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0a98737648b740fc0d9dcd99bb60196c 如果看過徐四金的「香水」,大家應該都對書中的葛努乙印象深刻。他用鼻子,用味道來觀看這個世界。談戀愛中的男女,也會動輒「這衣服有你的味道」。這味道,似乎只能短暫的存在當下,但是,現在Madeline不止可以捕捉這當下吉光片羽,還能複製。

馬塞爾·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是一部了不起的作品。作為一部自傳性質的小說,它充滿對日常生活細節的迷戀,展現了人類記憶力能夠達到的高度。如今,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們已經有各種方法來方便地記錄生活。不過,除了圖像和聲音之外,對氣味的記錄並不多見。

根據 Wired 網站介紹,倫敦設計師 Amy Radcliffe 有一個氣味攝影( Scentography)的計畫。她開發了一個名為 Madeline 的原型機,可以捕捉氣味。


Amy Radcliffe 認為,目前人們記錄圖像的方法已經喪失了價值,「你不再列印照片,或者把它們放在鞋盒裡。它們不可觸摸,而且很容易被拋棄」。

Radcliffe 的機器看起來很特別,不過採用的技術早已存在,就是科學家和香水製造商多年來一直使用的頂空吸附技術。Madeline 捕捉氣味的方法是:把某件東西放在空的玻璃罩中,然後通過抽氣管把空氣抽取出來,輸出到氣味捕捉器中。氣味捕捉器是一個小的玻璃容器,裡面是能吸收氣味的聚合樹脂。隨後,樹脂需要送到科學家那裡進行分子分析,然後才能夠重新構建味道。她的目標不是製造香水,而是將氣味資料變成一種膠囊,人們能夠打開它,回憶一下過去的味道。

「你的味道記憶是非常脆弱的;如果你經常聞某種東西,你的記憶就會消失」,她說,「有了 Madeline,你能夠將它們打開,得到一種回憶衝擊,然後它就消失了。」

如果普魯斯特在世,他應該會渴望這樣的相機吧。因為他對生活細節的迷戀中,同樣包括氣味的感知力。隨意挑一個片段吧。

這裡的壁櫥、櫃子,還有畫著枝葉圖案的壁紙,發出比點心更香脆、更細膩、更有名、更乾燥的異香,我回到房裡,總不免懷著難以啟齒的豔羨,沉溺在花布床罩中間那股甜膩膩的、乏味的、難以消受的、爛水果一般的氣味之中。(Wired)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