樣」。Kindle滿足了貝佐斯萬貨商店的夢想,推動亞馬遜的高速運行,進而能和蘋果同台競技。2011 年左右,「Kindle已佔領圖書市場的大部分占有率,而且該設備對書店的潛在影響就像 iTunes 對唱片商店的所作所為一般」。 

敗走中國,結局早已註定

Kindle在中國的結局令人唏噓,但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 

2013年6 月,Kindle正式入華。2016年,中國就成為Kindle在全球的第一大市場。而到 2018 年,根據亞馬遜中國,Kindle在中國的累計銷量已達到數百萬台。 

2017年8 月,Kindle與故宮文化出品的聯名禮盒,以《千里江山圖》作為保護套圖案

Amazon明年6月後在中國停止Kindle電子書店的營運,後年6月後購買的電子書無法下載

這個成績並不算差,但對於有著14億人口基數、體量龐大的中國線上閱讀市場來說,幾百萬台Kindle只是杯水車薪。 

中國出版書零售市場一年的規模將近1000億人民幣,電商通路可以占到將近 80%。多年來亞馬遜一直盯著這塊市場,為此還在 2004 年全資收購了卓越網。 

亞馬遜在中國以外的市場所向披靡,但在中國與京東、當當、天貓等對手的競爭中,亞馬遜始終沒能佔據優勢。 

而 2013年Kindle入華,承載了亞馬遜借助硬體打開中國圖書市場的期望。甚至以圖書品類為支點,進一步撬動中國電商市場占有率,複製亞馬遜在全球市場的成功經歷。 

憑藉更加便捷的閱讀體驗,Kindle入華前幾年的銷售成績還算不錯,尤其在一二線城市,這也為亞馬遜在中國圖書市場贏得了一定的市場占有率。 

但隨著智慧型手機的功能更加豐富,Kindle的體驗也已不再突出,甚至依舊存在系統封閉、更新頻率低以及格式單一等諸多問題。而幾年後免費閱讀 App的興起,則讓Kindle進一步擴大戰果的希望徹底落空。 

基於使用者基數更加龐大的智慧型手機,免費閱讀很快佔領了電子書市場。發布於 2015 年的微信讀書,根據官方資料,在 2019 年年底已累計註冊用戶2.1 億,日活躍使用者500萬,其中出版書日活躍使用者200萬。 

只要19元,就能在微信讀書包月無限閱讀卡,甚至對多數人而言,憑閱讀時長而免費兌換的無限閱讀卡與書幣也已足夠滿足閱讀需求,而 19元只能在Kindle上買到一兩本電子書。 

就像Kindle的出現在海外打擊了實體書店,免費閱讀的興起,也打擊了Kindle構建的電子書生態。 

雪上加霜的是,2019年,亞馬遜電商業務宣布退出中國市場,在中國市場內僅剩下Kindle電子書業務和跨境電商業務。 

失去亞馬遜電商的支持,Kindle的處境愈發艱難。去年10月,Kindle的天貓旗艦店關閉,今年年初,除了一款低端青春版,京東自營旗艦店全系缺貨,還有報導稱Kindle硬體團隊已於去年 11 月被裁撤,步步後撤,終於來到塵埃落定的一天。

最終的結局還算體面。為了保障使用者的權益,即日起停止給經銷商供貨的同時,亞馬遜貼心推出了「非品質問題退貨服務」,凡是在 2022年1月1 日之後於中國授權經銷管道購買,且處於可正常使用狀態的Kindle電子書閱讀器可以憑藉發票等進行退貨,退貨截止日期到 2022年10月31 日。 

而等到通知中提到的數項功能全部停止,恐怕Kindle真就變成一塊磚。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