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3887b659d43bb1d4e37c143ba33672a 2016年的台北燈節將在 2 月 20 日開始,臺北市政府在 1 月 27 日公布了以 416 萬台幣的公帑以限制性招標所設計的主燈「福祿猴」。這個主燈由「葫蘆」狀包裝而成的生肖猴,希望以「多子多孫好福氣」,結合光雕投影展現不同於以往的風貌。

然而,這個主燈經過公布後就引起了網路上的討論,有些網友認為這個設計很醜,而且很像把之前爆紅過的黃色小鴨硬改成「猴」版本。有網友認為其實這次的設計很像日本風格的設計,卻被認定是護航

網友改作經典知名電影 E.T. 的劇照,將「E.T. 要回家」的畫面改成「福祿猴要回家」。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網友改作經典知名電影 E.T. 的劇照,將「E.T. 要回家」的畫面改成「福祿猴要回家」。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這樣的設計也引起了設計技術社群的一片討論,批踢踢上面也蒐集了「2016福祿猴之亂」,並有網友成立了「野生福祿猴」的 Facebook 社團,提供大家蒐集各種「網友致敬」福祿猴的設計,在社團內互相分享、討論。

孟克的「吶喊」也無法倖免,變成福祿猴版本的「福祿猴吶喊」。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孟克的「吶喊」也無法倖免,變成福祿猴版本的「福祿猴吶喊」。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首先,知名的趣味網站「朕的產生器」繼康熙字典體、太陽花事件名句產生器之後,以非常快的反應速度,應景地推出了可以產生給臺灣人常用的 Facebook、Line、微信等社交網絡服務專用「福祿猴」個人代表圖產生器,方便網友屆時可以應景地換上「福祿猴」大頭貼。

透過福祿猴產生器所做出的圖片,可以再送進長輩圖製造機做出二次改作的「福祿猴長輩圖」,非常具有長輩們喜歡在 Line 上傳圖的年節氣氛。數位時代翻攝自「長輩圖製造機」。
(透過福祿猴產生器所做出的圖片,可以再送進長輩圖製造機做出二次改作的「福祿猴長輩圖」,非常具有長輩們喜歡在 Line 上傳圖的年節氣氛。數位時代翻攝自「長輩圖製造機」。)

由時報資訊所經營的快點報報,旗下也提供了「長輩圖製造機」,並提供網友二次改作福祿猴長輩圖系列,非常具有沒有任何設計美感的特色,博得網友一片分享。據小編的說明:「主管跑來跟我說,這個月網站多了2千3百萬流量,網站差點爆了」,可見這些改作與網路傳播,非常受到一般網路用戶的歡迎。

福祿猴在哪裡?這張趣味改圖,讓不少網友敲破眼鏡。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福祿猴在哪裡?這張趣味改圖,讓不少網友敲破眼鏡。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也有網友 Len Wu 以老牌遊戲來讓大夥兒回溫這些童年趣味。網友 Len Wu 翻出了由英國插畫家 Martin Handford 所創作的兒童書《威利在哪裡?》(Where's Wally?)為發想,改作了《福祿猴在哪裡?》 (Where's Fool Monkey)。「威利的福祿猴不見了,你可以幫忙找到他的福祿猴嗎?」。要網友在一張人山人海的圖片中找出特定的目標「福祿猴」。

福祿猴怕被皇帝抓去當茶壺,所以躲在清明上河圖裡。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福祿猴怕被皇帝抓去當茶壺,所以躲在清明上河圖裡。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在威利裡找「福祿猴」不夠過癮,清明上河圖也被拿來改作,這回演穿越劇,「來到宋朝的福祿猴為了怕被老百姓抓去進貢給皇帝當成茶壺,只好躲起來了。你可以找到福祿猴並把他救回來嗎?」,要網友在北宋畫家張擇端的經典作品裡找出 1 隻外型怪異的猴子。適合過年玩的「福祿猴清明上河圖」原始版本在此

當然,也逃不過臉書現在最流行的動畫,出現了「福祿猴花開富貴」,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當然,也逃不過臉書現在最流行的動畫,出現了「福祿猴花開富貴」,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這類的網友改作實屬網友揶揄的一種文化傳播行為,但往往被原始設計的政府、公司或品牌認為是負面的傳遞而頭痛不已。過去在臺灣比較知名的例子包含了金城武替長榮航空代言的「I See You」「帝國毀滅」影片的各種字幕版本、或各種同音同意惡搞圖。然而,這種各類改作在網友之間的穿透力遠比想像中還快,透過病毒式的傳播,可以很快讓所有人都感受到某些正在流行的「關鍵字」。臺北市政府民政局局長藍世聰就難得具有幽默的回應這些網友改作與批評。

藍世聰強調:「雖然網路上的留言負評很酸,但他希望大家繼續 Kuso (惡搞),並邀請網友將其創意融入台北燈節!」他會請團隊研議是否有辦法把這些網友的改作都融入主燈或燈區活動,也請台北市民給主燈設計者與主燈一個機會,在點燈的時候來看看這個史上最醜、但最好玩、最有創意的主燈

每年在臺灣農曆過年結束的重頭戲通常都是由政府舉辦的元宵燈節。除了中央政府每年在臺灣不同城市間輪流舉辦的臺灣燈節外,台北市政府延續許久傳統的「台北燈節」,可能反而在這樣的網路話題上達到意外的宣傳效果,成功穿透那些原本不再上街賞燈的族群,吸引大家再次關注這個實體的傳統活動

就算把福祿猴葫蘆放在《仙劍奇俠傳》的遊戲裡,也絲毫沒有違和感啊~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就算把福祿猴葫蘆放在《仙劍奇俠傳》的遊戲裡,也絲毫沒有違和感啊~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這類非典型數位行銷手法考驗的通常都是企業、政府或品牌主的行銷與公關能力,是否能夠透過幽默的應對、提供各種素材供創作或改作用的操作,把原本可能被認定的劣勢轉成宣傳上的優勢。

糟糕,是遊戲「太鼓達猴」,代言人是柯p本人嗎?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糟糕,是遊戲「太鼓達猴」,代言人是柯p本人嗎?數位時代翻攝自「野生福祿猴」社團。)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