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Faff583e97e6d47be6151df217a584d1 華爾街日報對幾個大公司的第一名員工進行了採訪,包括 Google 的 Craig Silverstein 和 Amazon 的 Shel Kaphan。對於公司早期雇員來說,他們經歷了公司早期的艱辛,目睹了公司的改變。

今天,Google 和Amazon都是人們嚮往的大公司,不過,它們也有過前景不明的初創階段。在那個時候,加入公司其實是一場冒險,因為誰也無法確定它們的未來如何。對於公司早期雇員來說,他們經歷了公司早期的艱辛,目睹了公司的改變。

華爾街日報對幾個大公司的第一名員工進行了採訪,包括 Google 的 Craig Silverstein 和Amazon的 Shel Kaphan。

Craig Silverstein 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去科技行業,但是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 關於搜尋的演講激發了他的興趣。於是,他和兩個人有了初步的交往。當 Brin 和 Page 打算成立公司的時候,問 Silverstein 是否感興趣。他在 1998 年加入 Google,那時候公司還沒有命名。

公司創立的早期是「研究生院」的生活風格。他們在 Brin 的宿舍裡熬夜程式設計。後來,他們搬到了朋友的家裡。這時候,Silverstein 感覺自己在一個真正的公司了。他的頭銜是技術主管。直到離開 Google 前,他一直擔任這個職務。

▲Google的第一位員工Craig Silverstein(圖片來源)

Silverstein 說,作為公司第一位雇員,他能夠對公司文化施加影響。他鼓勵軟體工程師寫出清晰的程式碼,做出詳細標註,並進行嚴格測試等。但是隨著公司的壯大,他的影響力也在減弱,因為更多的觀點開始出現,有時候與他的觀點是對立的。他也承認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別人的觀點有時是正確的。他嘗試過管理方面的職位,但發現自己並不擅長,於是,他一直在技術方面工作。

去年,Silverstein 離開 Google,去了教育組織 Khan Acedemy。他說自己和 Google 創始人沒有太多聯繫,但是仍然保持「友好」關係。另外,他也會和公司裡的老朋友見面。

Amazon的第一位員工 Shel Kaphan 的經歷與 Silverstein 類似。他一開始也沒有意識到Amazon的潛力。當他加入公司的時候,只花了最少的錢來裝修自己租住的房屋,因為他覺得,只要建好系統就可以回南方了,然後偶爾登入一下就可以。但是公司的成長超出了預料。
他和Bezos是透過朋友認識的。當時他只是想要在網路公司工作。網路書店吸引他的原因是,他喜歡圖書而且曾在實體書店工作過。他並不擔心公司是否會倒閉,只想做些有趣的事情,因為他看到網路是不容錯過的潮流。

▲Amazon的第一位員工 Shel Kaphan(圖片來源)

Amazon的技術基礎是他一手打造的。在最初的一個月裡,他是唯一的技術人員,因此,他需要長時間的工作和週末加班。Amazon最初的歲月是緊張而非常有壓力的,但是那仍是一個了不起的體驗。

隨著公司的成長,他與創始人的關係也改變了。最初的時候,他能夠和Bezos面對面地友好交談,但後來,兩人談論生意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他說,自己在公司的最後幾年是沮喪的,因為公司雇傭了其他人承擔他的工作。他雖然變成了技術長,但是對自己的系統失去了控制權。

Kaphan 在 1999 年離開Amazon,從此與Bezos失去聯繫。他沒有去其他公司,而是開始追求個人喜好,從事慈善方面。雖然如此,當他看到Amazon在消費者中獲得更多認同的時候,仍然會感到非常高興。

圖片來自 cowboyzoom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