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cb0d4410a9c18ca5c6e0aff9c1cff25 長尾理論的提出者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於3年前出版《自造者時代》一書,他認為自造者將掀起第三波工業革命,猶若1985年代的個人電腦革命般襲來,訂製與小批量將是製造業 的未來。3年之後,安德森接受《數位時代》越洋專訪時卻表示,他已非自造者了。

如果Maker界你只能認識一個人,那個人非安德森莫屬。2006年提出著名的長尾理論,之後又陸續提出免費模式和自造者時代等重大時代趨勢。在《連線》(Wired)雜誌擔任主編多年,將《連線》推向高峰。

但一向走在科技業潮流尖端的他,看到開源硬體和社群力量的興起,再加上陪孩子組裝遙控飛機時玩出興趣來,2012年他辭去已任職10年的《連線》,震驚業界,並全力投入經營DIY Drones3D Robotics無人機公司,成為一名徹頭徹尾的自造者,並在世界各地演說推廣自造者運動。

而今3D Robotics(簡稱3DR)已是一家估值高達8,500萬美元的無人機公司,除了銷售空拍和繪測無人機,也販售無人機零組件,同時秉持著自造者精神,經營無人機開源社群,是中國無人機大廠大疆的最大敵手。

就在3DR聲勢如日中天時,身為自造者運動背後最大推手的安德森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卻表示,隨著自造者運動逐漸成熟,一部分的自造者開始轉向創業,自造者運動開始分支成兩派:自造者和創業家,這些創業家有些雖然看似自造者,但其實已不屬於自造者運動的一環。

他舉自己為例,他最初投入無人機領域時並沒有想到創業這件事,純粹是他在周末帶孩子去公園玩遙控飛機時,孩子看到他組裝的遙控飛機很遜地卡在樹上,那個失望的表情,促使他開始在網路上自學如何組裝簡單又酷的無人機。

他將自己研究的成果發布在網路社群上,繼而建立DIY Drones,讓更多人加入無人機的討論。他越是深入了解,越驚奇於無人機的龐大商機,後來他跟一名未曾謀面的墨西哥小伙子合夥開了3DR。

至此,他開始了解到他必須把他的愛好產業化,「我的創業本能開始活躍,神經系統中某些部分自動關閉了為興趣而做的功能⋯⋯,這就指向一個非常令人難過的方向——把我的愛好產業化。」安德森在《自造者時代》一書中,如此形容自己當時創業的心路歷程。

安德森的經歷貼切地說明自造者運動發展至今的趨勢:當你的興趣開始有利可圖,你從自造者變企業家,這時的自造者定義開始變得模糊,而且相互重疊。安德森說明,當他只是那個為孩子組裝遙控飛機的父親時,他是自造者;但當現在他的無人機事業開始起飛,他已非自造者。然而當他看到他的孩子整天著迷於動手做東西,他們毫無疑問的就是下一代的自造者,至此自造者運動已經開始分支再合流。

 

(圖片來源:CC BY James Duncan/Wikimedia Commons/Flickr)

【克里斯.安德森】小檔案

現職:開源無人機公司3D Robotics執行長
經歷:前《連線》主編,曾任職Los Alamos國家實驗室,以及《自然》、《科學》、《經濟學人》等雜誌社
著作:《長尾理論》、《免費!揭開零定價的獲利秘密》、《自造者時代:啟動人人製造的第三次工業革命》

 

以下是安德森接受《數位時代》越洋專訪的訪談內容整理:

Q:自造者運動從一開始只是一群興趣愛好者聚集在一起,到現在開始有些人把它跟創業掛勾在一起,這個發展是否與當初的自造者有些不同了?

A:一開始的自造者的確只是一群為了興趣而在一起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但現在開始有一些人從自造者變成企業家,我必須承認現在自造者已經分成這兩個族群。一開始的那群自造者還是在持續發展中,他們也依然維持著當初的那個樣子。但另一群所謂的創業者或企業家,他們並不一定都是從自造者運動中出來的,他們也許看起來很像,但實際上不是。像是中國有一些企業家就是這樣,他們看起來像自造者,但事實上他們的生成結構跟自造者完全不同。

我認為自造者運動發展至今,已經到了一個成熟的臨界點,它開始轉向創業。但這些新創公司已不屬於自造者運動的一部分,他們就只是一家家的硬體新創公司而已。

深圳就是絕佳的例子,你若去問他們是不是自造者,他們大概會說不是,我們只是一家硬體新創而已。

雖然他們說的也是真的,但是他們手上用的工具很有可能是自造者在用的工具,我認為這兩個族群有一定程度上的重疊,而且有一定程度上的共通點。例如現在中國有一家公司推出一個功能非常強大的Wi-Fi模組晶片,一個只要3美元,可是非常好用,這個晶片本身是一個商品,它裡面的軟體其實是從自造者來的,這是一種傳統新創和自造者的融合,它們做產品的速度比任何傳統大公司都還更快。

以我自己為例,我開設了一間無人機公司3DR,我就已經不屬於自造者運動的一環,因為我開了一家硬體新創公司。但我的小孩們,他們每天在動手做東西,他們依然屬於自造者運動的一環。

 

Q:自造者和創業家的分野是什麼?

A:我覺得募資平台是一個自造者和創業家匯集之地,不是所有的自造者都會上去募資,也不是所有的企業家都會上去募資,但這就是他們被連結起來的地方。

Q:近年來幾乎所有硬體大廠都開始正視自造者,你認為原因是什麼?

A:他們開始發現開放創新是能量的來源,世界上最聰明的人都往這裡聚集,他們必須掌握這波開放創新的力量,自造者運動就是一個明證。

他們發現可以善加利用開源的能量,鼓勵人們去嘗試動手玩(tinker),他們開始認真看待這些業餘人士,因為所謂的業餘人士已經變成專業人士了。他們希望從中得到的,就是增加他們的產品被使用的機會,因為這些自造者都絕頂聰明,他們知道要如何妥善運用這些科技達到最佳效能,這就是這些大廠希望得到的機會。

Q:世界各國政府也越來越重視自造者運動,你認為他們看到了什麼契機?

A:我相信他們看到了背後可能帶來的經濟成長,但另一方面我覺得政府可以做的應該是在教育這塊,因為教育體系通常是政府在管理的,他們可以整合教育資源和自造者工具,鼓勵產生更多自造者,我覺得這是政府可以發揮的正面作用。

尤其現在的工具都算是便宜而且容易取得,不一定非得要到自造者空間使用,有時候甚至在家,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操作了,用一台筆電就可以做出你想做的東西。

打造大量的自造者空間,不是推廣自造者的唯一方法,工具是否容易取得和費用高低都非常關鍵。我覺得在學校投資一些設備是比較理想的,因為孩子在學校取得工具比較容易,而且學校是個完美的教育場所。

Q:我們可以看到越來越多專門服務自造者的公司出現,像是Seeed Studio、SparkFun或Adafruit,而且其中有些公司成長得非常快,你覺得自造者產業是否開始出現規模化的跡象?

A:是的,有些專為自造者提供服務的公司的確成長得很快,但並不是所有的公司都需要規模化,也不是所有的公司都需要風險資金,他們也許會成長得比較慢,但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能成功,只是說他們可能比較沒有那麼大的市場而已。

針對創投對於這些公司沒有興趣的現象,我其實不太擔心,SparkFun或是Adafruit他們每年的營收都快接近1千萬美元了,他們是很成功的公司,比起軟體公司,他們可能會成長得比較緩慢,但是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Q:你覺得現在的自造者跟10年前的自造者有什麼不同?

A:我覺得現在的電子元件變得比以前更複雜,有智慧型手機或是Linux,以前自造者用的都是比較簡單的電子元件,像是Arduino之類的東西。我覺得現在的電子元件所需要的技術越來越專業,但這也讓許多業餘者變得越來越專業。

我前幾天去MakerCon(編按:Make Media每年舉辦的專業自造者會議)時,就看到很多可以相互連結的裝置,這背後的原理其實是軟體。但軟體在一開始可能還不算是自造者的一環,我覺得每年都有一些小小的轉變,在軟體方面變得越來越複雜,對一般人而言可能沒那麼容易上手,而在硬體方面則是越來越酷,你可以用簡單的器具做出一些複雜的成品。

自造者運動不全是商業動機,不是所有的自造者都想要把自己做的東西拿去賣錢,他們只是想要分享自己做的東西給別人看,這背後有一股強烈的社會動機。

自造者比較商業化的那一面,看起來跟傳統的創業差不了多少,設計產品、銷售、募資,然後大量製造,這部分看起來就是非常的市場導向。但在比較不商業化的那一端,自造者運動出現一股勢力龐大的DIY風潮,像我的女兒就非常喜歡在YouTube上看教學影片,這些教學影片很多時候其實是年輕人拍的,看到這些影片的影響力你會非常驚訝。目前看起來有更多女孩參與其中,看這些影片的全都是女孩,雖然很多只是剪紙、編織之類的手工藝,但也有很多是數位化的工具。

我覺得最棒的事情是自造者運動裡面開始融入了一些傳統手工藝的元素,而手工藝在傳統上向來被視為是比較女孩的,而電子工程則是比較男孩的東西,以前一個叫做手做運動,一個叫做自造者運動,但現在這兩股運動合而為一,它們其實是同一種東西,它們用的工具越來越相似。

DIY的確從以前就很流行了,但現在DIY開始變得有點酷,以前只是學校的美勞課做的手工藝,現在變成一個席捲YouTube的流行現象,女孩們在網路上跟其他女孩學東西,這些影片非常具有啟發性。自造者運動的本質就是如此,你從其他人身上學到東西,而不是從學校、專家身上學習,你可以向自己的同儕學習。
自造者運動開始回到以前那種我們跟身邊朋友交流、跟他們一起學東西的感覺,一種面對面的教育,回歸自然原始的狀態。

 

Q:在這波自造創業潮中,中國特別是深圳表現得非常積極且強勢,你怎麼看台灣的角色?

A:台灣有些非常厲害的公司,像是做3D列印機的三緯國際的XYZ,至少在工具層面,台灣還是相當重要的生產國,也勇於擁抱自造者運動。

我最近去台灣的時候,覺得台灣處在一種有點失落的氛圍當中,自造者運動在深圳非常盛大,我相信台灣一定也可以。我懂台灣的感覺,你們會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特殊之處,但是我相信你們會找到的。

我覺得深圳現在越來越有創新的感覺,以前我們說他們都只會山寨,不會寫軟體,現在這些通通都被推翻了,深圳最大的不同,是他們的製造工廠和公司密度比世界其他地方都還要高。例如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大疆,他們可能是全球無人機領域中的頂尖佼佼者,從設計、軟體、硬體到行銷,他們都做得很好,這是比較高階市場的部分。在自造者底端的部分,他們有許多加速器和孵化器,像是硬體加速器HAX就持續孵化出許多很棒的硬體產品。

最近也有一家做9美元電腦晶片的公司,這類公司就是自造者運動和大疆等商業製造公司的橋樑。我們自己在深圳也有工廠和辦公室,大多數夥伴也都是中國人,深圳將會成為硬體產業的研發和製造中心。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