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939881fd8178660c99bb2b9f657a51a6 「如果這些故事說的是事實,那很驚人;如果這些故事是想像出來的,那麼編故事的人腦袋裡有著什麼東西,更驚人。」--遠古的科幻小說家

▲這是1803年日本《杏樹的塵土》中的插畫,有人認為這像是個蟲洞旅行裝置(圖片來源)

今天要和大家聊的這個事件,有它的獨特性。

它有著時間,地點,甚至記載的時間點精確到發生在哪一天都知道。明朝嘉靖二年,五月五日。那是西元一五二三年,六月十七日,發生在江蘇常熟縣的五渠村。

而記載這個事件的人是那個時代的人,記載的時候,是把它當成怪事,甚至是靈異事件來紀錄的。在他的心目中,顯然完全沒有「外星人」這個概念。

但是整個事件如果不告訴你時間點,沒說是發生在明朝時候的事,那麼整個情節看起來,就是一個奇異外星人出現的事件。

或者更精確地說,是一個全程都有疑似外星人參與的靈異事件。

只是描述這個事件的時代,還要再過幾百年,才會知道有「外星人」這個名詞。

事情的發生,就如同前面所說的,記敘在一本叫做「花當閣叢談」的筆記裡,作者名叫徐復祚。發生的時間點,在明朝的嘉靖二年,那是明世宗朱厚熜即位的第二年。

在徐復祚的記載中,是這樣寫的:

「嘉靖二年,邑痒生呂玉,家五渠村。一日入城,值微雨,其家前庭有座屋基,忽雲中二舟,各長丈餘,墮廢基上,行舟人長二尺餘,紅帽,雜色襦褲,手持篙,往來行甚疾。玉家塾中書生十余人皆驚,趨視之,舟人引手前,掩書生口。一時口鼻俱黑,噤不能語。俄見舟中有一人擁衛,如尊官,結束如居士,與一僧同起居。久之,雲擁舟起,而呂氏有祖墓在牆外裏許,舟復墮其中。舟既去,書生口鼻亦悉如故,然越五日,玉以暴疾死。」

然而,這個事件的紀錄,也登錄在常熟縣志裡。如果說前面那個記載只是個人的閒筆雜談,那麼以下這份紀錄,就是官方的正式文件。因為所謂的「縣志」,就是縣政府的正式文件。會登記在上面的事件,大多是有憑有據的資料。

在常熟縣志的記載中,補充了一些上篇沒有的情節:

「嘉靖二年旱,民不得稼,五月五日,五渠茂才呂玉家,忽雲中墮一舟廢墟上,舟子五六輩,皆長二尺餘,紅帽雜色襦,持篙往來甚疾。玉塾十數書生,驚趨視之,紅帽人引手掩書生口,一時口噤不能言,狂奔避室,隙中窺見舟一人,擁衛如尊官,結束如居士,與一僧推篷左右顧,雲漸擁舟起里許,復墮呂氏墓。舟既去,書生口如故。玉聞之,持槍入墓中,無所見。越五日,玉暴死。」

兩個記載,明顯地就是在描述同一件事,我們把兩個記載綜合在一起,可以得到這樣的情節:

西元一五二三年六月十七日,這年的季節遇到乾旱,住在五渠村的秀才呂玉,開了家私塾,收了十幾個學生。這一天下起了小雨,呂玉有事進城去了,留下十幾個學生在私塾裡。

突然間,從雲中降下了兩艘船(在這種古代的記載中,對於不知名的飛行物,常常都以「船」來稱呼它們),降落在呂玉家前面的一個廢置地基上。

駕駛這兩艘飛行船的水手個子很小,只有兩尺多高,大概有五六個,戴著紅帽穿著雜色的褲子,拿著長篙跑來跑去,速度飛快。

看到這樣的古怪場面,就算是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也會用手機、照相機大拍特拍了,何況是明朝的年輕學生們。他們看見這兩艘奇船降落後,便跑去看熱鬧,大概是靠得近了些,有人居然被那五六個小個子的怪人伸出手來,把嘴巴捂住,一時間嘴巴鼻子都變黑了,而且變得不能說話。大家遇到這樣的怪事,驚散奔逃。

過了一會,空中的船裡有人出現了,是個被手下簇擁著,像大官一樣的人物,但是穿著輕便的居士修行衣服,和他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像是和尚一樣的人,推開船篷四下觀看,好像在看風景一樣。

沒多久後,兩艘空中怪船又在雲氣中慢慢升空,走了一里多,又在呂家的墓地降落。而那些口鼻被小個子怪人弄黑的學生,在怪船離開後,就恢復了原狀,不再黑嘴黑臉了。

呂玉回來後,聽到發生了這樣的怪事,於是帶著武器跑到祖墳地那裡搜查,但是卻已經渺無蹤影了。
五天後,呂玉突然就死了。

這是從兩份記載中歸納出來發生的狀況,當時的情景我用簡單的圖畫了一下,應該是這樣的:

基本上,這些古代科幻小說家的敘述裡,除了字面上的意義外,大多還可以推理出一些更不尋常的訊息。

第一,那五六個二尺高的「人」,是什麼?

它們的身高只有五六十公分,跟一歲小孩差不多。但它們的動作靈活,來去奔逃的速度很快。每個「人」手上拿一支長篙走來走去。但是從字裡行間可以約略看出,這幾個矮人與其說是人類,倒不如說比較像是機器,先放下來探查一下平地狀態的先行機器。

手上拿的長篙,會不會是遙控器,或是天線?

另一個有趣的點,就是它們雖然只有五六十公分高,卻能夠伸手捂住學生們的口鼻,所以它們要不就是會跳躍,要不就是有垂直飛行的能力。

第二個重點,就是兩艘奇船出現時,都有提到「雲」,先是從雲中出現,後來離去時,又是被雲托著走的。

也許,這些被現場的人描述為「雲」的現象,是飛行器飛行時排放出來的煙氣,但因為觀察者的知識不足,所以才把它形容作「雲」。

這個現象,其實在玄奇的故事中並不罕見。知名的預言家諾斯卓達馬斯就曾經在預言中提及了一種「豬鼻子的人在空中飛行」,到了二次大戰時,才知道是在描述戴了高空氧氣面罩的戰鬥機飛行員,因為諾氏只看到了影像,卻沒有足夠的知識做出描述,所以只能用「豬鼻子」來形容,仔細看看,那個通氣管,果然很像是豬鼻子。

第三,兩個故事都提到這個古怪事件的結果,那也就故事裡的主人翁呂玉,雖然全程都沒有參與,卻在五天後死了。

呂玉的死因,當然在敘述中沒有提及,但是他卻是唯一一個追到第二降落現場的人,第二降落現場是呂家的祖墓,也許是不明飛船那一群人在那個地方留下了什麼物質,導致了呂玉的死亡。

第四,出現在飛行船中的那個「大官」,那位「和尚」,到底是什麼人?

在描述中,可以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個大官模樣的人,應該是和我們一樣的地球人,因為他的形貌完全就是觀察者們熟悉的造型,雖然不見得穿著官服,只是著輕便的家常服,但是旁觀者卻很容易就認定他是個「尊官」。不管怎麼樣的外星人,大概不會有人做大官的打扮吧?所以這個人可能是一般的人類,不曉得因為什麼因緣際會,得以乘上這艘奇異的飛行船。

但是那位「僧人」,也就是和尚模樣的人,就耐人尋味了。會被旁觀者認為是和尚,一定是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是個光頭。但這裡有一個很有趣的邏輯,那就是「和尚一定是光頭,光頭卻不一定是和尚」。

比起那位大官模樣的人,這位「和尚」反倒很符合大家對於外星人的想像。

這兩人顯然是一派輕鬆的,他們乘船降落時,還很悠閒地看著四下的風景,感覺上就像是坐這艘奇船在觀光旅行似的。

這則故事被很慎而重之地放在筆記,甚至是常熟縣的縣志之中,相當的有趣。後來,也是很多研究飛碟、外星人的專家們很喜歡引用的個案。

這個故事,也很符合我們「遠古的科幻小說家」的精神。如果敘述者是在敘述一件真實發生的事,那麼當時為什麼會出現這兩艘超越時代的飛行船,背後的真相應該很驚人。

但如果是作家的想像,能夠把飛行、排氣雲、小機械人、外星人類、幅射致死等因素在明朝那個時代全數想到,那麼這位作家的想像力,就可能比大部份人早了四五百年。這樣來說,也是很讓人驚艷的事了。

關於作者:

本文為科幻作家蘇逸平發表在BBS上系列文章之一,T客邦取得授權轉載。蘇逸平,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電機系畢業,擔任過舞臺工作者、電視製作人、翻譯工作者、有線電視主持人、電腦業務代表、微軟工程師、專業導遊、自由作家...等工作。著有小說《穿梭時空三千年》、《封神時光英豪》、《電腦末日啟示錄》、《西雅圖睡不著》等上百部書。「蘇逸平的時空書城」為其官方網站。

使用 Facebook 留言

HKNW
1人給推

2.  HKNW (發表於 2013年9月30日 18:28)
說不定「豬鼻子的人」指的是薩克
諾斯卓達馬斯看到的其實是剛彈動畫的片段
樵哥
3.  樵哥 (發表於 2013年10月06日 21:29)
哈,作者真的很會想像呢!
不過保留一些神秘感也有X FILES的味道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