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47eb7f0b58abbfd837316d560ea7e18 2012 年3月,14歲的 Daniel Omar 在蘇丹 Nuba 群山尋找丟失的母牛,被飛機投擲的炸彈奪取了雙臂。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Omar 說他已經成了廢人,無法為家庭做出任何事情。「如果我能夠死去的話,我會選擇死去。」他說。Omar 的故事震動了 Mick Ebeling。


在戰亂紛飛的蘇丹,數以萬計的人喪失了生活能力 ,而現在,來自 3D 列印方面的成果,將幫助他們重新獲得正常的生活。

這一切起源於《時代》雜誌的一篇採訪。2012 年3月,14歲的 Daniel Omar 在蘇丹 Nuba 群山尋找丟失的母牛,被飛機投擲的炸彈奪取了雙臂。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Omar 說他已經成了廢人,無法為家庭做出任何事情。「如果我能夠死去的話,我會選擇死去。」他說。

Omar 的故事震動了 Mick Ebeling。他是加州非盈利機構 Not Impossible 的創始人,曾經發起過群眾募款專案 EyeWriter,一種眼球追蹤技術,以幫助癱瘓塗鴉藝術家重新開始繪畫 。為了幫助 Omar,他帶著 3D 印表機、筆記型電腦、塑膠材料來到蘇丹。他還找來了相關方面的專家,包括 Richard van As,一位開源技術和 3D 列印的推崇者。


義肢技術的許多專利由大公司把持,而肌電義肢的費用可以達到數萬美元。這些都是窮人無法承受的。於是,Richard van As 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Robohand。它自然無法和先進的義肢技術媲美,但是,即使是恢復小部分的身體功能,也會改變殘疾人的生活,而且它的價格只有 100 美元。

Daniel 生活的地方屬於爭議地區,長期受到戰亂的困擾。要找到他,並不是那麼容易。一開始,他很封閉,對來訪的外人充滿懷疑。但是,當義肢被製作完成,安裝上,他開始走出心理陰影了。

「看這個男孩膽大自信起來,是一件令人驚奇的事情,」Ebeling 回顧 Daniel 在失去雙手後第一次拿起湯勺,「讓 Daniel 自己吃飯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就像看到我自己孩子的出生。」

如今,Project Daniel 已經正式運行了。Ebeling 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 3D 列印義肢的實驗室,由受訓的當地人運行,以幫助在南蘇丹戰爭中致殘的人。「我們希望非洲其它地區的孩子和成人,還有全球其他洲的人,都能夠有機會使用這種新技術。」Ebeling 說。

延伸閱讀:

iPhone應用程式控制義肢,父親重握女兒的手

仿生神經肌肉介面,讓義肢也有「感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