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c18a3850df57856fb260a0de53301c1 自由軟體之父的Richard Matthew Stallman(簡稱RMS),留著一頭捲髮和滿滿的鬍子,演講後的問答坐在台上脫下襪子,赤腳自在的回答提問。資工系的學生問他,目前業界都使用非自由軟體,自由軟體也沒有商業模式,想生存下去該怎麼辦?Stallman回答,「你可以轉行」。

圖片來源

跟Stallman接觸過的人多少會感受到他的固執脾氣,約訪的時候,Stallman要求記者看完他列出的10個連結,並且要編輯及記者保證不犯兩個錯誤。第一,絕對不會把自由軟體和開放源碼(Open Source)兩個概念混為一談,以及要用「GNU/Linux」稱呼作業系統,而非Linux。

專訪的時候,Stallman一邊捲著頭髮,一邊徐徐回答記者的提問,他的思路清晰,回答直接、銳利,但他的態度平和,甚至擔心記者跳題之後會忘了回來問問題。

問他網路科技產業的未來?他聳聳肩說,「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我只想現在!我為自由而奮鬥,而是否能夠成功,取決於大家是否加入戰鬥。我所能做的就是鼓勵人們聚焦在『自由』,而不是社會所鼓勵人們選擇的其他次要價值。」

自由軟體:讓人擁有道德、好的生活方式

「我為使用者的自由奮鬥」Stallman用這樣一句話描述自己。他力推自由軟體運動,告訴人們不要使用資本主義思維邏輯下的非自由軟體,其實可以「選擇」用自由軟體保護自己的隱私,他集中火力強調要尊重「自由」。

更精確地說,Stallman已經跳脫程式設計師的思維,而用哲學的方式看世界,他認為不珍惜自由的人終將失去自由。他進一步說「自由的議題是否影響你,與你是否知道無關。不管你是否為程式設計師、知不知道這件事,自由的確影響著你,人們尚未察覺非自由軟體所帶來的壓力。」

Stallman的理念讓許多人覺得極端,難以在生活中實踐。但如果深入了解Stallman的初始動機,就能明白他堅持推動自由軟體的背後,其實出自於他對世界懷抱著強烈的熱情。他說,「我想要自由,我想讓世界變得更好,我想要正義,然後我討厭不正義。」

1970年代,Richard Stallman在麻省理工學院(MIT)的人工智慧實驗室裡工作,負責改善作業系統。當時,他們有一個軟體分享社群,每個人都可以檢視及使用程式碼,他說,「我學習用自由軟體的方式生活,我認為這是道德、好的生活方式。」

私有軟體、保密協議 有如曹操背叛全世界

接著,Symbolics公司從社群裡大量挖角程式設計師,並且把軟體變成私有軟體販售,從此不再公開軟體的程式碼,這件事讓Stallman深受打擊。「我看到非自由軟體的不正義,因為那與我們社群所擁有的自由背道而馳。」

另外,印表機的故事,是Stallman在1984年做GNU計畫及1985年推動自由軟體運動的原因。當時,他想證明印表機控制著自由軟體,跟有印表機原始碼的人要原始碼,對方卻不提供,Stallman認為這樣背叛了社群。因為軟體分享社群的人通常都會與人分享程式碼,而非承諾保密。

Stallman甚至用三國時代的曹操來形容這種背叛,指出曹操曾說:「我寧可背叛世界,也不要讓世界背叛我。」曹操簽下保密協議,而保密協議背叛全世界。所以三國時代讓Stallman認知保密協議的邪惡之處,他認為非自由軟體很不正義,他決定永遠都不要為了使用科技而簽下保密協議。

「在我生涯的終點,我將回望築牆隔開人們的這些年,發現我竟將我的生命投入在讓世界變成更壞的地方。我不能轉過身來,也對每個人做同樣的事情。」Stallman在個人網頁上寫下他當時的心情。

一向被他視為生活方式的軟體分享社群消失了,讓Stallman面臨赤裸的道德選擇:要直接離開電腦領域,不讓技術被濫用,或是也加入開發在保密協議下散佈的軟體,並迫使其他人背叛他們的夥伴?

記者問Stallman是否覺得孤獨?他停頓了一下回答,「我這一輩子都覺得孤獨,但這是另外一件事。重點是非自由軟體的不正義,與社群所擁有的自由背道而馳。」

推動自由軟體運動30年,Stallman的收穫是什麼?他說,「我比較感興趣世界得到什麼,我對我的人生很驕傲,因為我人生的一半,都在為自由奮鬥,抵制人們做不自由的事,雖然我們還沒達到勝利的目標。」

延伸閱讀:

【搜文解字】自由軟體授權

9.15軟體自由日,Code Rush 記錄片(繁中字幕)告訴你 Firefox 的故事

OpenOffice.org 社群離家出走,改名 LibreOffic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uhbijnokm
1.  uhbijnokm (發表於 2014年6月25日 12:19)
意思是沒什麼錯啦
不過既然知道他是引用
何不寫出「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呢?

╮(╯_╰)╭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