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009653051b51cbd9c426f94817599121 線上叫車服務 Uber,許多喜愛者譽為「次世代叫車服務」,利用其智慧型手機 App,叫車者可以在線上輸入目的地,司機根據手機的 GPS 定位很快找到叫車者,開到目的地後,帳單由 Uber 來計算,線上付費,車上完全不需現金交易,這樣全新的商業模式,在歐美越來越受歡迎的同時,無可避免的,也引起許多傳統計程車司機的抵制。

這抵制還演變成暴力事件,主角呢,就是以盧貝松經典系列電影《終極殺陣》(Taxi)聞名於世的法國計程車司機。 法國計程車司機一直認為 Uber 這類的服務──其他還包括 LeCab、SnapCar、AlloCab ──搶走了他們的生意,想透過政府的管制,讓 Uber 等服務的競爭優勢消失,法國總統霍蘭德推動了匪夷所思的「15 分鐘載客規定」,規定所有線上叫車服務,包括 Uber,客戶叫車後,得至少等 15 分鐘才能載客,以免因為線上服務調度車輛太快太有效率,以 Uber 來說,就把目標訂在 5 分鐘內來車,這會讓傳統計程車都吃灰。

這條法律實在很有法國風格,但看在 Uber 的眼中,這種規定簡直離奇又離譜,自己動作慢還要別人等,以免競爭,豈有此理,於是 Uber 也發動行政訴訟與消費者請願反擊,在幾週後憲法法庭廢除了這項怪異的法律。

不過法國計程車司機的怒火也非全然沒有道理,原因是 Uber 透過線上付款,車內無現金交易的方式,規避了許多法國法規,導致 Uber 司機不用繳稅;而以巴黎來說,Uber 司機也不需要巴黎計程車執照,不用繳交要價 20 萬歐元以上的執照費用,而且還不受限量的巴黎計程車執照的人數限制。這不只是「全面開放」,反讓有照計程車司機陷入不利的競爭地位。

兩造僵持不下,於是跟電影中一樣強悍的法國計程車司機,發動大罷工、癱瘓交通,計程車不載客,而是緩緩在重要道路「大遊行」,堵塞交通,但 2014 年 1 月法國計程車司機的第一次大罷工就演變成暴力事件,當罷工示威的計程車司機遇上正在載客的 Uber 司機,份外眼紅,當著乘客的面砸破車窗,還劃破車胎、破壞車輛,幸好 Uber 司機還是把乘客載到安全的地方換輪胎,再載到目的地

但在抗爭可說已是生活的一部分的法國,事情當然不會這樣就結束,2014 年 2 月,法國計程車司機再度發起罷工與阻塞交通,這次記取了上回的教訓,沒有發生暴力事件,只造成了計畫中的大塞車。

 

 

但 Uber 也不是省油的燈,當法國計程車司機干擾它做生意,Uber 除了繼續在法規上較勁,還決定「十倍奉還」,打算更進一步「追殺」計程車司機。過去 Uber 的服務須由 Uber 合作的專職司機來提供,但 Uber 或許受到罷工的激怒,於 2014 年 2 月又推出 UberPOP 共乘服務,這個服務讓想搭付費便車的人,讓想賺點外快的一般駕駛人,透過 Uber 媒合,這樣一來,只要有車、有駕照,在 UberPOP 上登錄,人人都可以是計程車司機,收費當然比計程車來得低,等於是對計程車司機發起「抄家滅族」的全面宣戰。

不過這場戰爭,卻讓 Uber 意外的又捲入新的戰場:西班牙。

原來西班牙法律規定,私人交通只限於搭載自己與親人,而且法規中明令,在任何狀況下,私人交通的駕駛都不可以收受任何直接或間接的報酬。這使得在巴塞隆納試運中的 UberPOP 顯然違反了西班牙法律。 而且西班牙計程車司機當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斃,西班牙計程車司機發表強烈聲明,指責 Uber「全然違法」,使用「海盜」駕駛,對消費者毫無保障───事實上 Uber 才因擴大意外保險的範圍而漲價───更是「黑市地下經濟」,不受主管機關監控,也不算在 GDP 裡頭。西班牙計程車司機威脅:要是西班牙政府不作為,他們就要發動全國性的大罷工抗議。

不過 Uber 無視威脅,或許這有個很好的理由,因為在長期衰退且稅捐繁雜的西班牙,「黑市地下經濟」大行其道,大多數西班牙人都習於「黑市地下經濟」,以規避政府高得離譜的稅捐和其他繁文縟節管制,所以西班牙計程車司機指責 Uber 是「黑市地下經濟」,聽在西班牙人耳中,殺傷力恐怕不大,搞不好對 Uber 來說,還是反而一種廣告呢。

不是每個歐洲國家都是西班牙,但 UberPOP 已經使得 Uber 在歐洲成為計程車公敵,而受到法律的圍剿,在布魯塞爾,2014 年 4 月宣布 UberPOP 違法,非法營業的駕駛人將課以 1 萬歐元的罰款。 在柏林, UberPOP 也一樣在計程車業者的抗爭與推動下,被法院宣告為違法,不過,Uber 使出「拖」字訣,說柏林的原告並沒有進行任何強制執行動作,所以 Uber 還是會繼續營業,直到接到進一步通知為止。

Uber 在歐洲目前主要就是進軍法國巴黎、西班牙巴塞隆納、比利時布魯塞爾,和德國柏林,全數遭遇法律問題,法國計程車司機罷工抗議,西班牙也可能跟進,而在比利時要罰 1 萬歐元,在柏林的好日子恐怕也不多了。

Uber 可說,走到哪,抗爭與法律戰就到哪,Uber 現在可說已經成為歐洲計程車司機的公敵。 Uber 在歐洲遇上的法律與計程車司機反彈,當初在美國各大城市也都遇過,包括在紐約、舊金山與芝加哥都遇上過麻煩,或許可說對衝撞僵固法律體制已經駕輕就熟。

其創辦人對層出不窮的法律問題,曾於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說:「如果你將自己定位為要求只在某個已經合法的範圍內經營,你會發現你永遠不可能推出服務。腐敗的計程車產業會確保你永遠無法進入市場。」

Uber 也正積極進入亞洲市場,在台灣,於 2013 年 6 月開始試營運,在亞洲還瞄準南韓、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等市場,當 Uber 開始正式大規模營運,屆時台灣與各國是否會發生大規模計程車司機抗議?只能靜觀其變了。

本文轉載自 TechNews 科技新報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