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視訊版Clubhouse」成立一年就獲利,市值估計21 億美元

這個「視訊版Clubhouse」成立一年就獲利,市值估計21 億美元

ADVERTISEMENT

馬斯克的「站台」讓上線不到一年的Clubhouse 徹底火紅了。這款起源於矽谷的音訊社群軟體已經開始引起全球各地大量的模仿。

它可以讓使用者快速建立聊天室,聊各種話題,聊天室通常是開放的,任何使用者都可以進入,如果你想參與語音討論,點擊按鈕申請即可,房間的創建者會決定誰具有發言權。

在聲量上,由美國總統喬·拜登,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茲「站台」的「視訊版Clubhouse」——線上虛擬活動平台Hopin 則遜色不少。

Clubhouse 的聊天室介面,每個房間分為台上的講話者和聽眾

但是,無論是Clubhouse 還是它的學徒們,都沒能解決獲利的問題。而Hopin 做到了,它一定程度上替Clubhouse 驗證了這種模式的商業可行性。

這個僅比Clubhouse 早上線半年多的產品,在一年的時間裡實現了ARR(年度經常性收入)3000 萬美元,公司已經開始獲利。

另外,在當下這個行動網路時代,Hopin 自上線以來一直只有PC 網頁版,直到兩個月前才剛剛打算推出行動端APP,在形態上似乎已經遠遠「遲鈍」於這個時代。但這並不影響它爆發式的增長,從2020 年2 月份開始,8 個月的時間裡,Hopin 的註冊使用者從5000 增長到350 萬,企業會員達到5 萬個,估值達到21 億美元。

Hopin 的虛擬圓桌會議介面與Zoom相似,左邊為演講者,右邊為觀眾討論交流區

然而,由於新冠疫苗開始推廣,線下活動的恢復,視訊會議平台Zoom 的股價已經開始下跌。有人質疑說,一旦疫情得以緩解,Hopin 的增長也將不復存在。Hopin 的創始人Boufarhat 回應稱,Hopin 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經上線,他十分堅信,即便疫情過去,「會議等各類活動永遠不會恢復到過去」。他覺得,Hopin 其實指向的是一個「線上線下混合」的未來。

未來的活動是什麼樣的?

Hopin 有點像線上活動報名平台+「開放式的」視訊會議平台的集合體。

在Hopin 上,觀眾可以在「搜尋」頁面尋找自己感興趣的活動。目前,Hopin 上的活動五花八門,既有招聘會、線上教育以及科技峰會,也有喜劇表演甚至球賽直播等。

Hopin 的活動「搜尋」頁面,可以根據不同標籤發現不同類別的活動使用者通常是坐在電腦螢幕前參與活動的,在報名加入一場活動之後,可以一邊看活動嘉賓的表演,一邊在右側的聊天框中與同一場的與會者交流。Hopin 也允許,觀眾在參加這場活動的同時,可以和與會者發起一對一的視訊社交。

和同一場活動的與會者發起一對一的視訊社交Boufarhat 曾表示,他之所以創建Hopin,是希望能在線上參加一個活動,就像在現實生活中一樣,「因此我創建了這個即時視訊平台」。

在他看來,Zoom 是讓人們在會議中開會的場景,而Hopin 是希望成為整個活動場地。

「就好像,你為辦活動租用了一棟大樓,辦公樓裡面可能有一個會議室,這就相當於視訊平台Zoom;但接著在樓下,通常有一塊很大的廣場,你可以在那舉辦招聘會或者演講等等;你可以去會議室聽聽,也可以去廣場看看。就好像你在一個線下的活動現場閒逛一樣。」Hopin 提供了這些基礎設施,而他們的作用,活動發起者都可以自行定義。甚至細節到網頁的主題、視覺風格。

目前,Hopin 允許最多有五個人同時在主舞台上,同時有10 萬名圍觀的與會者。

Hopin的展覽會頁面,觀眾可以點擊不同的模組來互動

另外,Hopin 的展覽會環節也是一大亮點。它為不同攤位提供了模組化的可自定義按鈕設計。參會者在參加虛擬博覽會,可以透過網頁與攤位的工作人員視訊交流。Hopin 也為活動發起者設計了贊助商的廣告位,活動發起者可以出售自己活動的廣告位來提高收入。

Hopin 創始人Boufarhat也正因為豐富的自定義功能與對線下活動場景的高度還原,Hopin 更有底氣向活動發起者收取訂閱費,基礎版是99 美元/每月;升級版是799 美元/月,可以解鎖品牌推廣整合和高級數據分析等服務;對於更大規模的活動,則需要透過企業版進行定制。

而且,如果使用了Hopin 內建的票務平台,那麼則會收取票務總銷售額的7%。目前,這兩部分的收入為Hopin 貢獻了客觀的營收。

從內容到人

Hopin 的B 輪投資機構Accel 曾投資了Facebook 的B 輪,最終其IPO 時的市值是B 輪估的200 倍。而Accel 認為,Hopin 也有增長100 倍左右的潛力。

Hopin 的快速發展也引來了跟隨,Clubhouse 的投資機構A16Z 迅速跟進,投資了位於美國加州的線上虛擬活動平台Run The World。同時,視訊會議的「代名詞」zoom,也於近期推出了線上活動平台on Zoom。

Run The World活動頁面,選擇一個「圓桌」即可加入視訊討論 

雖然Zoom 的增長也足夠瘋狂,但事實證明,即時視訊會議的應用場景還遠不止於此。

隨著抱著巨量的視訊會議使用者優勢的Zoom 的加入,也必然會讓這個領域的競爭愈加激烈。

路透社的活動組織者表示,這種模式在線上恢復了人機交往,同時收集了珍貴的參會者行為數據,又能夠最低成本地創造各種活動,提供社群凝聚力。

作為這一模式的先行者,Hopin 目前的模式也必然只是階段性的。比如,Hopin 在近期收購了一家線下活動社交軟體Topi,主要作用是讓參加線下或線上活動的人可以跟其他的參會者,並創造出不受地理位置所限的新社群。

對此,Boufarhat 也表示,hopin 的目的是讓人而不是場所成為活動的核心,「大多數活動平台對於活動的關注度都放在了內容上,而不是人身上。」他覺得,對於活動行業來講,應該將重心放在讓活動體驗更加人性化,幫助使用者更加專注,同時基於互動讓社交更有效。

「即便是疫情結束,所有大型活動都會與線上結合,成為一體化的會議。」Boufarhat 認為,「線上活動產生的大量使用者行為數據,是線下活動沒有辦法獲得的。通過這些數據,組織者可以分析與會者的參與度、社群對接、預期、評價等維度數據。」

未來,更多新老公司的湧入,將會為RTC(即時音視訊)時代帶來新的火花。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