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e809da7665f09568a846d19cb370f00 廣告是網路的養分,但也是很多人視如眼中釘的毒瘤。消費者希望有純淨的閱讀體驗,但沒了廣告,內容平臺又無法生存。由於不堪廣告的騷擾,AdBlock、 AdBlockPlus(ABP)是 Chrome 瀏覽器中最常用的廣告攔截外掛程式, 讓網友開心了,同時也讓以廣告為生的內容提供者很頭痛。

Google 廣告: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內容平臺對廣告攔截外掛又恨又怕,對策也各有不同。友好派會向消費者妥協,讓使用者自主選擇是否觀看廣告,而 Google 旗下的 YouTube,作為全球最大的影片內容平臺,最近似乎要對這個眼中釘「拔釘」了。

詳情請見相關報導:Chrome找到新辦法對付AdBlock ,現在AdBlock已經擋不了YouTube廣告了

當然,Google 要對付AdBlock再合理不過,這家科技巨頭 2014 年的廣告收入足足有 590 億美元之多。根據 PageFair 統計,以AdBlock為首的眾多廣告攔截機制大概攔截了全球 10% 的網路廣告(保守估計)。那麼對 Google 而言,一年下來就會換算成幾十億美元的損失。

Google 自然不能坐視利潤被侵吞,2013 年,Google 被列入了 AdBlock Plus 的白名單。彼時業界傳言 Google 「付錢收買」了後者,好讓自己的廣告業務不受影響,這一說法得到了《金融時報》的報導確認。同消息來源還指出,和 Google 一樣付費的巨頭還有微軟、亞馬遜。

其他規模沒有這麼大的公司,也沒有坐以待斃,紛紛效仿。自從白名單功能上線,AdBlock Plus 已經從 1500 名申請中挑選出 300 個合格網站,這些登上白名單的廣告將預設不會被攔截。AdBlock Plus 的公關發言人表示,約 10% 的公司都付費登上了白名單,具體的名單沒有透露。

 

一個疑似 Google 在背後支持的新創網路公司

正當眾人在揣摩 Google 這次YouTube事件的意圖時,另一條新聞線索報了出來:

2011 年,Google 用 4 億美元收購了一家叫 Admeld 的廣告優化公司。後者的創始人 Ben Barokas 在 Google 待了三年,如今脫離 Google 單飛,搞了家叫 Sourcepoint 的初創公司。

那麼,Sourcepoint 這家公司是做什麼的呢?簡單的說,這是一家攔截廣告攔截軟體的廣告公司。

網站的說法是「為消費者和內容發佈者提供補償」,讓「發行商決定如何植入廣告」。這個說法聽來很抽象,具體上來說可能有三種做法:一是顯示原本被廣告攔截軟體所攔截的廣告,二是植入新的廣告,三是讓付費訂閱的提示更加明顯。

Sourcepoint 的公司背景中提到,這家公司的創始人來自 Google 以及四家廣告公司,其中 Admeld 和 DoubleClick 都已被 Google 納入麾下。另外對公司願景的描述也與 Google 一脈相承——「開放、獨立、透明」。于情於理,這家公司都像是 Google 的一個「私生子」,先獨立在外面嘗試看看,說不定哪天做起來了就被 Google 收入囊中。

繞過廣告,是用戶的訴求。繞過攔截,是內容商的訴求。兩者看似矛盾,但這兩種訴求實際上又是共同基於「優質內容」這個前提上。

 

Google 的態度與整個市場的息息相關

Google 廣告收入 590 億,而全球的廣告市場大概是 1412 億,Google 大概占了全球線上廣告市場的 41%。這一主導地位還將進一步鞏固,eMarketer 預測 2015 年 Google 的廣告市佔率將達到 54.5%。儘管上了 ABP 的白名單,但廣告攔截器並非只有這麼一家,因此攔截帶來的損失依然是不小的。

2014 年,ABP  的白名單為 Google 保住了 33 億的利潤,而整體上攔截器卻為 Google 帶來了 66 億美元的損失。

因此,Google 向廣告攔截機制宣戰是無可避免的,Sourcepoint 或許就是一顆探路的棋子。Sourcepoint 作為一個商用的攔截規避工具,在這場大戰中就好比 Google 向同盟軍發放的武器。

在重重攔截下,劣質廣告的生命即將走向終結。然而只要內容依舊在,廣告就不會終結,但,你可以期待看到更優質的廣告。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