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a735947cad9b4da2ed1a7fe1c88f44f Marat Burkhard是一名有著西方思想的俄羅斯人,他為了研究克里姆林宮如何操縱輿論,於是就去俄羅斯的網路兵工廠——「網際網路研究中心」工作了兩個月,然後向自由歐洲電臺(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RFE/RL)講述了自己的經歷,讓大家瞭解俄羅斯是怎麼樣操作網路輿論的。

自由歐洲電臺創立於1949年,是一家由美國國會出資建立的廣播和通訊電臺組織,對蘇聯及東歐等共產主義國家進行意識形態的宣傳。下面的內容都是來自於自由歐洲電臺中, Marat Burkhard所講的內容。

根據Marat Burkhard表示,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境內甚至境外網站上的帖子和評論,是由專業的俄羅斯網路宣傳部隊所發佈的,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婉君」。而在俄羅斯來說,許多「婉君」能夠因為發表這些對俄羅斯政府有利的內容,獲得高於平均工資的薪水。

他們在Facebook、Twitter等社群網站以及俄羅斯境內網站上,埋藏了上千個虛假帳號。而在這幾個月,他們發佈的主要內容是針對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爭。俄羅斯最著名的網路宣傳部隊就是「網際網路研究中心」,辦公地點位於聖彼德堡的Savushkina大街,他們實行12小時輪班24小時工作制,工資為每月40000盧布(約2萬2千元台幣)。

以下是採訪的部分內容(RFE/RL:自由歐洲電臺    Burkhard: Marat Burkhard)

要當「婉君」,得先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RFE/RL:Marat,你在部落格上說,2個月的工作經歷讓你有了足夠的素材來寫一本書,是什麼驅使你這麼做的?為了好玩,還是冒險?

Burkhard:說冒險更準確。因為在我看來,這種工作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別的地方都是沒有的。

RFE/RL:得到這份工作困難嗎?

Burkhard:挺難的。你需要先試寫一些東西,由他們決定你是否合適。

RFE/RL:試寫什麼樣的東西?

Burkhard:

首先你要寫一些比較中立的東西,比如:對素食主義,你是支持還是覺得那是騙局?諸如此類的題目。

寫完了這些比較瑣碎的小事之後,才會來到關鍵問題。比如,你怎麼看在頓涅茨克(烏克蘭城市,2014年4月7日,烏克蘭東部與俄羅斯接壤的頓涅茨克州的親俄武裝分子攻佔當地的行政大樓後,宣佈成立國家)的人道主義護送?這些才是比較要注意的文章。

RFE/RL:你會被強迫隱藏自己的真實信念嗎?

Burkhard:會,我是相信西方思想的。但是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正常。我從來都不寫自己的觀點,否則他們不可能雇用我。他們會不停地檢查你寫的任何關於意識形態的東西。我因為不夠負責還被抓到過幾次。

報酬有多少?

RFE/RL:他們是一次性給你45000盧布的報酬,還是按照你們發文量的多寡慢慢付薪酬?

Burkhard: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產配額,當你達到發文量的額度時,就會一次性發放。這是個真正的工廠、製造業。而配額的標準規定是:12小時發表135條評論。

RFE/RL:你們一定要在辦公室工作,還是可以回家在雲端工作?

Burkhard:不能雲端工作。

RFE/RL: 所以你要連續工作12個小時不能外出!時間為什麼這麼長?

Burkhard:我們工作的規律是2天工作、2天休息。所以,他們說要工作時間長一點。

RFE/RL: 你所在的部門主要做什麼?

Burkhard:

 我們負責的主要是在每一則發文上進行評論。俄羅斯每個城市和村莊的市政網站都有自己的論壇,有些人會在論壇上發新聞,我們的任務就是在這些論壇上的新聞下評論。

我們被分為3人一組,一個扮演「壞人」批評政府,來增加真實性。另外兩個就和他辯論,「不,你錯了,這裡的一切都是對的。」還有一個要為內容配圖,另一個負責發一個支援自己觀點的連結。

看到沒?壞人、圖片、連結。這就是我們三人輪流扮演的角色。

RFE/RL:所以,是你們3個坐在一起商量來決定誰扮演什麼?

Burkhard:

 是的,就是這麼荒謬。我們談話不多,因為每個人都很忙。每條評論都不能少於200字,你必須要坐在那裡不停地打字。我們不用交談,因為彼此可以看見對方在寫什麼,但實際上,你甚至不用認真讀,因為都是些胡說八道。我不覺得一個正常人會被這些評論干擾。

可以這麼說,我們3個每天「環遊全國」,在每個論壇前駐足。我們在論壇上製造討論的假像,自說自話。我們還要注意關鍵字、標籤以便被搜尋引擎搜到。比如他們會給幾個關鍵字:紹伊古(Shoigu,俄羅斯國防部長)、國防部長、俄羅斯軍隊。我們3個就要保證這些關鍵字出現在每一條評論中,不能有所變通。有時候因為不能用一些同義字,工作還挺難的。

RFE/RL:你能回憶起你的團隊遇到的最奇怪或者最有趣的任務嗎?

Burkhard:

最有趣的是奧巴馬訪問印度時嚼口香糖,還吐了出來。

「你需要寫135字的評論,批評他的這種不敬的行為。」在這個任務裡,我們要營造出這樣的氣氛:奧巴馬是個黑色的猴子,而且對文化一無所知,你把他帶到有古老文明的印度,他卻只會嚼口香糖。

很有意思的是,那些高層居然對這麼小的細節如此關注,不過,這也不好玩,因為太過荒謬而且明顯越界了。

誰在管理「婉君」?

RFE/RL:有人因為意識形態錯誤被解雇嗎?

Burkhard:有的。有一個人就在我面前被解雇。

RFE/RL:管理人員是那些人?

Burkhard:那些在網際網路研究中心工作了很長時間,而且明顯「做得不錯」的人。另外,他們的薪水是我的2倍。我無意中看過他們的工資單,徹底被震驚了——他們就憑從我寫的垃圾中挑錯,就能每月領70000-80000盧布。

RFE/RL:那麼,是哪些人在裡頭當網軍呢?關於「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問題,他們是真的反對奧巴馬或者默克爾的嗎?

Burkhard:

真有人是這樣的,這也是最糟糕的事情了:午休期間,這些人寧願不停地寫這些事情,也不願停下來喝喝咖啡,談論別的事兒。他們還總是抱怨相同的事情……

但基本來講,這兒大部分都是年輕人,他們都是為了錢而來的。他們是政治文盲,根本不瞭解普京,奧巴馬…他們不知道其中的區別。當然,他們都支持普京,但卻絕對是政治文盲。

人們告訴他們寫什麼,他們就寫什麼,也不問問題,也不想知道。

RFE/RL: 好像奧威爾的小說(1984)啊。

Burkhard:是的,我工作的地方就是真理部。一個滿嘴謊言的部門,但每個人好像都相信這樣的真理,你說的對,就跟奧威爾的小說一樣。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