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A3a27770401752f5a6a801a1c93a5414 蘋果罕見地與華爾街日報分享了關於 iPhone 誕生過程的一些細節。「賈伯斯差不多受夠了,他想要更加深遠的想法和概念。」蘋果公司軟體工程師 Greg Christie 如此回憶道。Christie 團隊負責為一款將來會成為 iPhone 的設備規劃及設計軟體。

2005 年 2 月份,時任首席執行長 Steve Jobs 給 Christie 下了最後通牒:在兩個星期內提出一個方案或者把這個計劃拱手其他團隊。這個問題當時已經讓 Christie 的隊伍頭疼了幾個月時間。

滑動解鎖、通訊錄內直接呼叫聯絡人、觸控控制的音樂播放器⋯⋯這些都是當時 Christie 所要負責的軟體功能。蘋果決心要讓自己的智慧型手機變成一台可以放進口袋的個人電腦,而放棄物理鍵盤選擇以觸控為主之後,軟體成了最重要的元件之一。

Christie 在 1996 年加入蘋果公司,曾在 Newton 牛頓團隊工作。雖然 Newton 以失敗告終,但「可以放進口袋、以觸摸形式操作的個人數位助理」這一概念勾起了他極大的興趣。2004 年晚期,當他還在為 Macintosh 開發軟體的時候,蘋果軟體部門的一位資深高管 Scott Forstall 找到了 Christie,問他是否原因參與一個名為「purple」的機密專案。這個專案的產品將是一個整合了音樂播放器的觸控型手機。

這個團隊「小的令人震驚」,然而他們還是鉅細靡遺地打磨著每一個細節,其中就包括了一些後來與三星的專利大戰中蘋果聲稱受到前者侵犯的一些主要專利,比如頁面捲動到底時的反彈效果(Bounce-Back Effect)。在之後幾個月裡,Christie 的團隊每個月都需要向賈伯斯匯報兩次,匯報地點則是蘋果總部的一個沒有窗戶的機密會議室裡。

iPhone 誕生的地方(圖片來自 WSJ)

 

在最終贏得賈伯斯的興趣之後,該團隊還向 Bill Campbell(深得賈伯斯信賴的另一高管)與 Jony Ive 做了同樣的報告。Campbell 認為這款手機會比 Mac 更成功,而 Ive 則對這些新奇的想法以及如何通過軟體來實現它們表示非常好奇。

賈伯斯幾乎主導了歷次匯報的大部分演講時間,他興奮地發表著意見並對細節著魔般地執著。除此之外,他希望保密工作也需要滴水不漏。除了在極端隱蔽的會議室裡討論項目之外,賈伯斯還「命令」所有成員在自己家裡的「隔絕」空間裡進行工作,以免被人意外發現這款設備。另外,所有有關的電子圖片都被加密。

回顧起這段「兩年半的馬拉松」經歷時,Christie 印象最深的一個時刻是在發表會舉行的幾天之前。當用兩個不同的保全通行證通過一個側門進入發布會禮堂之後,他看見昏暗大廳的巨大螢幕上顯示一張 iPhone 主螢幕的巨大圖片。正是那個時刻,Christie 知道了自己所參與的是一個多麼具有重大意義的項目。

「我的心跳停止了一瞬間。」

蘋果對產品研發向來採取三緘其口的對外策略。此次這家公司允許 Greg Christie 向華爾街日報回憶 iPhone 這款革命性產品的誕生過程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公關策略突然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促成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其實是蘋果與三星之間長達兩年的專利大戰。

證明發布於 2007 年的 iPhone 的先進與創新是蘋果公司在專利大戰中採取的主要策略之一,選在這個時間「分享」 這個故事無疑是為自 2012 年 8 月之後的第二次美國庭審做好輿論準備。在這一輪庭審中,更多的「較新款」設備將被牽涉進來,而關於賠償金額方面也會進行新的辯論,意味著這場專利大戰的代價將越來越大。

[本文參考以下來源:online.wsj.com]

延伸閱讀:

Jobs 說:要有iPhone,於是世界變了!--寫在賈伯斯逝世兩周年

第一代 iPhone 開發的幕後故事! 保密達到了荒唐的程度

Jony Ive,蘋果魔術幕後的男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