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Cca97b4c783121849303e0cca595b36f 1 月 30 日,Google 宣佈出售摩托羅拉行動,終止了嘗試 2 年的硬體業務,人們普遍以為,Google 整合軟硬體的想法基本失敗,不會再做手機相關的硬體。但眼尖的記者們發現,Google 並未全盤出售摩托羅拉行動,還保留了一個特殊部門「ATAP」(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

該部門由 Regina Dugan 領導,Project AraProject Tango 以及 Moto X 的部分技術就是來自這個部門。ATAP 就相當於另一個 Google X,專門從事大膽的想法。

負責領導的 Dugan 非同凡響,他此前負責 DARPA(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項目局),這個機構裡誕生了衛星導航、網際網路以及隱形轟炸機,在新技術研究方面擁有很強的嗅覺。

Project Ara 是這個部門十分重要的產物,該專案是和 Phonebloks 合作,目的是創建一個模組化的手機,允許使用者自由更換硬體元件。用戶在購買的時候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來組建,節約成本,廠商可以加快產品推出速度。

▲Regina Dugan

這可比 Moto X 僅僅是換個顏色和材質要有趣得多,它顛覆了手機生產製造的模式,還顛覆了使用者的使用習慣。比如為了續航,使用者不需要攜帶行動電源,只需要多安裝幾塊電池就可以了。

摩托羅拉的出售並未影響 Project Ara 的進行,相反它的步伐更快,漸入佳境。《時代週刊》對這一項目進行了十分細緻深入的採訪,可以發現,不僅模組化手機很有意思,Project Ara 專案本身也是一個經典開發案例。

背景

電子設備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兩次著名的模組化設計,一次是 Handspring 的 Visor 系列掌上型電腦,出現在世紀之交的時候,他們的產品獨創了 Springboard 的擴充槽,如果用戶想要額外的功能,只需要把相對應功能的模組插上去就行。

這個特性在當時被稱之為革命性的,它使碩大的掌上型電腦進入超薄設計時代。據 Handspring 的產品經理 Greg Shirai 回憶,當時很多人喜歡隨身攜帶一堆模組,然後各種插拔,當時可換的模組包括攝影機、記憶體、數據機、GPS 以及電話。

不過他也提到,這是一種怪癖式的愛好,大部分人不會這麼做,市場需求低迷使得這款產品漸漸退出歷史舞臺。

第二次是 Modu 手機,出現於 2008 年,一家以色列創業公司宣佈生產一種信用卡大小的微型手機,透過接入到不同的外殼中,它能透過變換出不同的功能。可惜的是,它因為資金鏈斷裂不得不關門大吉,據說是因為沒有大的運營商支援。

當時產品的開發趨勢已經朝著高整合度發展了,iPhone 在 Modu 誕生前一年就發佈上市,它不可拆卸電池,不可擴充存儲容量,卻大受歡迎,而近幾年電子設備的發展也說明,高整合度是未來的方向,Modu 死也與這種逆潮流有關。

不過這事沒完,Google 低調的花了數百萬美元買下了 Modu 的專利,為另一段故事的開啟埋下了伏筆。

意外的 Phonebloks

Phonebloks 的故事頗具戲劇性,主人翁 Dave Hakkens 只是荷蘭的一位學工業設計的學生,由於對人們頻繁的更換電子設備很不爽,某一天製作了一段模組化手機的影片,扔到網路上。沒想到影片大受歡迎,光 Youtube 上就獲得了 1900 萬次的點擊,引得 Google 登門拜訪。

Hakkens 製作的那段影片描述了一部可拆卸元件的手機,任何功能可以自由選配,這就像「如果你的自行車輪胎壞了,你不會把整台車扔掉再買個新的。」這一影片描述的畫面正是 Google 苦苦找尋的,於是一個月後他們宣佈了 Project Ara。現在 Phonebloks 網站成為一個社群,供愛好者們集思廣益。

Phonebloks 激起千層浪,但是圍觀的人很多,買帳的並不多,模組化手機顯然與趨勢相悖。Fast Company 的 John Brownlee 就把它稱之為「白日夢」,許多 Reddit 的專業人士也摻合進來,告訴人們 DIY 智慧型手機是沒有前途的。

▲Paul Eremenko

不過厲害的人腳底下註定沾滿了唾沫,Project Ara 證明了這些唱反調的人是錯的,他們的動作十分迅速,這一概念從 2012 年秋天提起,到 2013 年 4 月份開始緊鑼密鼓的展開。根據這個專案領導人 Paul Eremenko 介紹,功能原型正在收尾,預計數周內完成,商用版本將會在 2015 年一季度推出。

外部的力量

不同尋常的是,ATAP 會與外面的研究人員簽約,推進自己的項目。Dugan 曾說,「當我們遇上難以攻克的技術問題,我們就去找最棒的人。」比如他們有一個專案已經吸引了 40 名電腦視覺專家,分別來自 30 個不同的單位,包括私人企業、6 個大學還有 5 個國家。

ATAP 部門專案的進展飛速正是來源於這種外部力量的借助,儘管內部優秀的管理也是一方面,但是那些來自個人、企業、大學的專業人才幫助,卻是扎扎實實的推動著項目發展。

Project Ara 的一個關鍵外部助手就是 NK 實驗室,一個來自麻薩諸塞州的小機構,NK 創始人之一叫 Ara Knaian,沒錯,Project Ara 項目的名稱來源就是這位技術專家的名字。NK 實驗室擁有 15 名工作人員,主攻電氣、機械、軟體功能方面的工作。

▲Ara Knaian

「他們在各自的領域絕對是巨星,這些人你都沒法請到 Google 全職工作。」Eremenko 說道。

另一個重要的貢獻來源於 3D System,一家 3D 列印製造商,他們開發了一款全新的高速連拍 3D 印表機,可以成批的列印 Ara 手機模組,既允許規模生產,又允許私人定制,最終連天線都可以列印出來。

一旦成功,這將成為 3D 列印在商業成就上的轉捩點,消費級電子設備確實可以透過列印來完成,而不是傳統的開模、沖壓等方法。

Project Ara 如何工作?

摩托羅拉行動出售後,ATAP 歸入 Android 主管 Sundar Pichai 管理,整個團隊搬離總部,在距離總部 7 英里遠的地方辦公。


Project Ara 到底如何工作?這是一個大疑點。根據介紹,Google 將建立三種規格的手機硬體平台:小尺寸、中等尺寸、大型尺寸,每一種尺寸的大小由骨架尺寸決定,即鋁制機框,這部分關鍵元件由 Google 自己設計。

鋁制機框內的內容很少,只有一個通訊模組和一個備用電池,僅此而已,其他的如螢幕、處理器、電池都由模組形式提供,一個中等尺寸的骨架可以塞入 10 個部件。在出版的模型中,模組使用可伸縮的方式連接入骨架,他們計畫更換更具效率的電容連接,以節省空間。

有一些部件比如天線是不能隨便放的,其他大部分還好,它是被允許熱插拔的,所以當你手機快沒電的時候,你可以拔下照機,換一個電池上去。

可以想像一下,那些只更改產品配置不提升外觀的廠商,每年一度的盛大新品發佈簡直就是浪費,消費者和廠家完全可以不用等一年快速更新產品。

當手機可以模組化了之後,很多特殊的功能就可以按照需求來購買了,比如家裡有生病的老人,就可以購買一個健康監測的元件,手機就搖身一變成為醫學監測設備。你還可以使用 3D 相機,捕捉立體的畫面。

不過 Project Ara 還需要解決一些基本問題,比如如何保證不會掉了處理器,手機莫名其妙少了一塊,放在包包裡是否會擠壓散開。他們的解決方法是前面的模組使用插銷固定,後面的使用磁鐵吸附,另外還有一個應用程式來鎖定所有的部件,並且具備防水能力。

逆潮流?

前面講到兩次模組化的嘗試都失敗了,iPhone 引領的高整合度模式受到其他廠商效仿,手機可以做到更精緻、輕薄,Project Ara 顯然喪失了整合的優勢。

「這是項目的一大挑戰。」Ara Knaian 說道,「手機是今天整合度最高的物品,而我們卻在試圖分離他們,我們必須保證高效的組裝,用戶可以輕鬆的更換,無需擔心太多成本的問題。」


Project Ara 手機的模式註定很難做到輕薄,Eremenko 說道,當提起模組化手機的時候,人們腦袋裡第一個蹦出的就是樂高玩具,一個巨大的塊狀東西,他們必須抹去消費者的這種印象。

但《時代週刊》的記者看了一個 4mm 厚的模組後,他已經沒法用塊來形容了,而是瓷磚。把這塊「瓷磚」插入骨架,組成一個 9.7mm 厚度的電話,如果你加了更多功能,它會達到 10mm 厚度。再加上它豆腐塊形狀的機身,相比起現在旗艦機 7、8mm 的纖細機身,簡直可以用磚頭來形容。

據這位記者講述,將模組滑入骨架的感覺確實和樂高不一樣,更像是皮特·蒙德里安繪畫的 3D 版。


▲蒙德里安作品

如何銷售?

這大概就是 Project Ara 最有意思的部分,這種手機該如何賣,走什麼管道,如何讓消費者充分利用模組化的優勢?這是發售階段最為重要的地方,Project Ara 的特點在於可以為每個人量身定做一套解決方案,Google 初步想出了 3 種銷售辦法。

一種是在便利店出售,手機裡面運行一個應用程式來教使用者如何使用,如何組裝、定制模組。每一部 Ara 手機裡也會有購買通道,Google 發現如果你的朋友懂這個,那麼選擇起來就會容易得多,這是最初級的方案。

第二種有意思得多,Google 打算設計一種資訊亭,可以裝進工業標準的貨櫃箱,運往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這種資訊亭為路人提供平板電腦、手機,路人可拿來測試皮膚、心率、眼睛以及其他功能,透過對用戶使用回饋進行收集、評估,給出購買意見。

Google 還沒想好這種資訊亭在哪個國家首先亮相,很顯然這會是區域內先試行,而不是全球推廣。

最後一種銷售方式就是根據使用者在網路上留下的資料,根據資料提供意見。比如經常旅遊的,會推薦大容量電池,以及常去目的地的運營商網路,那些喜歡暗光下拍攝的用戶,則會推薦低光表現出色的相機。

可以看到,從 Project Ara 專案本身的研發,Google 就採取了類似群眾發包的方式。在銷售上,為了找到目標客戶群,並為每一個客戶找到最佳的組合方案,他們利用線下用戶回饋以及線上使用者行為資料來推薦個性化產品,這和網際網路思維模式接近,只不過 Google 把它應用到了線下和硬體產品上。

目前 Project Ara 進展有條不紊,除了打理一些基礎事務。比如與 FCC 溝通如何測試手機,好在儘管模組化手機很罕見,但是 FCC 是持鼓勵態度的,他們認為這對美國的工業有益。

ATAP 有一個奇怪的規定,以兩年制聘用研究人員,他們要在兩年內拿出可商業化的方案,Project Ara 還有一年的時間來證明自己可行,屆時 Eremenko 和團隊其他成員會慢慢淡出,把項目移交給 Google,由後者來繼續商業化運作。(techland.time.com)


延伸閱讀:

「Project Ara」 繼續!Google 將舉辦模組化手機開發者大會

Motorola Project Ara 計劃曝光,積木般的開放式模組幫你打造完美手機

Google 發佈「Project Tango」計畫,讓 Android 智慧型手機具備 3D 感應器「看見」世界

使用 Facebook 留言

KYOMAX
2.  KYOMAX (發表於 2014年3月02日 20:05)
╮(╯_╰)╭不久之後應該有讓手機回歸單純打電話的反樸歸真潮吧(≧▽≦)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