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D4f9aa99280949b1260786498855caea 在巴黎恐怖事件過後,一位帶著《V怪客》面具的「匿名者 anonymous 組織成員」公開討伐 ISIS,最新戰果是,anonymous 目前為止已經掌握了 5500 多個 ISIS 成員帳號,現在正在準備公佈這些成員的名字以及資訊。或許我們該來複習一下,瞭解他們是怎麼樣的一個神秘組織?

實際上,就在 TheVerge 發出消息說「匿名者 anonymous 組織成員」公開討伐 ISIS之後不久,有自稱是匿名者的成員表示,前述網路上爆料影片並非來自於正牌的 anonymous 匿名者組織。而是一些其他的「匿名」駭客組織正以 anonymous 的身份行使正義之事。

早在今年 1 月份查理週刊恐怖襲擊時間過後,ISIS 已經成為了匿名者 anonymous 團隊的目標,並在社群網站上發起了#OpISIS 運動,這已經形成了一定規模,在全球的社群平臺或媒體形成了傳播。

ISIS 的主要戰場是在 Twitter 上,不過駭客團隊在獲取了這些帳號後並沒有透過直接入侵的方式去駭掉他們的資訊,而是經由 Twitter 的舉報機制,去阻止這些帳號進行交流。

此外,還有一些 Telegram 平臺的帳號,也由站長出面封殺掉。

人們可能會問,對抗 ISIS 的“匿名者”團體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組織?

 

他們可能就是你身邊的一員

匿名者 anonymous 組織可能有幾千人,他們可能就是你身邊的一員。

anonymous 前身是建立於 2004 年的惡作劇論壇,他們主要是在論壇上製作惡作劇,或者指定垃圾郵件去騷擾他人,這些人擁有統一的名稱——匿名者 anonymous。

他們所覆蓋的面從線上到線下,而且每個人也都沒有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結構比較鬆散,也沒有固定的領導者和職責,他們在生活中就是很普通的人,很可能就是一些公司的計算專家。

當他們決定發起某個攻擊的時候,就會有人提議,其他人願意回應就會加入,所以你不知道誰在跟你做一樣的事,你們互相也不知道是誰。

每次攻擊形成之前就會形成一個戰略小組,這個小組會在攻擊之後自行解散,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他們可能是 ISIS 的老師

根據 Qianzhan 報導,之所以在一些不是很發達地區的 ISIS 成員,他們可以精通網路,透過一系列的網路平臺進行溝通,甚至發表一些血腥的影片內容,其實很有可能匿名者 anonymous 其實在無意間,已經成為了他們的老師。

早在 2010 年底,匿名者組織為了一場在突尼斯的抗議活動,他們曾在網路上主動把一些網路匿名以及加密技術傳播到當地用來幫助人們。借助這些網路傳播技巧,他們可以用於報導當地的獨裁政治,並成功喚起了當地的反抗活動。

所以,可以說也是拜匿名者組織之賜,ISIS 組織可以輕鬆招募具備這樣技能的當地人才。

 

匿名者 anonymous 的邏輯

他們認為對的事情,他們就會發起運動。

實際上,匿名者 anonymous 組織的攻擊也是毫無章法可循的,他們沒有絕對的組織和領導,只是在獲取資訊後根據一時興起想攻擊誰就攻擊誰。

這種行為作風似乎又充滿了不確定性。因為近幾年來,他們已經由之前的一些小眾活動,逐漸演變成了涉及政治的群體性大型活動。

我們可以從以往他們的一些「成績單」中看的出來:

  • 2010 年底,匿名者 anonymous 曾攻擊 PayPal、MasterCard、Visa、瑞士郵政銀行等支付平臺,只因組織不滿這些機構凍結“維基解密”創始人的資金戶頭或是阻止支持者向他捐款。
  • 援引 Geekview 報導,匿名者 anonymous 在“佔領華爾街”運動中攻擊那 1% 的富人們的“紐交所”,還打擊過藏匿在暗網中的兒童色情網站
  • 2013 年初,年輕駭客亞倫·斯沃茨被迫自殺的事件發生後,匿名者們大舉進攻麻省理工學院這個駭客文化的發源地,以聲討該學校的不作為之惡。就在這次匿名者群體跟恐怖組織開戰前,他們還正在打擊美國境內宣揚“白人至上”的三 K 黨。

至於回到現在,面對可能是來自於「匿名者 anonymous 組織」的攻擊,ISIS 公開指責“匿名者”的白癡行為,並向其成員公佈了加密的防駭指南:

  • 不要打開任何連結,除非與源頭確認連結安全性
  • 使用 VPN 和不斷變化手機和電腦的 IP 位址
  • 不要在 Telegram 上和陌生人交談
  • 不要在 Twitter 上和陌生人交談
  • 不要讓 Email 名稱和 Twitter 的用戶名稱相同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