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1956c978ad0b731cea6a05466042055 本文摘錄自唐澄暐著《超復刻!怪獸点名簿》--看見最上端的 Neuromancer 這行字,一瞬間所有最有趣的科幻影像紛紛浮現腦中,像是《攻殼機動隊》、《銃夢》、《星際牛仔》或是《駭客任務》,介紹起這些名作的源頭時,Neuromancer 始終像個神祕的靈魂在它們背後徘徊,卻始終未能親見一面,如今中譯本忽然就出現在我面前。

名作總難免,讀著讀著想起別本。

《神經喚術士》以一種不太尋常的方式現身新書區。看到的那一瞬間是兩種不同的訝異,一種是驚喜—看見最上端的Neuromancer 這行字,一瞬間所有最有趣的科幻影像紛紛浮現腦中,像是《攻殼機動隊》、《銃夢》、《星際牛仔》或是《駭客任務》,介紹起這些名作的源頭時,Neuromancer始終像個神祕的靈魂在它們背後徘徊,卻始終未能親見一面,如今中譯本忽然就出現在我面前。

然而《神經喚術士》這名字和它襯底的圖樣卻意外地低調,彷彿繁華街道邊緣的暗巷裡,跌落水溝的落魄人。且儘管號稱是Cyberpunk ⑰科幻小說的始祖作,中譯本現身的消息,卻從未在網路上(一個彷彿書中早就預言的世界中)激起太多漣漪。如此低調令人訝異,和故事的開場倒是不謀而合。

▲《攻殼機動隊》擁有獨特的世界觀,看完對讓你對未來有無限的想像。

落魄現身繁華暗處的主角所從事的,是在成書的一九八○年代亟需想像力,但三十年後我們已相當熟悉的,網路駭客。他原本是入侵企業的頂尖好手,卻因偷竊雇主而被處刑—沒有動到他外表一根毫毛,只是燒了他的神經,讓他再也碰不到那個「符控流域⑱」—用我們比較熟悉的說法就是,再也上不了網了,那是多麼痛苦的懲罰啊!但在窮途末路時,神秘人物找上主角,以復原他的神經作為代價,要求他去進行更為龐大的入侵任務,而這次的雇主,背後似乎有著更不尋常的身分。

成書近三十年後閱讀此類型經典時,閱讀的樂趣已不只品味其中巧思,而是替自己的閱讀印象認祖歸宗。《神經喚術士》裡出現在日後各種科幻作品中的元素,多到可以列出清單;從開場繁華污穢的未來都市,到各種惡勢力、迷幻藥物和虛擬空間對個人的支配與解離;或是進入他人腦中達到共同知覺,讓駭客與打手同步入侵,一邊解除安全系統一邊以肉身擊潰保全前進;甚至是懸在高軌道上的人工樂園,和那產生自我意識並以肉身做傀儡傳話的龐大程式……這就是為何第一眼看見書封那行Neuromancer 時,幾乎所有印象深刻的科幻作品都浮上腦海,甚至連《劍魚》也一併浮現了—話說,《劍魚》的製片還真的是《駭客任務》那位喬‧ 西佛呢。

▲看過《駭客任務》都會開始懷疑自己世界是不是真的,同樣也是會顛覆自身世界觀的作品。

(後面還有更多內容)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