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f9ed2dc5bfc65ea99aae0a8660ddf73 Jane Homeyer 是一位法醫科學家,同時也是 FBI 的訓練師,她參與創立了 Visionations 公司,該公司則開發了一款名為 CrimePad 的 iPad 應用程式。Jane Homeyer 說:「它不僅是一個軟體,也不僅是一個應用程式,它有機會改變人們在犯罪現場的工作方式。」

看過《大偵探福爾摩斯》或者《CSI犯罪現場》,再不然《名偵探柯南》的人都會明白,犯罪現場的證據有多麼重要,把一個個孤立的證據聯繫起來,抽絲剝繭層層推理逮出兇手是誰簡直就是「智商即性感」的完美說明。但是,福爾摩斯也好,柯南也好都是虛構的人物,即使是有著「東方福爾摩斯」的狄仁傑還要不停地問身邊的瀟灑護衛李元芳拿主意呢。

事實上,在日常的犯罪調查中,員警們只是經過了專業訓練的普通人,眼力智力還有推理能力還達不到小說漫畫人物中的理想境界。尤其是在雜亂的犯罪現場時,很可能無疑忽視甚至破壞掉現場重要的證據。不僅如此,找到證據的時間越短,案件就越容易偵破。

有些地方甚至沒有專業一點兒的員警,而犯罪現場調查又是涉及到收集證據、檔案編輯和實驗室工作的綜合型且異常乏味的工作,為了緩解這種需求不平衡的狀況,CrimePad 應運而生。

Jane Homeyer 是一位法醫科學家,同時也是 FBI 的訓練師,她參與創立了 Visionations 公司,該公司則開發了一款名為 CrimePad 的 iPad 應用程式。Jane Homeyer 說:

「它不僅是一個軟體,也不僅是一個應用程式,它有機會改變人們在犯罪現場的工作方式。」

身為法醫科學家的 Jane Homeyer 很明白犯罪現場調查的複雜性,她也一直思索怎樣讓並不專業的員警也能很好地完成調查工作。簡單來講,CrimePad 是一個完整記錄犯罪現場電子檔案的工具。但實際上並不這麼簡單,沒有哪兩個犯罪現場是相同的。碎玻璃、指紋、鞋印、體液、頭髮、纖維和武器等等都是證據,盜竊案和爆炸案的場景有所不同,所以沒有標準的資料格式和分類。


犯罪現場調查有一套規定方式去盡可能地不破壞現場詳細取證,所以在 CrimePad 裡,資料只能輸入一次,保持模擬度最高,以用於生成標籤等文件,同時 CrimePad 還可以連結不同地點和不同物件,這在傳統場景裡難以實現。

調查證據的另一個作用是在法庭舉證, CrimePad 的存在可以包含一個完整的證據資料庫,而避免漏掉證據影響法庭宣判。

目前已經有三四個州的員警部門在使用 CrimePad,Max Houck 是美國華盛頓特區法醫部門的主管,他們也是 CrimePad 的首批用戶之一。在他看來,CrimePad 讓他們從表格紙筆等工具中解放出來,從猶豫變為果斷,能夠在單一工具下專注思考。而且在平時的模擬訓練中,CrimePad 也可以發揮作用,甚至可以代替一些真正的現場模擬

前面也說到,犯罪現場調查是個專業性很強的工作,而且隨著法醫科學的進步,科技的發展,專業性也越來越高,辛普森殺妻案就是因為警方取證的缺陷而陷入窘境,這樣因為沒有正確處理現場和證據導致案件難以取得進展例子還很多。

正是這種調查者和專業性之間的差距,CrimePad 還引入可遠端專家呼叫的功能,可以讓專家遠端參與到現場的證據搜尋中來,同時更少的人在現場也意味著現場可以更少地遭到破壞。Homeyer 的同事  Gurvis 自己就是血跡鑒定的專家,正在開發一套標準的鑒定技能。

雖然目前 CrimePad 有即時分享資訊的功能,但是 Max Houck 還是認為這並不是殺手鐧功能,對於調查取證而言,最重要的是從雜亂的資訊中找到有用的證據。CrimePad 還未完成的一點就是接入 DNA 晶片技術,並連接到國家存有指紋和 DNA 資訊的資料庫,這將是一個十分便捷的殺手級功能。

CrimePad 可以在調查中帶來許多便利,未來也有許多可能,但是在法庭舉證中,CrimePad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員警和法院當局並不是喜歡擁抱改變的群體,而且引入 CrimePad 後,律師的辯護技術也會隨之改變。Homeyer 認為,CrimePad 進入法庭作為舉證工具只是時間問題,那幫人需要追求每個角度的完善和成熟。

CrimePad 這個APP的存在至少說明了一個問題,曾經被視作是玩具的平板在某些特殊場合可以發生質變,依賴於行動網際網路和設備,原來的傳統工作方式也正慢慢發生改變。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