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e77f7fd2f567cf96c1ae94e0416271f 蘋果剛剛推出支援廣告攔截的iOS9,在僅僅一天時間內,廣告攔截App「Peace」(全名為Peace: Block Ads and Trackers),就衝到了歐美大部分國家App Store付費應用排行版第一名的位置,並成為眾多媒體報導的焦點。

這款由開發者Marco Arment推出的App,收費2.99美元,主要功用就是在Safari瀏覽器裡攔截廣告和追蹤cookies。在一天時間之內,它成為了爆紅的付費App。

按照正常的發展邏輯,接下來Marco Arment應該忙著見投資人、出任自家公司的CEO,成為矽谷另一個明日之星了;但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僅僅過了一天時間,Marco Arment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決定——他主動把Peace給下架了。

所以,現在在App Store裡搜索Peace,已經完全沒有結果;兩款和Peace類似的廣告攔截應用則代替了它的位置,登頂付費榜。

為什麼它會一夜間消失?

Marco Arment,這位前Tumblr工程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解釋。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只是不喜歡」,而且還跟老子的道德經有點關係。

他在部落格裡說,Peace大獲成功,幫用戶擋住了廣告,但是也傷害到了另外一些人,所以這讓他感覺很不好。

▲Marco Arment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Peace已經持續36小時成為美國AppStore裡最受歡迎的付費App,這無疑是我職業生涯裡的巨大成就,如果我另外開發的一款叫做Overcast的App可以進入榜單前100名,我會高興地跳到月亮上去。

但是在獲得這樣巨大的成功之後,我的感覺卻很不好。因為在我看來,廣告攔截一方面讓很多人收益,但是也傷害了另外一些人,包括一些本不應受到這些傷害的人。」

Marco Arment甚至引用了老子的《道德經》裡面的觀點來解釋自己的行為,並且說,這麼做,只是為了追求自己心裡的寧靜:

「如果我們想要做出一些積極的改變,就需要更複雜的做法,而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攔截所有廣告的iOS應用。

當然,我仍然認為廣告攔截是必要的,但是在過去瘋狂的幾天裡,我對於自己的程式成為一個仲裁者,來決定什麼廣告被攔截,感覺很不好。

廣告攔截是一場戰爭,是一個——輸贏不大的、正反雙方對於有這個問題應該感到慶幸的這樣一場戰爭,而不該是一場傷害到雙方的戰爭。

我按照老子《道德經》裡所說的,這麼理解戰爭:戰勝應該盡可能避免;即使避免不了,也不應該慶祝。(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

所以,雖然我是「勝利」的一方,我也一點都不享受,這就是我把Peace下架的原因。

它不值得。我極度幸運,可以拒絕這樣的機會,我也不羡慕別人。我就只是個不適合做這個事情的人。

我知道短短兩天就把Peace下架,是一個很不受歡迎的舉動,我也因此會得忍受很多不愉快,但是這些很快就會平息,而且會比我繼續把Peace做下去的感受會好很多。

昨晚,為了可以給自己轉換心情,我在Overcast上做了一些技術難度很低的事情,但是我感覺非常好。這就像是呼吸到新鮮空氣:比起一個沒有技術挑戰的生意,我寧可發揮我大腦中技術的一部分,做一些很棒的東西,而且不會傷害任何人。」

所以,Marco Arment做出了把App下架的決定。他在文章裡說,對於已經下載的人,這款App還可以繼續使用,只是不會再更新,也不能再下載了;他也願意讓已經下載的人退款,對於想繼續使用廣告攔截App的人,他則建議去下載排行榜裡的另外兩款類似的應用。他在文章結尾說:

「這就是我內心的寧靜(peac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RT
1.  RT (發表於 2015年9月20日 11:04)
有在關注Apple新聞圈的就知道Marco Arment才不會是那種忙著見投資人,準備當自己的CEO那種類型...
之前Yahoo買了Tumblr他擁有的Tumblr股份已經幫他賺了一筆可觀的收入了。
Peace之所以會受歡迎是因為他本來就在圈子就很有名,相關媒體自然也都爭相報導。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