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981eed73923c21cea47c31ad92da875a 對於生產穿戴式設備的廠商來說,Chris Dancy 簡直就是完美的使用者。這位 45 歲的美國工程師有可能是世界上連網程度最深的人,每天用上百種系統來監控自己的生活。他的手腕上戴著 Fitbit 和 Pebble,量體重時使用 Aria Wi-Fi 智慧型體重計,家裡的燈具是可用智慧型手機控制的 Hue,睡覺的時候躺在 Beddit 睡眠監測儀上,就連他的狗也戴著 Tagg 寵物追蹤器。


圖片來源

在接受 mashable 網站採訪的時候,Chris Dancy 說,這樣的生活開始於 5 年之前,當時,他發現,醫生很難時刻監控他的健身狀況,與此同時,他開始尋找一種方法,讓自己沒時間做記錄的時候也能收集資料。

使用如此多的設備來收集資料,看來會使人手忙腳亂。不過,Chris Dancy 說,這種深度連網的生活方式是有益的。他的體重減輕了 100 磅(約45公斤),並且學會了冥思。「在如何對待生活上,我變得更有意識了,並且採取了一些步驟來適應周邊環境。得益於我得到的回饋,我還養成了更好的習慣。」他說。

圖片來源

近日,《衛報》記者在倫敦穿戴式設備大展上見到了 Chris Dancy。由於是旅行途中,他只帶了七種設備:頭上的 Google Glass,記錄自己看到的事情;脖子上掛著的 Memoto 穿戴式攝影機,每 30 秒拍攝一張照片;手腕上的 Pebble 手錶,接受兩台智慧型手機上的通知;另一隻手腕上的 Fitbit Flex,一天 24 小時跟蹤他的活動和睡眠;胸口上的 Blue HR 心率監控器;上手臂的 BodyMedia 運動追蹤器;手環下面隱藏著 Lumoback 姿勢感應器,用來監控坐姿。

即使如此,他還在因為自己無法控制周邊環境而煩惱。在他的家裡,所有這些設備產生的資料能夠傳輸到環境之中,屋子可以根據他的心情和需要進行調整。

「房子瞭解我的行為,」他說,「如果我壓力很大,睡眠不好,當睡醒的時候,室內的燈光是特定的顏色,房間裡的溫度也是特定的,同時特定的音樂也會響起。根據我收集的所有即時資訊,我的整個生活都是預先處理好的。」

對於 Chris Dancy 來說,攜帶這麼多的設備並非最佳的方案,技術的下一步應該是趨於無形。「所有這些東西都需要消失,」他說,「它們都需要在我的衣服之中,為什麼我的鞋子不能有觸覺感測器呢?那樣的話,走路的時候就不需要 GPS 了,鞋子的振動告訴你向左還是向右走。我覺得,這種環境相關的回饋是未來的方向,但是現在我們必須帶上所有這些設備,顯得很傻。」

穿戴式設備能夠改善我們的生活,但與此同時,人們也在擔心資料隱私的問題,特別是科技公司掌握了大量資料後,是否會為了商業利益,置用戶隱私於不顧呢?對此,Chris Dancy 表示出了樂觀的態度。他說,我們應該學會掌控自己的資料,而不是讓它們落到大公司的手中。透過瞭解自身產生和分享的資料,我們的生活能夠變得更加美好。

圖片來自 mashable

延伸閱讀:

電子狂人教你手工自製隱形耳機,植入體內

科技究竟讓我們變蠢還是變聰明了:當時間旅者遇見智慧型手機

只要在患者身上植入程式碼,各種疑難雜症不藥而癒

《全面啟動》即將成真 未來你真得擔心意念植入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