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Cb77741497c8793f31b317efb7e2739e 原文在此“魔獸世界”的網路遊戲因行政審批而暫停後,玩家“老德”號召大家來維權。他說:“我們作為一個有幾百萬人的消費群體,起碼要知道這款遊戲到底還開不開,開的話到底什麼時候開……憑什麼最後受傷的總是消費者?” [::艾澤拉斯國家地理 BBS.NGACN.CC::] 玩不了遊戲的玩家,在某晚為洩憤,5000人同時暴網易“夢幻西遊”的伺服器,結果造成“夢幻西遊”七個伺服器全部癱瘓。但也不乏理性維權者,國內消費者協會315網站上關於“魔獸”的投訴就達到近3000條,另有很多玩家對相關企業提起了訴訟。問題是,造成玩家玩不了遊戲的原因,並非是企業失職,而是數月來遊戲還在“行政審批”,那玩家到底該向誰去維權? 一款叫“魔獸世界”的網路遊戲因行政審批而暫停,結果引發了玩家們在網路上人數逾萬人(有人稱是幾十萬人)的“維權”行動。 一位玩家稱,他們是在飽嘗了“舅舅”(在魔獸世界中指那些稱自己在運營商那裏有親戚或朋友,從而打聽到消息的人,用來表示發佈小道消息的人)們散發的眾多真假難辨的資訊之後的一次“自覺行為”。6月28日,當魔獸世界“第八區刺骨利刃公會”會長“老德”號召玩家們一起商議維權大計的時候,歪歪語音52386 頻道一下子同時湧進了3萬多人,當晚的頻道流量則高達20萬。 這是魔獸世界停服後的第21天。儘管相對于500萬的魔獸世界玩家來說,3萬抑或20萬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比例,但短短三四個小時,彙聚這麼多人仍然是史無前例的,魔獸世界第七區的玩家“牛婆婆”說,這次活動“創中國網遊玩家關注維權之最”,是“歷史性的”。因為之前,網路遊戲玩家一直只在遊戲的世界裏興風作浪。維權一說,對於在虛擬空間縱橫的玩家們來講還相當遙遠。


網路遊戲玩家們的這次集體維權,也使得一個並不太為世人所注意的群體,進入現實的維權行列。“憑什麼受傷的總是消費者”

玩家們的維權,起因於魔獸世界在大陸運營商的更換。

由美國暴雪娛樂公司(Blizzard)(簡稱暴雪)開發的這款遊戲,之前四年一直由第九城市電腦技術諮詢(上海)有限公司(簡稱九城)運營。4月16日,暴雪把遊戲的獨家運營權轉給了網易旗下關聯公司,為期三年。

4 月27日,文化部辦公廳發佈《關於規範進口網路遊戲產品內容審查申報工作的公告》,明確表示將嚴格遵守於2003年5月10日發佈的《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對進口經營網路遊戲由文化部進行內容審查工作,其中“變更運營權後批號需重新申報”。正好趕上趟兒的魔獸世界,因為運營商變化,被送去審批。這一去,於6月7日開始停服的魔獸世界就沒有再開過。

沒有了魔獸世界的喧囂和搏殺,魔獸玩家的貼吧上一時被各種正式的非正式的消息填塞。

一份打著網易總裁丁磊名號的“公告”曾稱,“《魔獸世界》將於2009年6月30日開始開服”,但是,隨後發現這只是一個無厘頭,網易對這一檔予以了否認。

而來自政府部門的消息也是撲朔迷離。

7月1日,經濟觀察網報導,新聞出版總署數位出版司副司長寇曉偉接受採訪時表示,“按照版署工作程式,《魔獸世界》(巫妖王之怒)重新開服可能要在2個月甚至以上時間。”不過,還沒過兩天,寇曉偉公開稱這是“媒體杜撰的”。

而關於網易、九城和暴雪之間的恩恩怨怨,在之前就更已是傳得沸沸揚揚。在網路上,他們之間的商業競爭被演繹成了一場暗戰大戲。“老德”就是在那個時候決心號召大家來維權的。他自稱,維權的想法不過是一個晚上的突發異想:“我們作為一個有幾百萬人的消費群體,起碼要知道這款遊戲到底還開不開,開的話到底什麼時候開,現在進展到什麼程度。”而且,“憑什麼最後受傷的總是消費者?”“老德”沒想到的是,這個想法在歪歪公佈後,被迅速地傳播並得到廣泛回應。6月28 日那天,下午歪歪語音52386頻道才只有兩三百人,到六點的時候就到了兩三千,之後基本上是每五分鐘翻一番。“老德”感歎:“之前玩家們除了團隊打遊戲要一起行動外,從來都是各幹各的,但是這一次卻意外地心齊。”該向誰去維權但是真正維起權來,卻發現困難重重。首先面對的是如何解決維權的合法性問題。

剛開始決定號召大家維權的時候,“老德”便擔心在歪歪語音上的聚集會否引起相關部門的注意。於是他就近諮詢了兩位律師,結果發現這兩位元律師不知網路遊戲為何物。“老德”又給所在地派出所電話,最後一直諮詢到陝西省公安廳的網監部門。工作人員答復說,網路上的這種聚會,並不在法律所限制的範圍內,並且告訴“老德”,從定性上講,這種聚會屬於網上討論,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集會性質。不過他提醒“老德”,就是網上討論,也不能具有煽動性和攻擊性。

緊繃著安全弦兒的“老德”,成功的控制了6月28日的大會。但是6月29日,一個以魔獸玩家們的偶像“蒼天哥”為名的網帖,號召玩家們去衝擊網易旗下另一款遊戲“夢幻西遊”。

得知消息的“老德”趕緊給網監部門打電話,並為他們進入頻道準備了位置,他同時電話告知了網易。但是,這並沒有阻擋住剛剛組織起來的玩家們,當晚,有5000人同時暴“夢幻西遊”的伺服器,造成夢幻西遊七個伺服器全部癱瘓。

此時,自稱真版“蒼天哥”的玩家在網上公開闢謠,稱他自己從來沒有號召大家去暴夢幻西遊的伺服器,聲音極為相似的真假蒼天哥甚至還在歪歪語音上幹上了嘴仗,那些跟著假“蒼天哥”的玩家們一哄而散。“我們碰到最大的風險反而是各種打著魔獸玩家旗號、行破壞之實的憤青們。”在“老德”看來,魔獸世界正處審批期,非法的各種破壞行為只會使得魔獸世界授人以口實,成為妖魔化魔獸世界遊戲的又一藉口。

當然,很多玩家也受“老德”的啟發選擇了理性維權。6月29日至30日,僅僅兩天時間,消費者協會315網站上關於“魔獸”的投訴就達到近3000條。記者在上海一中院的網站上看到,已經有很多玩家對相關企業提起訴訟。

但是,通過正常管道反映、法律訴訟等方式的維權,卻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困難———向誰維權?

九城在接到投訴之後的答復稱:自己的代理已於6月7日結束,這以後的事與其無關。

網易方雖然沒有公開答復,但是道理同樣明擺著:還沒獲批准的網易,還沒有實際運營魔獸世界,也難為此擔責。因為癥結卡在審批上。沒有人知道,審批進展會怎樣,魔獸世界還有無重開之日。沒有指向的維權,最後註定是無解的。而維權玩家的目的也並不在於要退回點卡上的錢。之前九城就已經明確表示:返還玩家點卡、安全權杖的餘額。但這並不為許多魔獸世界的死黨所認同,在7月11日南方週末記者參加魔獸玩家歪歪語音聊天時,眾多玩家如此向記者強調:“我們的目的在於玩遊戲,並不是為了退回錢,我們不差錢!”維權之憂儘管維權看似無解,但是“老德”等人依然希望能通過他們的行動表明:魔獸世界的玩家們是高素質的、有力量的。

第七區的負責人“牛怪”和“老德”都再三向記者強調:魔獸世界真正的玩家很多是精英人士,裏面有非常多的學者、官員、媒體工作者。不乏像姚明這樣的明星。

一場為魔獸世界正名的行動也在通過各種管道展開。魔獸世界第七區的“牛婆婆”和“牛怪”在現實生活中是年過四旬的一對夫妻,他們告訴記者,魔獸世界給他們的現實生活帶來了幸福。“牛婆婆”還專門為此寫了一篇長文,歷數沒有玩魔獸世界之前,“牛怪”是怎樣去酒吧舞廳應酬,她是怎樣擔心“牛怪”會禁不住誘惑。但是玩了魔獸之後,兩個人都找到了歸宿。

這樣的現身說法在記者的採訪中比比皆是,那些魔獸世界的玩家們,用了種種事例來證明,魔獸世界是一款培養認同、培育性格、讓人明白為人處事道理的好遊戲。相較於泡歌廳酒吧,他們自認為玩魔獸完全是更低成本又帶來幸福感的消費方式。

玩家們認為“網癮”專家和部分傳媒妖魔化了網路遊戲。“很多人根本就沒玩過遊戲,卻要來批判,根本不是魔獸世界的內容,批判時給戴到魔獸的頭上來了。”“牛怪”說。魔獸世界甚至被披上了一層國家族群的認同。

玩家們最近的一個興奮點是:從大陸轉戰到臺灣伺服器上的魔獸世界星辰公會,7月8日獲得世界首殺的成績。這也是中國公會在魔獸世界中取得的首個世界首殺。

之前,大量的大陸玩家因為無法上大陸的伺服器而轉上臺灣的伺服器,造成臺灣魔獸世界伺服器擁堵,從而引發臺灣、香港玩家的大量投訴,以致台服代理商不得不宣佈鎖定伺服器不再註冊新帳號。

不過,登陸上臺灣伺服器的玩家們依然興高采烈,7月12日,星辰公會代表到歪歪語音52386頻道做客,獲得玩家們的極大追捧。“牛怪”告訴記者:作為大陸玩家,跑到臺灣的伺服器上去玩遊戲,雖然獲得世界首殺的榮譽,成績卻歸臺灣。這頗像大陸的乒乓球員陳靜,代表臺灣出征獲得冠軍一樣。不過,這些都是正常的讓人樂觀的插曲,每晚都準時進歪歪語音看最新進展的“牛婆婆”一見到記者就憂心忡忡:“隨著時間的推移,玩家們的情緒越來越不好,還不定會鬧出什麼事來。”一些並不為這些理性維權玩家所能控制的事情正在發生,虛擬世界的遊戲停服,正在引發現實世界的真實衝突:7月11日,北京工人體育場,“東方神起” 演唱會,因為之前的“梁子”,三十餘身穿wow吧文化衫的人突然齊齊的“亮相”,晚上11點左右,在演唱會結束後,魔獸世界多個兄弟貼吧組織成員,近9萬人同時登錄貼吧投訴中心,10分鐘後百度陷入癱瘓。

而記者所得到的更為言之鑿鑿的消息是:有三大箱上千件的文化衫正在被散發,玩家們的“亮相”目標是7月23日即將在上海召開的網路遊戲嘉年華:Chinajoy(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

遊戲玩家一樣擁有消費者權益

受訪專家背景

吳景明: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經濟法研究所主任、著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專家、中消協特邀政策及立法顧問。

謝文:資深互聯網專家、一起網CEO,曾任互聯網實驗室總經理、和訊網CEO、雅虎中國總經理。

傳統的審批制度與新時代的問題

南方週末:目前魔獸世界遊戲停服,處於審批階段。這也是目前玩家維權的癥結。有人把它歸因於我們目前對網路遊戲的文化管理體制,是否合理?

謝文:這是當然的深層次的問題。整個過程中你會發現玩家利益是受損的,網易的利益自然也是受損的,那麼誰是得益的呢?看不到。固然可以說文化管理部門是在行使其職權,但審一兩周我還可以理解,審一兩個月我就覺得不可思議。而且為什麼之前運營得好好的已經審過的一個遊戲,換了一個運營商就得再審一次呢?

現在審查一款遊戲比審查電影還複雜,工商、稅務、團中央、婦聯全在其中,根本就是小題大做。原因很簡單。我們當時虧錢做聯眾的時候,到處想找個婆家都找不到,各方都說不歸自己管,現在網遊養肥了,各方都想來管。

吳景明:這種說法不無道理。我國的文化管理部門在網路時代管理方式的轉變得太慢,還是拿傳統的審批制管理新時代的新問題,難免出現這種情況。玩家維權沒有擺脫傳統消費維權的規律南方周未:遊戲玩家雖然數量巨大,但是分散,而且就個體而言涉及金額往往並不大,較之于現實中的維權難度可能反而更大。雖然有不少呼籲對他們的權益予以保護的聲音,但現實操作起來卻總讓人感覺很難,問題主要在什麼地方?

謝文: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以消費者利益為最大。相關部門應該儘快給這個遊戲放行,同時加強監管。

但你看魔獸玩家維權這事,最後責任在誰那裏呢?沒有明確的權利人,責任人缺位,最後就是無解的。一個無解的社會,就不好玩了。它說明還缺少一個都遵循的基本遊戲規則。

吳景明:可以說這不是玩家作為特殊的消費者維權特有的現象,是傳統消費維權共有的特徵。玩家維權雖然是個新問題,但他沒有擺脫傳統消費維權的規律。這就是消費維權和民事維權的最大區別。玩家擁有一個消費權者應有的知情權南方週末:很多遊戲玩家維權所強調的是知情權,這個知情權應該怎樣界定?哪些是該知道的?哪些是公司可以不公開的?謝文:知情權的提供就魔獸玩家維權來說,主要的責任恐怕在相關的審批部門,而不是運營公司。網易為什麼很多資訊不披露,應該是有苦難言。審批階段,它以後也還要在相關部門的監督下。

吳景明:玩家是付了費而接受的服務,所以按照公平原則和對價原則,與付費有關的服務資訊玩家都有權知道。但是網路遊戲畢竟涉及著作權,商家受著作權法保護的權利玩家是無權知道的。但商家應當保證有償提供給玩家的網遊是合法的、正當的、權屬沒有爭議的。玩家維權並非沒有法律依據南方週末:很多聲音認為事情的癥結在於中國網路遊戲立法的滯後,而且之前有很多人大代表呼籲網路遊戲立法,你怎麼看?

謝文:主要是一個遊戲規則建立的問題,這次魔獸停服幾個月,就表明管理體制的漏洞。現有法律法規足夠了,關鍵是行政如何作為的問題。

吳景明:任何一部法律的出臺,都是因為問題出現後無法用現有的法律予以解決,才需要新的法律新的制度。網路玩家維權固然沒有直接的法律規定,但也沒有完全游離于現有法律之外。所以不能說這個問題完全無法可依,只不過不甚完善不甚健全而已。可喜的是正在修改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已經將這一問題納入重點考慮的範圍了。

網易:我們是遵紀守法的好公司

以下是南方週末對網易魔獸世界項目負責人李日強的採訪。

南方週末:很多玩家在強調他們作為消費者的知情權,認為他們作為消費者的權益沒有被很好地保護,還有一些提起訴訟的,你怎麼看?

李日強:玩家急切盼望開服的心情我們能夠理解,我們的員工,包括我在內,本身也是玩家的一員,即使玩家什麼也不做我們也能體會。我們作為公司,是充分考慮消費者的權益的,譬如玩家,當時買了100元的點卡,消費了30,停服了。我們承諾再開服後,玩家剩餘的70元錢是繼續使用的,雖然這個100元之前購卡時都是交給九城的,雖然九城之前表示可以退卡,但實際上我們不能確定所有用戶都能全數拿到退款。我們就是考慮到消費者的利益所以才這樣決定的。這個額度你可以計算,魔獸有500萬以上的玩家,每個人帳號裏只要還有20元的餘額,我們就為此要少收至少以億計的資金,由此可見網易對於保障消費者權益是非常重視的。

玩家們對知情權的抱怨,我們作為運營商也是很為難,因為我們還沒有真正開始運營。

南方週末:魔獸世界至今不開服的癥結在什麼地方?目前有什麼進展?

李日強:在6月的時候我們的軟體、硬體即已都調試好。7月1日的時候我們也已經開放戰網註冊,可以和以前的帳號綁定。玩家登錄即可以看到自己帳戶裏面的資金情況。6月初我們就已經按相關規定報批魔獸世界,目前正在審批期間。政府相關部門還在正常行使審批職權,在正常的範圍內對魔獸進行審批。

南方週末:有這樣的說法,認為網易和暴雪在香港註冊合資公司暴網,是為了繞開中國嚴格禁止外資企業在內地以獨資或合資的形式發行網路遊戲的規定,網易有何解釋?

李日強:我們也聽到種種說法,很多說法還說得像模像樣的,但就是說不清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幹。我可以在這裏明確回答你,這種說法是完全不成立的。

暴雪假如說要借機進入大陸,控制大陸市場的話,它為什麼要找像網易這樣有實力的大公司呢?找個小公司不是更好控制麼?如果說是為了輸送利益,那簡單的把代理金或分成比例調高不就行了?為什麼要用合資公司這麼複雜的手段?實際上,網易代理暴雪的產品,和目前國內別的公司代理外國的遊戲的模式一樣,沒有任何差別。營運《星際爭霸II》和《魔獸世界》的就是網易集團裏的上海網之易網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早在2008年1月已註冊成立了,而到2008年8月網易才跟暴雪達成了第一個授權代理的合作,即《星際爭霸II》,然後到2009年4月,網易才拿到《魔獸世界》的代理授權。所以這種指控的基本邏輯是站不住腳的。至於網易和暴雪成立的合資公司,最初的考慮是為了《星際爭霸II》營運上可能要面對的一些問題,包括盜版、私服、外掛、盜號等。網易在中國網遊市場已積累了多年的相關營運技術和經驗,但我們並不掌握暴雪產品的核心技術。暴雪作為遊戲產品的開發商,但對中國這種獨有的營運環境瞭解不深。最好的方法是集中雙方的知識和經驗,建立一個專門而持久的團隊,長期性的針對最新的外部情況而提供營運上的技術支援,而最合適的方法,就是通過合資公司的形式組建和維持這個團隊。但這個技術支援的團隊並不需要,也不會直接參與具體的營運工作。

網易接手魔獸世界的運營工作,本來是一件正常的商業合作,但是從遊戲交接過程中的種種情況,加上目前的各種傳言來看,我個人認為,有一些人對此沒有按照正常、合法的商業精神和商業規律來對待,我對此深表遺憾。

南方週末:關於九城和暴雪、網易之間的利益糾紛,傳得紛紛揚揚,網易怎樣看待?是否會有應對?有的話會有怎樣的應對?

李日強:各種傳言背後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方便猜測、評論。不過我可以說的是,網易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司,在魔獸世界運營權轉手這個事情上也不例外……我們是希望第一時間把魔獸運營起來,審批下來我們也會第一時間告知大家。不過現在,我們還在等待政府審批的最後結果。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