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54b2bca2d7ea39fcff1200036e3b132 洛杉磯郊區亞里索峽谷(Aliso Canyon)自 2015 年 10 月底發生嚴重天然氣儲井洩漏事件,直到 2016 年 2 月 11 日才終於露出曙光,宣布可控制住洩漏,2 月 16 日傳出可在幾日內完全封閉洩漏的天然氣井,這起極為嚴重的意外事故,總共洩漏 2 億磅強力溫室氣體甲烷,成為加州有關當局與當地居民的一場惡夢,勢必將史上留名,也將會改寫日後的相關管理法規。

亞里索峽谷位於洛杉磯郊區的聖蘇珊娜山脈之中,1938 年發現石油蘊藏,開採至 1970 年代完全枯竭,於是石油公司於 1971 年將這片廢棄油井區域出售給天然氣公司太平洋照明公司(Pacific Lighting Company)改造做為天然氣儲存用途,當時的設備遠比現在簡陋,日後逐漸改建提升安全性,如今有混凝土從上到下直到油井全面包覆以防天然氣洩漏,亞里索儲存設施有 115 座天然氣儲存井,可儲存 860 億立方公尺天然氣,供應洛杉磯地區 1,100 萬用戶的瓦斯與發電,在全美 400 處天然氣儲存設施之中規模排名第 5 。

在 19 世紀末,洛杉磯地區的路燈使用瓦斯燈,瓦斯當年的主要用途之一是照明,因此瓦斯公司才會名為太平洋照明公司,太平洋照明日後逐步買下包括洛杉磯瓦斯公司等多個其他瓦斯公司,最終成為南加州瓦斯公司。1998 年,母公司太平洋企業集團(Pacific Enterprises)與聖地牙哥瓦斯電力公司(San Diego Gas & Electric)的母公司  Enova 合併,成立森普拉能源(Sempra Energy),於是,亞里索儲存設施如今屬於森普拉之下的南加州瓦斯公司,該公司供應三分之二個加州的 2,140 萬用戶,包括洛杉磯在內。

2015 年 10 月 23 日,亞里索峽谷的居民突然同時都聞到瓦斯味,家家戶戶第一時間的反應都以為是自家的瓦斯漏氣了,連忙通報南加州瓦斯公司,但他們不曉得的是,其實漏氣的不是他們家中,而是亞里索儲存設施發生嚴重洩漏,天然氣沖天而出,灌滿了整個峽谷,南加州瓦斯公司在每日定時巡邏中早已經發現 SS-25 號井發生洩漏意外,於是挨家挨戶告訴用戶他們家的瓦斯並沒有洩漏,但遲遲不肯透露其實是自己的儲存設施發生嚴重意外,直到 28 日才不得不承認。

23 日發現時,南加州瓦斯公司一開始不覺得有什麼大礙,亞里索設施早就老舊,漏氣是家常便飯,一開始,南加州瓦斯公司採用標準的止漏流程,也就是灌入鹽水,以水壓封住漏氣,卻完全不管用,於是連忙停止注入氣體,並召來油田服務巨擘哈利伯頓(Halliburton)旗下油氣井專業止漏子公司靴秧雞(Boots & Coots),靴秧雞發現天然氣並非從井口洩漏,而是從地底直穿岩縫與土壤釋放到大氣,初期判定洩漏處是在深 150 公尺處天然氣進出氣井的部分。但事實上日後發現洩漏處是發生在深達 2.67 公里處的金屬管道外套處。

 

有史以來最大的天然氣洩漏事故

在美國,天然氣洩漏比一般人所知還要更多,這是因為天然氣主成分甲烷無色無味,根本無法察覺,我們之所以會聞到「瓦斯味」,其實不是聞到甲烷本身,而是瓦斯公司為了安全,加入具有刺鼻味道的甲基硫醇等氣體,以便察覺漏氣,亞里索儲存設施的天然氣是已經加入甲基硫醇的天然氣,甲基硫醇雖然本身沒有重大毒性,但聞久了也會頭昏腦脹、頭痛,甚至會流鼻血,亞里索峽谷居民抱怨連連,但是事態可比他們想像的還要更嚴重。

連續幾天下來,南加州瓦斯公司完全無法遏止住洩漏,天然氣狂洩,整個地區上空都籠罩著天然氣雲,這下不僅是附近居民對臭蛋瓦斯味很有意見,連同環保組織環保基金會(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也派人前來關心,因為甲烷可是強力溫室氣體,在大氣中造成的溫室效應於 20 年內為二氧化碳的 84 倍,於 100 年內為二氧化碳的 29 倍。

然而卻沒有人知道洩漏到底有多嚴重,直到 2015 年 11 月 5 日,受雇於加州能源委員會(California Energy Commission)的大氣學家兼小飛機駕駛員史帝夫‧康利(Steve Conley)接到電話出動,他的改裝穆尼(Mooneys)單引擎螺旋槳飛機在機翼上安裝吸入空氣的管子,可將吸入的空氣送到機上的化學分析儀分析成分,5 日時南加州瓦斯公司還不許康利飛近測量,推稱是安全考量;2 天後,康利才得以飛到下風處測量洩漏的嚴重程度,看到讀數時大吃一驚,竟然比他先前測量過的洩漏讀數最高值還高上 15 倍,但兩具分析儀器都顯示一樣數值,顯然不是機器故障。

根據測量數值,亞里索事故初期每天的洩漏量,相當於 20 萬輛汽車一整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造成的溫室效應,也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天然氣洩漏事故,環保組織積極要讓此事引起公眾注意,後來環保基金會於 2015 年 12 月 20 日 發表紅外線攝影影像,顯示天然氣沖天而出,影片上傳到 Youtube,有 130 萬人次點閱。

回到 11 月初,當靴秧雞試圖開始止漏時,發現南加州瓦斯公司一開始灌進去的鹽水,因為漏氣時氣體減壓吸熱的效應,結成了冰塊堵住管道,無法進一步灌水止漏,於是只好先召來管道破冰裝置,到 2015 年 11 月初終於破冰,13 日進行第二次灌水止漏,結果適得其反,由於氣體上衝的力道遠比想像中大,超過灌入鹽水的水壓,反而挾帶著鹽水往上衝,結果沖開了岩縫與土壤之間的漏氣縫隙,漏氣速度反而加快,之後在 11 月 28 日時,康利再度駕機測量,發現漏氣加快了 16%,最多時每小時洩漏 12.8 萬磅甲烷。

2015 年 11 月 19 日,又一次止漏嘗試失敗,這時南加州瓦斯公司只好宣布替代方案,計劃挖掘攔截井,深入地底 2.67 公里,直達井底,當攔截井宣洩天然氣的壓力後,就能從根源止漏,攔截井於 12 月 4 日開挖,在此同時也還繼續進行灌水止漏嘗試,11 月 25 日第六次嘗試再度失敗,12 月 22 日,進行第七次嘗試,結果敵不住每平方英吋 2,700 磅的氣體壓力,反而在井口炸出了一個 25 英尺深的大洞,只能連忙補強井口結構,並終止一切從井口止漏的嘗試。

於是,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慢慢等待掘井進度,南加州瓦斯公司從井中刻意提氣以減輕氣壓,將洩漏速率降低 64%,同時逐步往井底鑽探;2016 年 2 月 11 日終於挖到井底,於是南加州瓦斯公司終於能宣布已經可望控制住洩漏,16 日傳出幾日內可完全封閉洩漏的儲存井。

 

面臨 9 億美元罰款

在這段期間,亞里索峽谷的居民也氣炸了,2015 年 12 月時,居民已經察覺這場災難不可能很快結束,群起抗議要求南加州瓦斯公司提供暫時遷居的賠償,4,460 戶人家臨時遷居到旅館或短期住處,全都由南加州瓦斯公司出錢,但居民及其法律代表當然還不滿意,要求賠償可能的長期健康損害,以及房地產因而貶值的損失,不過南加州瓦斯公司表示,氣體雖然造成許多症狀,但醫學上不會造成長期影響,關於這點加州政府官員也幫忙背書,但是房地產貶值的問題可就是貨真價實了,由於擔心亞里索設施未來會發生類似洩漏問題的預期心理,附近地區的房產恐怕只能賤價出售。

事實上,亞里索設施的確還有很多洩漏問題,事故發生後,地區空氣品質檢查員於 2015 年 12 月前往稽查,結果發現還有另外 15 個儲存井都正在洩漏甲烷,好在不是像 SS- 25 號井那樣的大麻煩,漏氣很快止住。而也不僅是儲存設施,整個天然氣產業鏈從包括頁岩氣開採、輸氣管線等各種設施都普遍存在洩漏問題。

在美國頁岩氣產業發展時,洩漏問題就曾經引起辯論,業者與環保團體提出的研究數據落差甚大,雙方爭執不下,於是在 2012 年,環保基金會展開一場史上最大規模的一系列同儕互審研究,投入 1,800 萬美元,資助 16 項學術研究,偵測從頁岩氣生產端,一直到家用端的整個天然氣供應管線系統的洩漏狀況,其結果發現,在德州北部巴聶特(Barnett)頁岩氣田區域,洩漏狀況比美國環保署所估計的數值還要高上 90%,而且洩漏高於預期是全國普遍的情況,如在加州洩漏的狀況比估計值高出 74%,全國而言高出 50%。

研究也發現,90% 的洩漏來自於 10% 設施,有部分設施持續洩漏天然氣,包括本來應該現地點火燃燒的天然氣,卻未點火而直接流入大氣,以及閥門故障等可改善的狀況;另外一些洩漏則來自於意外事故,但其中許多都可經由改善監測與營運方式來避免。美國全國各地天然氣洩漏的總量之大,讓亞里索事故都相形失色,這麼驚人的巨量洩漏事件,只佔美國天然氣造成總溫室效應的不到 1%。

美國環保署於 2015 年 8 月推動新的聯邦管制措施,規定油氣設施天然氣洩漏的上限,但是,新規定只適用於新設施,然而 90% 洩漏來自的 10% 設施絕大多數是老舊設施,而各州對天然氣設施的監測管理體系也嚴重不足,康利就表示,加州沒有任何可以監測類似亞里索事件的機制與設備,建議應該要成立一個能在 2 小時內起飛監測的應變小組。2016 年 2 月,加州提案要求天然氣生產設施要每季視察,並提出緊急規範,要求每日視察類似如亞里索的天然氣儲存設施。

如今亞里索事故終於要告一段落,其洩漏量雖然驚人,但是以全球規模來說,倒不用擔心會造成戲劇性的影響,反倒是許多人認為亞里索事件可望成為一個改善天然氣洩漏情況的契機,因為事件引起美國官方與民間注意到天然氣設施的問題,天然氣洩漏 9 成來自 1 成的少數設施,而這些少數設施的洩漏,往往是可用相當簡單與低成本的方式就止住,只是無人要求,業者就不去管它,如今美國受到亞里索事件刺激,開始全面檢討相關管理規範,可望在未來減少更多洩漏量。

南加州瓦斯公司與其母公司森普拉能源,則可能將面臨天價罰款與賠償,森普拉能源表示有 10 億美元保險額度,可充分支應賠償與罰款開銷,估計最糟情況下,森普拉能源可能面臨 9 億美元罰款。彭博新能源財經分析師認為,若事件在 3 月底前結束,總開支將達 2.5 億美元,其中包括止漏工程本身的費用與安置受害家庭的費用共 1.15 億美元,4,000 萬美元償還公共債務,1,100 萬美元州政府罰款,再加上為所洩漏的天然氣造成的溫室效應購買碳稅額度約 9,200 萬美元。

過去人類對抗暖化目標大多放在困難的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上,但大多數天然氣洩漏往往只要簡單的方式,如鎖好閥門、更換受損管線等措施就能阻止,過去卻都被忽略,亞里索事件總算引起對天然氣洩漏的重視,或許,是時候該把焦點轉向先盡可能防止天然氣洩漏之上了。

(首圖來源:usnews)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