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4ae99c921b669f29d1baaed7d30e8faWalter Isaacson 寫的《史蒂夫·賈伯斯傳》完全是對賈伯斯的傷害,它完全沒有捕捉到賈伯斯的本質。如果賈伯斯真的像這本書中描寫的那樣,我根本就不想和他一起工作。」這是蘋果CEO庫克在之前接受採訪時,提及之前的《史蒂夫·賈伯斯傳》所下的評論。

《成為賈伯斯》是由傳記作家 Brent Schlender 和 Rick Tetzeli 合著的新傳記,中文版由《天下文化》取得授權,於目前開始展開預購。在《成為賈伯斯》一書中,賈伯斯被描繪成體貼的導師,有代表性的的人物,以及能激勵團隊做到最好的管理者。

蘋果旗下員工對於《成為賈伯斯》的認可溢於言表。在這本傳記撰寫的過程中,蘋果給了兩位作者專訪蘋果四位主管的機會。除此之外,這兩位作者還將在蘋果紐約 SoHo零售店展開銷售的活動。蘋果iBook的Twitter帳號也在推文中寫道:「《成為賈伯斯》是唯一被熟知賈伯斯的人們推薦的賈伯斯傳記。」

以下為經過《天下文化》授權,摘自該書的部分內容,節錄關於賈伯斯從離開蘋果到重返蘋果,以及如何從當時蘋果的執行長艾米利歐手中取回蘋果大權的關鍵事件。

賈伯斯的關鍵十年

關於賈伯斯的生涯,最基本的問題是:這樣一個反覆無常、不顧別人、莽撞輕狂、固執己見的人,被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逐出之後,究竟歷經什麼樣的轉變,才能東山再起、回歸蘋果?

賈伯斯三十歲出頭,那是一段「狂野不羈的歲月」,也就是從1985年他被蘋果逐出到1997年回歸的那十幾年。這個時期很容易被一般人忽視。畢竟,沒有什麼低潮比得上被自己創辦的公司趕出門外,而任何高潮也都遠比不上他在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在電子產業的推陳出新、獨領風騷。這是個混沌不明、複雜難解的時期,他也沒做出什麼驚天動地、可上報紙頭條的事。但這個時期的確是他生涯的關鍵。有這個時期的沉潛與學習,才有日後的成功。

那些年,他的脾氣和行為都改了不少。忽略這段期間,你就更難看清他了,因為他的成功就像耀眼的光環,會讓人睜不開眼睛。賈伯斯生命最後十年的觀省、了悟、耐心和智慧,都來自沉潛時期的摸索。因為有過去的失敗,因為有這些從潘朵拉盒子跑出來的災難與缺陷,才有日後的睿智、中庸、反省與穩定。

在那十年間,賈伯斯儘管多次失足,摔得鼻青臉腫,還是讓NeXT和皮克斯轉危為安。NeXT的安然屹立,為他在電子產業的發展打下良好根基,而皮克斯的成功則讓他在財務上無後顧之憂。

賈伯斯重返蘋果

有些人認為賈伯斯為了回到蘋果成功奪權,必定處心積慮,一直以來都在進行一些重掌大權的計畫。

真相其實更為曲折隱微。過去十年來,賈伯斯學到教訓,不再那麼衝動行事。以前的他一再逞強躁進,如今,他願意放慢腳步,如果直覺帶領他前往的地方,比他原先想的更好,他就會往那個方向前進。

蘋果收購NeXT之後的幾個月內,賈伯斯就在研究當時蘋果的執行長--艾米利歐這個人。他愈了解艾米利歐這個人,就愈明白這位博士先生(及其團隊)永遠都不可能帶領蘋果東山再起。

「當他獨自在專屬辦公室享用午餐,口裡吃的是用凡爾賽宮瓷盤上菜的佳餚,這樣的他,要如何扭轉情勢?」

艾米利歐似乎只是試圖讓這家公司接受他的性格,而不是想辦法去適應蘋果。他身邊的高階主管大部分都來自他熟悉的半導體業,而他在公開場合也從未發揮功用。

有一次,在一場艾利森也受邀的晚宴上,艾米利歐當眾演講,他試圖用其他來賓聽得懂的語言來說明公司的問題。「蘋果就像一艘船。」他說,「現在船底破了一個洞,逐漸下沉。但船上滿載寶藏。問題是,船上的每個人都往不同方向划槳,於是這艘船便停滯不前。我的職責就是讓每個人都朝同一個方向划去。」艾米利歐離開後,艾利森轉頭問鄰座的人:「但那個洞怎麼辦?」這個故事賈伯斯百說不厭。

關鍵的一場演講

1997年1月7日,在舊金山舉辦的年度麥金塔世界大會,艾米利歐欠缺領導才能的事實在台上一覽無遺。他的主場演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漫無重點,喋喋不休。

艾米利歐是一個胸部厚實、動作拘謹而內向的人,他竭盡所能讓自己看起來時髦一點,因此捨棄平常被他當成制服的細條紋西裝與雕花皮鞋,改穿褐色立領襯衫、運動夾克與樂福鞋。

原本,他的演說重點應該是正式宣布收購NeXT,以及賈伯斯以顧問身分回歸蘋果。賈伯斯則是比平常更盛裝打扮,一襲量身訂做的打褶黑色休閒長褲、精心搭配的艾森豪夾克、緊緊扣上領口釦子的白襯衫。當艾米利歐嘮嘮叨叨說個沒完的時候,他就在舞台側邊等待。

台上的執行長霸占著講台不放,照著稿子喋喋不休超過一個小時,卻很少提及公司持續面臨的財務困境。即使有提詞機可仰賴,他依然不知所云。有一度,艾米利歐為了表現出他偽裝的輕鬆自在,隨手脫下夾克,你可以看到他襯衫的兩腋下已被汗水溼透,出現一塊深色印漬,就像演員艾伯特‧布魯克斯(Albert Brooks)在電影「收播新聞」(Broadcast News)中知名的一幕場景。

等到艾米利歐終於介紹賈伯斯出場,現場觀眾立刻報以熱烈掌聲。此刻距離他上次公開發表公司策略簡報,已經時隔六年之久,而他把握當下時機。與艾米利歐成對比,他的發言簡短扼要,冷靜沉著,乾淨俐落。他承諾「將依照艾米利歐的要求,盡力協助」,並誓言協助蘋果再度開創令人興奮的產品。他完全不需要小抄,沉穩地在舞台前方演講,好讓大家都能清楚看見他。他的演講雖然振奮人心,說服力十足,但卻刻意有所保留。他不希望做出任何特定承諾;畢竟,他還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打算與蘋果牽扯上關係。

「一開始,」安德森回憶早期那段日子,「史帝夫完全不想參與太深。艾米利歐老是召開這些正式的社務會議,而史帝夫在麥金塔世界大會結束後不久曾參加過一次。那真的有點無聊,史帝夫不喜歡會議進行的方式。於是,會議開到一半,他就突然站起來,走了出去。我知道當時他心裡一定在想:這傢伙是個蠢蛋。」

麥金塔世界大會結束之後,過了幾個星期,賈伯斯再度告訴我同樣的話。「我知道我早就說過了,但是我要再說一次,艾米利歐根本就是個蠢蛋。」他說,「他絕對是最不適合領導蘋果的人選。我不知道誰才是最佳人選,但肯定不是他。」

再見,艾米利歐

1997年6月26日,賈伯斯終於釐清思緒,下定決心。就在艾米利歐堅持的六個月等待期屆滿之後,他大舉拋售之前賣掉NeXT得到的蘋果股份,只保留一股,而且他完全沒知會蘋果的任何人。再一次,他只保留一股股份,這樣一來,他就有資格參加蘋果的年度會議。他這麼做並非為了追求利益。

在那六個月期間,那些總計一百五十五萬股的股票貶值了一千三百萬美元。但這次出售股票之舉,等於高調投下不信任票。艾米利歐感覺背後被捅了一刀,而事實上,他一直以來都遭受暗算。7月4日,當艾米利歐帶全家前往太浩湖度假時,伍拉德打電話給他,通知他即將遭到解任。

賈伯斯一舉斷了艾米利歐的後路,艾米利歐毫無還擊之力。一旦賈伯斯認定這位博士先生是個蠢蛋,他就不會感到內疚(私底下,他就稱呼艾米利歐為「蠢蛋里歐」)。但這不代表他準備好親自接下經營蘋果的重責大任。

據他太太蘿琳所言,他對於是否回鍋依然三心二意。他們倆為了這件事爭執不斷。她覺得他是唯一能夠拯救蘋果的人,而且她知道他依然熱愛蘋果。她也非常了解自己的丈夫,只有在處理令人興奮的大事時,他才會心滿意足。

但賈伯斯還不確定。經歷過拯救NeXT的漫長磨練之後,他變得謹慎許多。皮克斯此時正在走上坡。在NeXT遭遇的挫折,如今已經是塵封往事。然而,當蘋果已經面目全非,完全不像他當初企圖建立的公司,他真的還打算挺身拯救蘋果嗎?甚至,他真的相信蘋果擁有的人才與資源能夠帶給公司競爭力嗎?

凌晨兩點,賈伯斯打電話給好友葛洛夫。他告訴葛洛夫,他對於是否回鍋擔任蘋果的執行長猶豫不決,這些日子以來的深思熟慮讓他飽受煎熬,左右為難。賈伯斯在電話這一頭說個沒完,那一頭很想回床上睡覺的葛洛夫突然打斷賈伯斯,大吼:「史帝夫,聽著,我他媽的根本不在乎蘋果。你快點決定就對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

成為賈伯斯:天才巨星的挫敗與孕成

天下文化出版

賈伯斯,一個由挫敗淬練而成的天才。
天才無法解,但挫敗裡的轉化歷程可以學習。
看賈伯斯如何從桀傲不遜的科技新貴,
蛻變為胸懷遠見的領導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