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dba1e541d20915cd2dc73c29fd1d052前一篇文章當中,我們概略的介紹了「索尼世界攝影大獎(SWPA)」,包含得獎者的禮遇、賽制以及台灣可以報名的組別,不過相信許多人對於 SWPA 的認知仍然相當模糊,在此次前往英國採訪的過程中,筆者也深入採訪了 SWPA 與世界攝影組織的執行長 Scott Gray 以及獲獎的攝影師們,聊聊關於 SWPA 的創立目的以及 Sony 所扮演的角色為何。

索尼世界攝影大獎(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SWPA)創辦至今已舉辦了 9 屆,2016 年 SWPA 更在世界 186 個國家中收到 230,103 張參賽作品。在上一篇介紹中,筆者也不止一次提到獲獎者將獲得親赴英國受獎的機會,不過除了這些表面上的「好康」,更重要的是 SWPA 提供一個讓年輕攝影師成名與推銷自己的機會,讓作品受到各界媒體的報導並走向世界。

世界最大攝影獎項的創辦人:Scott Gray

筆者這次採訪的對象是 SWPA 的執行長兼世界攝影組織(World Photography Organization,WPO)的董事總經理,可以說是 SWPA 的創辦者、活動主導以及發言人,所論及的觀點代表了 SWPA 的官方立場與理念。與 Scott Gray 的訪談是在倫敦薩默塞特府中進行,即便有著語言的隔閡,但 Scott Gray 仍然相當親民的與現場媒體對談,暢談 SWPA 的初衷與未來目標。

▲Scott Gray,現任 SWPA 執行長、世界攝影組織董事總經理

提供攝影師交流的平台

在訪談中 Scott Gary 不斷地提到這點,SWPA 設立之目的並不主要在盈利,而是給年輕攝影師一個機會,讓各地的攝影師都可以公平的機會參與公正的評審(相較於國內比賽),得獎者所獲頒的獎項固然是一項鼓勵,但在獎項背後,SWPA 所提供更寶貴的是一個把攝影師推向國際的機會,並且透過媒體的報導,讓攝影師更懂得行銷自己。

「讓攝影師可以經營自己的...該怎麼說呢?那應該叫做「品牌」吧!」Scott Gray 如是說。

在頒獎典禮的晚宴前,有一段時間是讓各國得獎者在飯店廳內自由交談,交流攝影作品並認識彼此,畢竟讓世界各地攝影師聚集在一起並不是容易的事情,而這正是 SWPA 得獎者所能獲得的的重要機會。對於遠在台灣的攝友們來說,SWPA 獎項不但不限地域性,世界各地皆可報名參加,只要夠傑出獲得獎項就可以得到在國際上與其他攝影師交流的機會,綜觀台灣所能參加的攝影比賽,也僅僅只有 SWPA 能做到這步。

不僅限於資金與器材,Sony 是十分重要的合作夥伴」

言談至此,Scott Gray 話鋒一轉,提到了 Sony 在 SWPA 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除了部份獎項將提供 Sony 相機做為獎品之外,更重要的是 Sony 可以藉由自身的行銷能力,以及在世界各國的經銷通路來推廣攝影比賽,尤其近年在亞洲像是中國、南美洲阿根廷,或甚至是非洲突尼西亞等地區,Sony 幫助 SWPA 找到更多年輕的攝影師,他們的作品並不遜於公開組別,而且還更富有想像力。

索尼總部影像事業部部長 田中健司 於 SWPA 頒獎典禮上致詞

如果你有注意到,會發現即使 SWPA 是世界性的攝影獎項,但仍保留了只有年輕人才有資格的「學生組」以及「青年組」兩項,前者是設定給就讀於攝影相關科系的大專學生,後者則是鎖定 12 至 19 歲的青少年。這兩項組別同樣享有 SWPA 得獎者的待遇,作品也會在英國倫敦的薩默塞特府(Somerset House)展出。

挖掘世界各地有才能的年輕攝影師,是 SWPA 的主要目的」


Scott Gray 表示,近年在很多新興國家有越來越多的攝影愛好者,運用新媒介與新技術來進入攝影師這個行業,對 SWPA 來說,真正的挑戰是如何找到這些攝影師,讓他們在當地能有更好的發展機會,並獲得更多國際曝光機會,Sony 可以補足世界攝影組織在這方面的不足,雖然專業組別的獲獎者可能只有寥寥數人,但透過這許多獎項與活動,SWPA 希望可以增加這些攝影師邁向國際的機會。

雖然「世界攝影組織」是不以營利為主要目的的非政府組織,但 Scott Gray 並不諱言的說,「我們想做的是教育這些攝影師並培養他們,讓他們被世界所熟知,並且更商業化,不論他們是年輕的、偏遠地區的,甚或是有才能卻藉藉無名的攝影師。


之所以環抱這樣的想法,可能也與 Scott Gray 本身的經歷有關,現為 SWPA 的執行長、世界攝影組織董事總經理的他,一直以來都和全球頂尖的策展者一同工作,在國際展覽領域擁有超過 13 年的經驗。現在 SWPA 除了在英國倫敦展出得獎者作品之外,也曾在舊金山、上海舉辦展覽,未來在德國、義大利也會有愈來越多的活動舉辦。

「作品,代表的是世界各地的景致與文化」

問及世界各地攝影師攝影的差異,Scott Gray 突然有感而發的說出這麼一句:「攝影師也是藝術家」。許多攝影師都會依據自己生長的環境與經驗來創作,像是本屆傑出攝影貢獻獎的 榮榮&映里,就曾以家鄉六里屯作為創作起點,因此透過這些不同的作品,我們可以見到的是更多的文化、風景,甚或是更多需要大眾關注的議題,例如疾病、污染、環境、貧窮、恐怖攻擊等等。談到華人圈的作品,也就是中國、香港與台灣的部分,Scott Gray 指出這些地方每年投稿的數量都在不斷上升,作品的品質也愈加精進,尤其是在藝術與紀實類的作品也更豐富許多。


傑出攝影貢獻獎的意義

談到「傑出攝影貢獻獎」得主 榮榮&映里,Scott Gray 也藉著本次得獎的中國攝影師作品,談到傑出攝影貢獻獎的目的。Scott Gray 認為近年中國攝影師逐漸開始關注國際上的變化與趨勢,但往往是帶著中國式的觀點來看待,雖然中國是一個相當大的國家,本身具有相當豐富的文化與歷史內涵,但 SWPA 身為世界性的攝影獎項,還是會希望中國攝影師能走出中國,關注除了中國以外的地方。傑出攝影獎的目的除了肯定榮榮與映里在亞洲的傑出貢獻,也希望能帶他們到世界去,提升中國與日本攝影師在世界的影響力。

與 Sony 泛歐洲產品市場部副總裁的簡短對談

在展覽現場筆者也遇到了索尼泛歐洲產品市場部副總裁 青木陽介(Yosuke Aoki ),身為 Sony 數位相機的使用者,筆者也抓緊時機訪問副總裁青木先生兩個關於市場和產品的問題。以下 Q 代表筆者提出的問題, A 則是青木先生的回答。


Q:請問歐洲市場和日本、台灣等等的亞洲市場有什麼樣的區隔呢?

A:以產品銷售曲線來說,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市場一開始銷量會衝得很高,但新鮮期過了就會大幅下降,歐洲市場相對來說保守許多,不僅銷量是緩步成長的,產品週期也比較長,他們會看很多市場上的綜合評價來挑選產品,整體來說比較重視口碑。

Q:對於 Sony A7 系列的業餘或是職業攝影師來說,將來索尼想要呈現給這些使用者的研發方向會是什麼呢?

A:Sony 在電子產品上有很強的技術,將來我們也會用電子方面的技術去強化相機的性能,舉例來說,新推出的 Sony a6300 就是特別強調對焦點與對焦速度。我們將來要做的,就是以劃時代的技術與科技為核心來推出新產品。


最後,筆者也藉著難得的機會搭訕 簡短的採訪了中國、日本、南韓的專業組與國家獎得主,來看看這些厲害的攝影師吧!

「生活在帕米爾高原的塔吉克人」(Tajiks on Pamir Plateau)

中國 / 李泛 / 專業組生活類

與年度傑出貢獻獎得主榮榮&映里相同,中國攝影師李泛也擅長以黑白作品敘事,事實上今年是李泛第二次在 SWPA 獲獎,去年度他是以「大涼山的彝族人」為題奪下專業組獎項,今年恰巧也是以中國的少數族群塔吉克人為題材拍攝一系列的作品。

李泛目前是中國陝西師範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副教授,同時也是知名的業餘攝影師與策展人,除了兩屆 SWPA 的得獎作品外,他也擅長捕捉中國西部少數民族的生活影像。順帶一提,李泛手中拿的相機是 Sony RX1R II,與會場許多人拿的 A7R II 頗有區隔,他的作品大多以 35mm 或 55mm 的焦段拍攝。

「中國製造的實驗用猴」(The research monkeys Made in China)

中國 / 李風 / 專業組紀實類 

李風是報紙攝影記者出身,目前為三峽日報視覺中心副總監,他也是中國國家地理雜誌的簽約攝影師。「中國製造的實驗用猴」拍攝了在中國受到一系列不人道實驗的猴子,據他的說法,這一系列的作品他斷斷續續地拍了十年,以凸顯人類醫學上的「進步」事實上是奠基在這些無人道的動物實驗上。

話說這位李風和上一位中國攝影師李泛英文發音實在是很接近(Li FENG & Li FAN), 筆者在採訪時差點搞錯,不過與一般攝影師不同的是,這位李風感覺就是十分大叔的一個人,本人也沒什麼架子,大家有興趣的話也可以看一下他的微博,由於本身就是報社記者,他的作品大多以採訪和關係攝影為主。

「Enchanted Bamboo Forest」

日本 / 野見山 桂(Kei Nomiyama)/ 日本國家獎、年度最佳 Single shots 

野見山 桂是日本愛媛大學「沿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的準教授,與本身所學相關的是,野見山的作品經常以生態為主題,尤其是水下攝影與海岸生態。雖然語言不太通,不過今年才 37 歲野見山相當健談,問及作品的拍攝地點,他說是在日本四國愛媛縣深山裡面的竹林所拍攝。至於為何螢火蟲是黃色而不是台灣常見的綠色呢?野見山說應該不是品種的關係(日文就是 Hotaru,螢),筆者推測也許是色溫設定不同的緣故吧。

這幅魔法竹林「Enchanted Bamboo Forest」作品也被印刷成薩默塞特府展覽會場的門票,同時也是年度最佳 Single Shots 得主。

「Wonderland 원더랜드」

韓國 / 李昌賢(이창헌、Changhun Lee)/ 韓國國家獎 

Changhun Lee 大概算是頒獎會場中氣場最不一樣的受獎者了,用台灣慣用的稱呼來說,就像是一個文青吧。本身從事平面設計與攝影師的他,這次算是將平常所學運用在拍攝上,「Wonderland」是一幅在韓國釜山郊區草原拍攝的婚紗照,作品名稱 원더랜드 用中文翻譯,比較接近的意思應該是「仙境」或是「美好世界」吧。

文青不愧是文青,雖然拿著得獎者獲頒的 Sony A7R II 相機,但在頒獎會場 Changhun Lee 還是抽空掏出底片機從容的打個兩三張,筆者搭訕之下才發現他拿的竟然是 Minolta SRT303b,雖然相機線一直有著不成文的規定就是跑哪一家的場就要拿哪一牌的相機,不過 Minolta 跟 Sony 也算是系出同源嘛..XD。Changhun Lee 常用的焦段是 35mm(裝在機身上的那顆)以及 50mm,閒聊中他還拿出珍藏的 Minolta MC 58mm f1.2 這顆經典銘鏡跟筆者分享,真的是對 Minolta 底片機非常有愛。

▲Changhun Lee 的 Minolta SRT303b 底片相機

「雲鶴」

台灣 / 王泰然 / 台灣國家獎 

台灣國家獎得主王泰然則是剛從研究所畢業不久的新鮮人,這次第一次投稿 SWPA 就獲得國家獎的佳績,新手運可說是強到無法擋,「雲鶴」以對稱的構圖、鮮明的對比獲得評審青睞,這幅作品也同時被印刷成 2017 SWPA 官方報名須知的 DM。之後筆者也會再寫出一篇台灣國家獎得主的訪談,如果你對作品背後的故事也有興趣,不妨也可關注一下我們 2016 SWPA 的後續報導。

2016 SWPA 系列報導: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