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7a1a5916ac3afba015f7908a6cbd38c 60年代,Doug Engelbart 正在 NLS 工作站忘我工作。Alan Kay 形容他眼中的 Doug Engelbart「是聖人般的存在」,「他更像是摩西,總是面色冷峻。」 圖片來自SRI International/Computer History Museum。

人在猶他州,正生著病,Alan Kay 還是義無反顧地跳上了飛往舊金山的航班,「我為此和女友吵了一架,但我決不能錯過它」。他在禮堂找到位置坐下的時候整個人抖到抽搐,體溫燒到40℃。他終於親眼見證現代電腦的問世。

那一天是1968 年的12 月9 號。Kay 坐在觀眾席上,Douglas Engelbart 和矽谷史丹佛研究所的電腦科學家同事公佈了 NLS 的誕生。NLS 是世界上首台配有滑鼠操作的線上系統,與現在的線上軟體很相近,並且有類視窗介面(window-like interfaces)和我們現在所稱的超連結(hyperlinks)。

很多人難以理解 NLS,但 Kay 為它著迷。Kay 加入了 Xerox 公司的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受 NLS 啟發,他們打造出了 Xerox Alto,它的出現為後來的 Apple Macintosh 打下基礎,Macintosh 的出現使得眾多創新理念完整呈現給世人。這一切都要從 Engelbart 在舊金山的講演開始,這一場講演後世尊之為「展示之母」(The Mother of All Demos)。

恰逢45 週年,這場演講你值得一看。

NLS 其實是 oNLine System 的縮寫,它能幫助你通過各種方式與其他人一起工作和交流。可以編輯文字、繪圖、複製和組織文件檔案、發送消息,甚至能用於視訊會議。旨在通過合作激發無限人類智力可能。

Engelbart 主導了該項目的實施,二戰期間他曾服役於海軍,受到雷達控制台的啟發,1950 年12 月的​​某天,他設想自己坐在一台「巨大的電腦前,螢幕上滿是不同的符號。」數年後,他的願景終得實現。

1962 年他提出該項目,認為將這將預示著一種新的「直覺、預設好的(cut-and-dry)、無形資產與人類感官占主導的生活方式,在這種生活方式中有力的思想、精簡術語和符號、複雜的方法和高性能的電子輔助設備共同湧現,和諧共存。」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搞清楚他在講什麼鬼東西,但他始終堅持:通過整合這些元件,智慧將會增強,生產力也會提高。

最終,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為他提供資助。1968 年,雖然仍然飽受質疑,他和史丹佛研究院的同事造出來的東西領先時代。像 Rand 公司平板電腦和繪圖板等技術可一窺未來可以如何利用電腦,但 NLS 走得更遠。

在那次「展示之母」的講演上,Engelbart 在講台上操作一台 NLS 終端機,與史丹佛研究院的同事現場建立即時連接,兩者相隔 30 英里之遠。這一次交互與我們現在使用電腦遠程交互不同,但十分相似。「你能從 Engelbart 在 60 年代做出的系統上看到現代個人電腦的一切樣子,即使是在大​​型機上也是如此。」Alan Kay 如此評價道。

NLS 為當今的計算模式奠定基礎,其中一些部分——比如全局協同環境(overall collaborative environment)中集成了眾多工具,能讓你迅速搜尋到所需訊息——在當今實踐中得以完整實現。Dropbox 等公司試圖建立普遍滲透的數據層,其實都是脫胎於 Engelbart 的視野。

資料來源:wired.com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