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59514b4bd2596751c9b7fd8165c0f001 4月25日,在小米官網開賣的小米路由器在幾分鐘內售出了10萬台,預約購買的人數達到了308萬。從資料上來看,小米路由器的首次進擊堪稱成功。而對於小米路由器負責人、小米用戶體驗總監唐沐來說,階段性的成功意味著很多。



加盟小米前,唐沐是騰訊CDC部門的負責人,曾經操盤騰訊與中科院合作的小Q機器人硬體專案。然而,這款售價超過1,000元(人民幣)的產品最終銷量平平,沒能成為大眾電子消費品。但唐沐對軟硬結合的產品有特殊的興趣,現在的他在小米B1建立了一個堆滿遙控飛機、智慧型燈泡等玩物的工作坊,如果不加班就他就跑到屋子裡玩上一圈。

2013年,雷軍找到了唐沐勸說其加盟小米,商議如何將路由器打造成一個全新的產品,在唐沐的眼中,傳統的路由器是一堆天線多到要進化為刺蝟的產品,它們躲在家庭的角落裡累積灰塵,一直要到出現問題時,人們才能想到去「戳」一下它。

唐沐加盟小米後的首要目標,就是要讓使用者能夠將路由器搬到台面上,甚至每天都與之發生互動。對於擅長於把控軟體方面的使用者體驗的唐沐來說,一直在電腦和手機的螢幕上研究軟體使用者體驗的他開始面對一個真正「硬」傢伙。

唐沐最先冒出的想法是在路由器上製造一個螢幕,讓使用者去戳它。但他很快意識到,這種設計是強迫使用者與一個缺少「內容」的盒子做交流,而且在計畫中,小米電視、小米手機在未來家庭中,都會圍繞小米路由器這個核心,這些設備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充當呈現路由器資訊的螢幕。

那麼,路由器如果不帶有與人交流的功能,那最好,也最容易實現的辦法是借助手機的App建立一個路由器與人的連接。然而,手機連接App的形式並不新鮮,以極路由、智路由為代表智慧型路由器產品已經在2013年中旬掀起了一股「手機遙控App」等風潮。但唐沐認為路由器的後台系統和手機App是全新的設計,還有很多創新的空間。

「無論在路由器還是手機上,解決用戶需求的點是最重要的。」唐沐說的需求是一種場景的需求,就是,使用者在什麼情況下使用路由器。

例如,在小米路由器最近更新的軟體版本中,他們推出了一個名為「家庭提醒」的功能,它能夠透過識別哪台設備連接了路由器,進而通知使用者家人的活動情況。舉個例子,當它發現家庭用戶中,母親的手機連接上了路由,就會向用戶推送「媽媽已到家」的字樣。這樣一來,路由器就不僅僅是路由器,它在那一刻成為了一個可以和人對話、交流的工具。

這正是唐沐苦苦思索想要傳達的場景體驗:「ID識別的功能大部分的路由器都能做到,只不過,我換做了人能聽得懂的話告訴了用戶。」唐沐說,路由器最重要的是,如何提升人對路由器的感知、建立需求。
不過,如果僅是幾個亮點功能,路由器的功能很快就會被對手複製。所以唐沐要求團隊每個星期都要更新一個新的系統版本,並發送到小米的官方論壇上,以實踐小米「小步快跑」、「快速反覆運算」的產品理念。

快速的更新能夠讓小米路由器團隊保持快速收集資訊並回饋資訊的敏感度。如果唐沐不去工廠或者在他的小作坊裡搗騰「玩具」,就會專注的刷微博、泡論壇、看小米論壇的帖子——像以前做軟體產品一樣,蹲守使用者隨時的回饋,然後隨時做出修改的建議,再匯總、更新。他說,作為一個全新的智慧型設備,路由器上的軟體比手機App更脆弱,因為他涉及到路由器、手機以及未來的傢俱系統的連接,一個軟體Bug可能會導致連接功能不順暢。

據唐沐介紹,小米路由器的的後台系統是基於OpenWRT系統開發的,這是一個由開源系統Linux提供的可擴展框架。大多主流的智慧型路由器都會使用該系統開發幕後程式。小米在成立之初就聚集了大批軟體編寫和構架的人才,所以在該系統上做互動體驗並不算困難。最讓唐沐頭疼的,是路由器的工業設計和對供應鏈的把控。

要知道,唐沐並非硬體設計出身,而且跟他合作開發路由器的小米副總裁KK(黃江吉)也是純粹的軟體人才。雖然小米手機、電視等團隊擁有大量的工業設計師,但對於全新的產品來說,沒有可以照搬的模版。為了增加硬體設計的實力,小米路由器招募了幾十名硬體設計師加入小米路由器項目組。目前小米路由器的團隊有將近80人,軟體團隊的人數只比硬體團隊多出很小一部分。

團隊搭建好後,他們開始研究如何將一系列的硬體拼裝起來,而不是「塞」進盒子裡。唐沐說,他在2013年的時候曾拆解過市面上很多路由器,他看到盒子下面的主機板、CPU等硬體搭配混亂,飛線、粗糙的焊接點對隨處可見。「簡直慘不忍睹。」唐沐說,為了讓米粉們用著真正「內外」都好看的路由器,他們團隊在公測的時候頒佈了「DIY組裝版」的路由器套裝。「使用者知道他用的產品的質地、材質,玩起來也有興趣。」


據唐沐介紹,硬體設計的過程中,1T的硬碟是設計上的重頭戲,因為它佔據了路由器盒子裡的大部分的空間,而且工作時會發熱,需要單獨設置一個風扇為其散熱。風扇被置於硬碟的側方,風扇的外側留有幾道通風口。此外,為防止天線的訊號與路由器CPU以及硬碟互相干擾,唐沐給天線的位置留了很大一個空間,這讓整個路由器又升高了幾公升。

在經歷一系列的組裝後,唐沐發現他把路由器做「大」了。「我還是想盡可能縮小。但要實現的功能太多,只能做加法。」唐沐說下一代產品可能會更大。

除了與設計師開會,唐沐還要兼顧工廠與供應鏈的工作。2013-2014年,唐沐每次去和供應商、工廠開會都會帶一個小本子用來記錄那些聽不懂的專有詞彙。有一次唐沐和工廠開會重點商討產品的NTF問題,並圍繞這個問題展開了討論。唐沐到會議結束時,查了專業的名詞錄才知道這個詞的意思是NO TROUBLE FOUND,是指產品出現非工廠加工原因導致的退貨率。「我就像一個學徒一樣,學了大量工業設計相關的名詞和縮寫。」唐沐說:「開始只能聽懂30%,現在基本能達到90%。」

在加入小米之前,唐沐很少接觸PCB、PUB這些工業領域的專業詞彙,甚至工廠都很少去。但在做路由器之後他逐漸瞭解硬體產品的生產流程。而知悉這套流程不光可以為小米路由器服務,打造更有質地的產品,同時還有利於唐沐與其他硬體的創業者交流,尤其是未來可能會納入小米路由器的智慧家居生態圈的合作夥伴們。

唐沐地下室的「玩具間」的很多產品就是小米路由器未來要聯合的智慧型家居。不過,與人們想像的不同,這些智慧型家居並不是冰箱、洗衣機、洗碗機這類已經在人們的家中駐足近百年的傳統電器,而是諸如智慧型燈泡、智慧型咖啡機等等一些很小的產品。「家庭資料中心不是把全屋家電都智能化,那個是非常大的一個悖論。」唐沐說他做過一份調查,發現冰箱、洗衣機等大件電器的主流消費者一般是35-42歲的中年人,他們雖然有財力、但對連網、新鮮的事物不敏感,不愛折騰,所以不是小米使用者要最先培育的對象。

唐沐將智慧型家居的首批受眾群體描畫為愛嘗鮮、對網路產品有較大興趣的年輕人。目前在小米公司附近的華潤集團新開發的樓盤的樣品屋中,率先放置了包括一鍵更換毛玻璃、可變換色彩的燈泡等小型智慧家電。這些家電都是唐沐與路由器團隊選取的,他們大部分是小米路由器的合作夥伴或者已經被小米投資的硬體創業公司製作的產品。

可見小米智慧家居生態圈的首步計畫是整合一些「小」硬體創新者。據唐沐介紹,這些創業者不光可以得到小米的投資,同時還會被「洗腦」。如何讓創業者轉變產品思維——唐沐會不時的將一些創業者拉進雷軍的辦公室,聽後者講講小米做「爆款」(註:消費量很高)產品的理念。唐沐半開玩笑的說雷軍的辦公室已經成為了「洗腦中心」了。

不過唐沐也意識到,投資、整合創業者只是小米以路由器為中心佈局的開端,那些傳統的3C類家電製造商在未來依然需要聯合。唐沐說,小米不會排他,而且在充分考慮家電廠商對成本要求的情況下,唐沐和團隊目前正在研發一個晶片方案,即讓家電製造商對原產品做很小的更改,就能夠載入這套晶片方案,進而可以依靠小米的路由器提供更多的服務。

延伸閱讀:

635元802.11ac小米路由器來了,小米盒子增強版支援4K

小米路由器解析:可能是讓小米盒子、小米電視「重生」的工具

從 Google 跳小米,Hugo Barra:我看到的中國讓我震驚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