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829ae0d09dceba057c784a18fe8ba79 哥倫比亞已成為盜竊手機交易的集中地,首都波哥大的街頭搶劫如此猖獗,以至於市長警告市民說,不要在街上展示手機。哥倫比亞人把當眾展示手機的行為稱作是「giving papaya」,大意是「玩命」。在過去的兩年裡,至少有 20 人因此被殺害。在公共場合手持智慧型手機已經成為一個「死亡陷阱」。

圖片來源

作為拉丁美洲「銀三角」的一部分,哥倫比亞是全球最大的毒品產銷國之一,也曾出現過最為兇狠的販毒集團。哥倫比亞每年向全世界輸出大量的海洛因、可卡因和大麻。僅 2012 年,美國海關和邊境巡邏人員就查貨了來自哥倫比亞 59 噸的毒品。

如今,犯罪集團又開始從事一項利潤巨大,而風險相對較小的非法貿易:販賣偷竊來的智慧型手機。哥倫比亞已成為盜竊手機交易的集中地。Huffington Post 網站的記者採訪哥倫比亞執法人員,警方線人,為我們描述了非法交易背後的一些內幕故事。

「毒品貿易更加危險,因為所有的國家都在打擊毒品,」哥倫比亞司法部長手下的檢察官 Jeanet Pelaez 說,「但是涉及到被盜的手機,並非所有國家都重視這個問題。沒有人去管。風險是最小的。」

這項生意的回報是巨大的。根據行動安全公司 Lookout 的資料,全球每年被盜的智慧型手機價值為 300 億美元。

流向拉丁美洲的手機多數來自美國。犯罪分子在街道上竊取 iPhone 和其它智慧型手機,然後將它們運送到拉丁美洲的各個城市。哥倫比亞的一位警方線人說,販毒集團喜歡高階的設備,比如 iPhone 和三星的 Galaxy 手機。

哥倫比亞已經成為被盜手機的全球集中地。它們可能來自遙遠的西班牙或者新加坡。從這裡出發,手機被運送到巴西和阿根廷。在運送途中,手機被放到牛奶和水果盒中,裝載到卡車和汽車上。透過一些地下工廠,手機被縫進手提箱或者夾克中,或者藏進走私者的背包。

▲毒販經常走私手機的主板,以減少體積。

偷竊手機的生意如此賺錢,以至於街頭犯罪行為也在增多。在過去的兩年裡,至少有 20 人因此被殺害。去年,哥倫比亞的報紙在一篇文章中說,在公共場合手持智慧型手機已經成為一個「死亡陷阱」。

根據哥倫比亞警方的報告,哥倫比亞和美國去年被盜的手機數量相同,都是 160 萬,而哥倫比亞的人口只是美國的七分之一。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的街頭搶劫如此猖獗,以至於市長警告市民說,不要在街上展示手機。哥倫比亞人把當眾展示手機的行為稱作是「giving papaya」,大意是「玩命」。竊賊中,還有一定數量的婦女。去年,哥倫比亞報紙登出了 10 位女性的照片,稱她們是「首都偷竊手機的十位女王。」

Jose Mendez 是哥倫比亞無線供應商 Tigo 的員工。他的手機被盜過兩次。有一次,他在街上打電話,一位騎摩托的男子搶走了他的手機。另一次,他在餐館吃飯,一個小偷從他的夾克裡拿走了他的手機。如今,當他在街上查看電話的時候,會躲進附近的店鋪裡。

「如果你有一支手機,那就是個風險」,Mendez 說,「你在哪裡都感到不安全,除非是自己的家裡。」


▲被害人 Juan Guillermo Gomez

在搶劫手機的案件中,律師 Juan Guillermo Gomez 的被害曾經震驚全國。2012 年 6 月,Emilia Ospina 收到兒子 Gomez 的一封簡訊,發自他的黑莓手機,「你知道我愛你吧,媽媽?」 她沒有想到的是,這竟然是兒子最後的留言。幾天後的一個晚上,Gomez 在回家途中遭遇搶劫。四個人攔住他,要他交出黑莓手機。其中一個人用刀刺中了他的胸口,然後搶過手機逃跑了。

「這種疼痛是難以言喻的」,Emilia Ospina 說,「就好像你的心被挖走了。」
律師 Gomez 與手機竊賊的死亡接觸並非首次。一年前,他曾被人毆打,然後手機被搶劫。自從那次事件之後,他的母親就警告他說,不要帶著手機上街。「他是我的生命」,他的母親說,「當他死後,我生命的顏色改變了。一切都變為黑白。生命和真正的幸福已經不在。」

Gomez 自小就好學上進。他選擇律師是為了改變政府的腐敗。哥倫比亞報紙曾報導說,他是一個有著光明前途的出色律師。在 Gomez 去世一年後,他的兄弟仍然帶著他最喜歡的 Tissot 手錶。「他被人殺死的那晚,帶著這個手錶,」Nicolas 說,「竊賊沒有拿走它。我不知道原因所在。它比手機值錢多了。」

Gomez 的死震驚了全國。哥倫比亞員警開始對手機盜竊頻發的地區實施了緊急行動。在參與手機搶劫的四人中,兩個人被判長期徒刑。一個 17 歲的同夥被判了 5 年徒刑。另一個人仍然在逃。Gomez 的母親說,她對於兇手已經沒有憤怒,而是感到同情,因為他們認為手機的價值超過人的生命。「這些孩子,比我兒子更像是死人。」她說。

哥倫比亞警方認為,街頭搶劫手機的犯罪與強大的需求有關,特別是對 iPhone 的需求。哥倫比亞人對 iPhone 如此喜愛,以至於他們會排隊等待新機型的發售。但是,在一個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貧窮線的國家,許多哥倫比亞人只買得起被盜的手機。

去年,哥倫比亞政府製作了一系列令人震驚的電視廣告,勸阻人們不要去買贓貨手機。廣告暗示說,購買贓貨的人,對於暴力行為要負間接責任,「購買贓貨就像是背著一個死人。不要去做那樣的事情。」

哥倫比亞政府拍的廣告,提醒購買贓貨,形同滿手血腥。

政府的廣告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在波哥大的 Las Avenidas 購物中心,顧客們都承認,對二手手機的強勁需求經常會導致暴力行為。「這裡是哥倫比亞最大的手機贓貨市場」,哥倫比亞警察局的一位臥底說。

據他的估計,這裡展示手機中,80% 都是贓貨。為了避免員警的突襲,銷售人員把合法手機放在櫃檯上,贓貨放在後面的屋子裡。

▲有80%波哥大購物商場中的手機都是贓貨。(圖片來源)

在這個購物中心,一位店員向顧客展示了一台白色的 iPhone 5。他告訴她如何使用攝影機,並且說它的價格是 85 萬哥倫比亞比索,大概是 400 美元。他說手機不是偷盜品,「如果有員警找你麻煩,你可以回來,告訴他們我是誰。」

購物中心的三英里之外,有一家高檔旅館。那裡是改造贓貨的核心地點。每隔幾個月,一位名為 Pedro Eduardo Chasco 的駭客從阿根廷坐飛機來到這裡。他入住旅館後,很少離開房間。盜賊們把偷盜的手機送到他的房間裡。他會把手機解鎖,讓它們可以用於其它的網路。每次造訪中,他會處理 500 多台手機,收取盜賊們 20 到 50 美元的費用。

Chasco 同時擁有阿根廷和西班牙國籍。員警們稱他是「El Liberador」,解放智慧型手機的人。盜賊們稱他是「那個西班牙人。」

員警竊聽的一次電話對話中,一位竊賊對同夥說,他要把一批 iPhone 走私到秘魯,但是需要首先解鎖手機。「只有一個人知道怎麼做,」他說,「就是那個西班牙人。」
哥倫比亞警方曾試圖抓捕 Chasco,但是在一次行動中,旅館的總機通風報信給Chasco,導致行動失敗。國際刑警組織也曾發出逮捕令,但是 Chasco 不見了蹤影。

近年來,哥倫比亞員警加大了對盜竊手機交易的打擊力度。透過竊聽犯罪集團的電話,他們瞭解了一些行話。比如,犯罪分子不用「手機」這個單詞,他們會把舊機型稱作「Perritos」(doggies,小狗),新手機稱作「buenitas」(beauties,美人)。當他們讀手機序號時候,會用字母來代替數位。犯罪分子也有許多方法來對付警方。他們會透過購物中心洗錢,經常更換電話號碼,透過 Skype 來進行秘密交易。

為了滲透販毒集團內部,警方還使用了古老的方法,培養線人。Huffington Post 採訪了這樣的一位線人。他的要求是,不要透露自己的姓名和身體特徵。「如果他們發現我是警方線,」他輕聲說,「他們會殺了我。」

這個線人曾是手機竊賊。他被逮捕後,與警方達成協議。現在,他過著雙重生活。作為犯罪集團的一員,他要參與被盜手機的交易,同時,他每月要與臥底警員見面,告訴他交易地點,以及同夥們最新的電話號碼,以便警方進行竊聽。

做為犯罪分子,他每週能賺 200 美元,而作為線人,如果他的消息有效,警方會發給他 2000 美元。有時候,臥底警員會請他吃飯。「他們讓我吃的不錯,」他說,「他們養肥了我。」

但是,線人的生活充滿壓力。他擔心提供給警方的情報能夠導致同夥入獄。「我告訴他們,他們不應該逮捕中間人,因為他們是我的朋友,」他說,「他們應該只逮捕走私者。」

他也擔心自己的底細被揭穿。「我經常保持警惕」,他說,「我經常會觀察是否有人跟蹤我。」

使用 Facebook 留言

Kuan
2.  Kuan (發表於 2013年12月13日 16:53)
想不到在哥倫比亞連把手機拿起來滑都是件奢侈的事〒ˍ〒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