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0802a222668d2fc7cc0fdc99ad75d91f 對於美劇迷來說,Netflix 是個特別的存在,這不僅是因為它出品了高質量的原創劇集,而且在於它有別於傳統電視台的做事方式。在打算翻拍BBC的影集「紙牌屋」不被傳統電視台看好的時候,Netflix用一億美金一次買下了 13 集,而且也不像傳統電視台那樣分週播出,而是一次就把13集給它播完。

「紙牌屋」這部由名導 David Fincher 導演,奧斯卡影帝 Kevin Spacey 領銜主演的政治劇,在Netflix上實現了很多創新。首先,過去美國的網路影音網站都是等到影集先在一些有線電視的大頻道,像是HBO、FOX等頻道播出後,再來跟他們買節目,放到網路上播放。

但是上述的這些大頻道對於政治劇有所疑慮,雖然卡司與導演都強,但是擔心劇情過於沈悶導致有線電視商有點猶豫。不過就在此時 Netflix 不囉唆地砸下錢把版權買了下來,直接在網路上先首播。而且一口氣就把13集連續一次播完,讓劇迷們大呼過癮,也開創了一個嶄新的模式。

Netflix的存在,也讓一些在傳統電視台不被看好的劇集,原本打算腰斬的故事,得以在Netflix上逆轉復活。包括荒誕家庭喜劇《發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和黑色探案劇《謀殺》(The Killing)。它一次放出新劇的所有劇集,也充分滿足觀眾 binge watching(狂看片)的需求。

收視率是不可靠的

Netflix 為什麼做事處處與傳統電視台不同?其實從根本上兩者的商業模式就不同。傳統電視臺目前還在盯著所謂的「收視率」,但他們還沒意識到所謂的「收視率」有多不可靠,依照傳統調查方法的收視率是極不精準的。而 Netflix 就不怎麼相信「收視率」這件事。

Netflix是網路公司,他們已經直接接觸到觀眾,理解他們真正的收視習慣,他們不相信被動的收視率,他們寧可主動把劇集推送到觀眾眼中,他們關心的,是如何建構出他們自己的「內容推薦指標」。

目前,Netflix 負責內容推薦團隊的人數達到 300 人,每年花費的資金達到 1.5 億美元。這些投資的回報也是可觀的。據 Gigaom 報導,Netflix 的 CPO Neil Hunt 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說,即使是內容推薦上的微小改進,也會帶來收入的大幅攀升。

Neil Hunt 解釋說,Netflix 要在極其有限的時間內激起觀眾興趣。一般來說,如果使用者在一至兩分鐘,或者瀏覽 20 至 50 個標題後,仍然沒有發現感興趣的內容,他們就會去做別的事情。因此,Netflix 試圖為每個人找到最好的內容,包括那些小眾的,甚至是極少人會注意到的東西。

Netflix挽救了哪些劇集呢?

《發展受阻》,原本是在Fox頻道上播出的情境喜劇,從2003年到2006年播出三季,並獲得6項艾每獎以及1項金球獎,甚還被時代雜誌評為百大最偉大的劇集。但收視率卻一直沒起色而被電視台砍了。Netflix在2011年底重拍該劇的第四季,於2013年五月播映。

而AMC電視網改編自丹麥犯罪影集的《The Killing》,一樣是叫好不叫座的影集。因此也在第三季,故事還沒講完的情況下就被腰斬。不過同年11月 Netflix宣佈會接手第四季的續訂,在網路上播完最終季。

「沒有爛片,只有小眾片,」 Hunt 說。

不過,在 Netflix 向其它國家擴張的時候,它的內容推薦反而成為了一個問題。比如在法國,由於法國人文化保護意識強烈,所以對美國文化的侵入很反感,並且法律也規定,電視、電影和廣播中,40% 的內容必須是法國拍攝的。有人還建議說, Netflix 應該讓法國執法者了解其推薦的演算法,以確保不會偏向美國電影。

於是, Netflix 索性把分公司設在了阿姆斯特丹,繞過了這些規定,但是,當它在法國進行內容推薦的時候,依然還是遭遇到當地媒體以及相關單位的許多反彈。

其實,Netflix 現在的推薦是考慮到不同市場的,比如,推薦內容時會考慮美國觀眾與歐洲觀眾的不同口味。不過,在今後的幾個月,公司會在部分使用者那裡測試全球性的推薦系統。這是因為在推薦小眾內容的時候,全球性數據要比地區性數據更為有效。

「如果把推薦系統做好的話,我們能夠真正地推廣一種全球文化。」 他說。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