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1e1910c3222c995f7705b758bf1c186

提里斯法守護者,承擔著守護艾澤拉斯的神秘力量持有者,每一代的守護者都擁有其不俗的傳奇事蹟,包含曾擊敗薩格拉斯的艾格文,及後來開啟黑暗之門,事後又引導部落與聯盟對抗燃燒軍團的麥迪文…如今,在部落與聯盟遠征北裂境的同時,艾澤拉斯即將產生新一代的守護者。


捲軸的秘密
預見之池
靈魂高地的預見之池中,有一個人影,趁沒有人在這裡的時候悄悄地溜進,並在池中拉開了兜帽,原來是一個不死族的法師,她的名字是斯塔西亞‧墮影(Stasia Fallenshadow,漫畫的原創角色)。她從外域的一個獸人手中,拿到一個看似平凡無奇的卷軸,但是斯塔西亞一眼就清楚這個卷軸的價值非凡,因此她想盡辦法拿到了卷軸,並且將它帶到了預見之池…為的就是要解開其中的秘密。

image001

那份卷軸撰寫著一個非常重要的預言,在預言中,艾澤拉斯將會面臨一個史無前例的「大災難」,而在這場災難之中,將會有一個救世主出現,解救艾澤拉斯於水深火熱之中。斯塔西亞想要藉由預見之池的力量找出救世主的身分,因為無論是誰,只要能夠掌握救世主,那他必然也能夠掌握艾澤拉斯的命脈。

就在預見之池所顯示的未來裡,斯塔西亞看到了一個半獸人女性,流著淚站在一個年老的人類屍體面前,接著就看到她擁有了一個混血的兒子,接著她將這個兒子交給了一個叫做梅里的術士。這個術士已經活了數千年之久,但是他卻不是像不死族般突破了巫妖王的控制,而是憑藉了自己的力量延續自己的生命。

image003

這個半獸人女性將自己的小孩託付給了這個被稱為梅里的術士,並且希望他不要告訴自己的孩子關於父母的任何事情。就這樣,梅里扶養著這個孩子生活在暮色森林險惡的環境中,並教導這孩子懂得拿起武器來防衛自己。斯塔西亞此時泛起了微笑,她知道預言是真實無誤的,梅里的身上的確有著承襲數千年的遠古之力,但這孩子給她的感覺,就像是帶著無盡無窮的潛力一樣。

迦羅娜之子,麥迪安
就在暴風城國王的歸途上,珍娜與瓦里安談起了關於索爾的一切,但是對於曾經被迦羅娜背叛過的瓦里安來說,半獸人的一切實在令他無法接受。經歷過第一次、第二次戰爭的洗禮,再加上被半獸人奴役過的經歷,這一切的一切都讓瓦里安難以信任獸人,不過或許是因為剛除掉了奧妮克希亞,再加上疼愛的安杜因與珍娜的保證,終於讓他鬆口願意與部落的首領索爾見面。

而畫面回到暮色森林中,這個被稱為麥迪安(Med’an)的半獸人也漸漸成長,不過相較於他的母親,他的半獸人血統似乎更為薄弱,除了仍然有綠色的皮膚以及獠牙之外,他的長相並不像是一個純種的半獸人。麥迪安與梅里在暮色森林中平靜的生活,但他們的平靜卻也在一群虎視眈眈的刺客中畫下了休止符。

雖然梅里教導了麥迪安許多魔法的知識,但是實戰經驗尚未成熟的麥迪安,仍然無法抵抗部落刺客的攻擊,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一個半獸人女性出現拯救了他們。她呼喚梅里的方式就像是認識梅里很久一樣,精純的戰鬥技巧將刺客一個個消滅,麥迪安對她有著熟悉的記憶,卻又想不起來她是誰。是的,她就是麥迪安的母親,而她真正的身分,就是殺死萊恩國王的刺客!獸人德萊尼混血兒「迦羅娜」。在殺死這些刺客之後,迦羅娜就消失於夜空之中,無影無蹤。

image005

動盪不安的現況
回到暴風城以後,珍娜就開始利用她曾經給索爾的護身符(註)與索爾聯絡,告知他暴風城國王欲與他會面的消息。想當然爾,這個消息在部落之間引起了廣泛而激烈的討論。主和派的雷加‧大地之怒(Rehga Earthfury)與主戰派的卡爾洛斯‧地獄吼(Garrosh Hellscream),對於是否和人類結盟仍然抱持的不同的意見。然而,當他們倆看到了索爾回應珍娜護符的召喚時,都共同對索爾的領導產生了質疑。

在小說《Cycle of Hatred》中,珍娜曾經送給索爾一個護符,能夠讓珍娜與索爾直接連絡。

索爾回應珍娜的召喚並與珍娜會面,珍娜告訴索爾暴風城國王是如何遭遇到奧妮克希亞的陰謀等等問題,並告知索爾這是一個和平會談的絕佳時機。然而,索爾則擔心過於和平的提議可能會造成聯盟與部落適得其反,但珍娜卻說歸來後的瓦里安雖然變得更加老練,不過也更加激進,如果不趁這時候會面,將難以修補兩方的關係,索爾一心只希望這次會談不會變成一場災難。

瓦麗拉跟布洛同樣受到了瓦里安的邀請,一個血精靈與夜精靈將永遠成為暴風城的佳賓,不過布洛卻臨時受到手持綠龍雕像的范達爾‧鹿盔召喚,必須要回到達納蘇斯。原本瓦麗拉也想跟布洛一起回去,但卻受到了布洛的反對,他希望瓦麗拉可以留在暴風城,因為血精靈並不見容於夜精靈,同時他也認為安杜因會需要瓦麗拉。

image007

暮光之錘的陰謀
藏身於希利蘇斯的古神克蘇恩雖然死了,但是崇拜古神信仰的暮光之錘仍然沒有消散,因為暮光之錘氏族的領導者,雙頭巨魔「丘加利」仍然健在。雖然刺殺麥迪安的行動看似被迦羅娜阻止而失敗了,但事實上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迦羅娜引出並把她綁架到丘加利面前。

image009

雖然迦羅娜的實力足以殺掉所有刺客,但是曾經受到的控制咒語,仍然束縛了她的行動而遭到綁架。然而,熟知預言內容的斯塔西亞,正是丘加利派去抓迦羅娜的使者,丘加利深知預言內容將會深深改變艾澤拉斯,不過為了更偉大的陰謀,他反而需要迦羅娜的刺客本領。他使用魔法控制迦羅娜,要她前往歷史性會議的地點─塞拉摩,去刺殺瓦里安、安杜因以及索爾,甚至洗去了迦羅娜被人控制的記憶。即使她暗殺失敗了,這也將會造成聯盟與部落之間的動盪不安。

image011

衝突的開端
在會議之前
一個神祕的訪客來拜訪梅里,他們的談話剛好被返家的麥迪安聽見。那個被梅里稱為「克羅恩」的不死族帶來一個壞消息,迦羅娜已經被丘加利抓走,並且要命令她去破壞和平會談,這些都是克羅恩潛藏在暮光之錘的間諜所提供的消息。不過,令麥迪安震驚的是,梅里親口說出迦羅娜就是麥迪安母親的事實。麥迪安不顧一切的直接找到飛行蝙蝠直衝到塞拉摩,希望能夠拯救他的母親,當梅里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艾格文雖然沒有出面,但是她仍然相當關注這次會談的狀況,長久以來的生命以及經歷,已經讓她足以透視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部落與聯盟兩方都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展開這次會談,因此事實上這次會談最重要的角色,就會是中間人-珍娜,她將大大左右這場會談的成敗。

在等待索爾的期間,安杜因注意到了國王瓦里安的不安,長久以來的仇恨,讓他難以放下武器與索爾會面,即便他有聽過索爾的名聲,但一想到獸人讓他遭受過家破人亡的滋味他就無法忍受。這種感覺同樣也伴隨著隨索爾而來的雷加與卡爾洛斯,這兩人即使意見不合,但是仍然也對人類抱持著一樣的敵意。不過,對於獸人來說,他們認為任何東西到了他們手中都能成為武器,因此他們並不害怕放棄武器的會談。

image013

塞拉摩會議開始
就在強大而令人感到不祥的暴風雨中,暴風城國王與索爾第一次會面了。雖然雙方都並未持有武器,但是劍拔弩張的氣氛仍然蔓延在整個塞拉摩中。就在此時,安杜因無畏於雙方的氣勢,站在索爾與瓦里安的中間,以適當的言語讓兩人一同放下武器。曾經是瓦麗拉、拉格什與布洛在競技場隊伍的主人,雷加在拉格什與布洛逃走後,也才發現財富與競技並不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因此他毅然放棄自己在角鬥場中崇高的地位,轉而效忠索爾,希望能夠為部落貢獻一己之力。

索爾趁機談起自己身為角鬥士的經歷,打算讓瓦里安知道他們有著共同的過去,借此打開彼此的心房。就在他們用共同的經歷開啟話題後,珍娜就趁機導入主題,他們先從資源的交換談起時,衝動的卡爾洛斯直接挑明武力就足以奪取一切資源,不過卻被安杜因的話語打斷:「大人,當你能從幾句話中帶來更大利益的時候,你何必要在戰場上浪費你的士兵跟資源呢?」這幾句話獲得了索爾相當的讚賞。

這時候迦羅娜與丘加利派來「協助」她的小隊,正在塞拉摩堡附近休息,希望尋找到最好的時機能夠達成刺殺目標。他們駐紮的地方很快就被眼尖的麥迪安發現,就在他潛行過去準備找尋時機營救母親的時候,刺客隊伍遭到了風蛇的襲擊,迦羅娜熟練的殺死這些風蛇,麥迪安發現她並未被束縛,而開始思考起其中的關聯性,他想起梅里與克羅恩的談話中曾經提到迦羅娜遭到控制,因此他決定謀定而後動。

image015

刺客來襲
令人不敢想像的是,會談和平的結束了,這是因為天譴軍團發動的奇擊,讓瓦里安與索爾第一次決定攜手抵抗天譴軍團的入侵。不過,在瓦麗拉與雷加的談話中,卡爾洛斯‧地獄吼的主戰態度,仍然是這次會談之後最大的隱憂。而會談結束的時候天氣也已經轉晴,刺客部隊要開始移動,一向獨來獨往的迦羅娜開始厭倦與其他協助者一起行動而先走,麥迪安反而趁機聽到即使完成任務,迦羅娜也會被跟著清理的消息。

image017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迦羅娜瞬間衝到了索爾與瓦里安的面前,瓦麗拉即時掩護瓦里安不致受傷。其他刺客們則開始施放法術,準備一股作氣殺掉索爾跟瓦里安,一場大戰就這樣展開。但是,這群刺客低估了這些位居聯盟與部落頂端的人的實力(俗話說王族都是由最強的山賊與海盜的化身,這句話是有道理的),他們即使手上沒有武器,仍然有著優秀的戰鬥能力。卡爾洛斯趁機大喊這是聯盟的陰謀,而瓦里安就在這時候看到一張他死也不會忘記的臉─迦羅娜,他也瞬間認為這一切都是索爾的陰謀,包括謀殺他父親一事也是。

image019

塞拉摩遭到攻擊
就在瓦里安震驚的同時,暮光之錘的信徒大舉進攻了塞拉摩,所有人都被迫開始作戰,而瓦里安則瞄準迦羅娜成為他最重要的目標。迦羅娜從未見過如此身手的人類,就在亂成一團的情況下,麥迪安來到了戰場上尋找母親的身影。他用法術召喚閃電逼退了瓦里安,但是卻被迦羅娜喝叱,要他盡快離開。麥迪安不顧母親的反對投入戰場,他立即了解到真正的敵人是這些控制母親的人,因此他立即殺死一個暮光信徒,並且解救了安杜因的危機。原本安杜因認為麥迪安也是獸人,不過他細看以後立即就發現麥迪安與真正的獸人長得並不相同。

「預言之子」麥迪安來到了戰場,引起斯塔西亞的注意,因為麥迪安在丘加利的計畫中占有相當重要的位子,因此她決定立即撤退以免讓預言之子死亡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不過在這之前她施放了控制咒語困住迦羅娜,打算讓瓦里安殺死她,而麥迪安卻即時幫助迦羅娜抵擋了致命的一擊,但他當然不會是瓦里安的對手,瓦里安迅速提起他丟到一旁,不過卻讓斯塔西亞成功的抓住他帶回去,而迦羅娜只能定身在原地,留著眼淚看著麥迪安被抓走。

image021

決裂
就在暮光之錘信徒們大舉撤退以後,卡爾洛斯企圖殺死迦羅娜,卻被珍娜給冰凍起來,珍娜搶先說明迦羅娜屬於塞拉摩的囚犯,處置權取決於塞拉摩。瓦里安仍然相信這次進攻屬於部落的策畫,索爾雖然阻止卡爾洛斯對瓦里安憤怒的攻擊,但是他也對瓦里安非常的失望,他認為瓦里安仍然相當的好戰,而難以發現事實的真相。緊接著卡爾洛斯也開始指責這次攻擊是由聯盟主導,雙方開始相互指責。能夠真正看清楚事實真相的反而是雷加與瓦麗拉,還有索爾本人。(這部漫畫對於好像只有和平主義者能看清所有事實這點,姊姊認為這種設定實在少了很多劇情張力…)

瓦里安想親自審訊迦羅娜,就在他想要殺死迦羅娜的時候,再度珍娜所阻止,即使很明顯的迦羅娜是受到了魔法控制,讓她連講話都語無倫次,但自己父親萊恩被殺死的憤怒,仍然深深影響著瓦里安。索爾在離開前,則對珍娜表示對這樣的會議結果深深表示遺憾。

image023

塞拉摩士兵在押解迦羅娜的途中不斷對她冷嘲熱諷,甚至對血精靈瓦麗拉也是如此,讓曾經受到聯盟與部落兩方冷漠對待的瓦麗拉反唇相譏。瓦麗拉的話語激起了迦羅娜的回憶,一生受到詛咒法術控制的迦羅娜,被迫當成雙面間諜,甚至殺死了她敬愛的萊恩國王,她懇求瓦麗拉告訴珍娜,她將盡量抵抗法術,以告訴珍娜與瓦里安所有真相,只求珍娜保護她的兒子。

瓦里安聽到瓦麗拉的話之後,只問了她:「妳怎會對一個殺人兇手如此仁慈?」瓦麗拉只回答:「我並沒有被復仇的渴望所蒙蔽,大人。」在安杜因也因為麥迪安救了他一命,而對他的父親諫言,因此瓦里安將瓦麗拉留下協助審訊迦羅娜,不過他自始至終都想要迦羅娜被公開處刑。就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中,瓦里安回到了暴風城準備與天譴軍團決戰。瓦里安就這樣回到暴風城備戰,而索爾也回到奧格瑪,不過就在這個當下天譴軍團同時襲擊這兩個主城,這些先鋒軍還是輕易的被這些英雄們給擊敗。

image025

古神的計畫
安其拉廢墟
在塞拉摩,珍娜與艾格文就站在迦羅娜身旁,打算獲得更多有用的情報。珍娜告訴迦羅娜,箝制住她的魔法相當深刻而複雜,強行剝除可能會造成很多立即性的危險,但為了兒子的性命,迦羅娜要求珍娜盡快能夠突破她記憶的封印與缺口。這個法術相當危險,幾乎要了迦羅娜的命,而她能夠從這個魔法的缺口中所吐出的幾個字成為重要的關鍵:「安其拉…」

這時候,斯塔西亞回到安其拉謁見丘加利,丘加利對於她的失敗非常憤怒,不過斯塔西亞利用「預言之子」麥迪安的力量來說服丘加利進行另外的計畫,好掩飾她自身的失敗。雖然麥迪安並不願意如此,丘加利還是直接將他丟入安其拉的深處,一個丘加利稱之為主人的怪物身上。這個怪物的外型麥迪安從未見過,他不斷在麥迪安的耳中低語一些如同夢靨般,麥迪安從未聽過的絕望言語。而丘加利則同時收到消息,巫妖王的大舉進攻,讓聯盟與部落的領袖已經無暇他顧,他可以專心進行自己的邪惡計畫。

image027

梅里的追蹤
而梅里也已經往塞拉摩出發尋找麥迪安的下落,不過卻剛好遇到天譴軍團攻擊塞拉摩,而梅里立即衝往珍娜所在的方向警告她。由於瓦麗拉完全不認識梅里,想要攻擊的同時,艾格文卻阻止了她,原來「梅里‧冬風」是保護艾澤拉斯的提里斯法議會中最年長的成員之一。就在他解釋一些相關事情的始末時,長年與麥迪安相處的他,發現了艾格文與麥迪安長相有相似之處,讓他開始對麥迪安的父親是誰產生了自己的答案。

意識到這點的梅里突然了解麥迪安的重要性,珍娜告訴他麥迪安在安其拉廢墟後,梅里原本希望自己獨自前去,不過珍娜希望彼此有個照應而要求瓦麗拉與之同行,對不死族相當厭惡的瓦麗拉雖然一口拒絕,不過她所尊敬的艾格文也希望她一起同行,因此她只好尊重艾格文的意願,隨著梅里傳送到安其拉廢墟中。

image029

拯救麥迪安
遠程傳送並沒有辦法明確的鎖定傳送地點,因此兩人瞬間就被傳送到斯塔西亞等人刺客的中間,不過兩人臨危不亂的戰鬥,瓦麗拉甚至瞬間就將斯塔西亞給解決掉。梅里要瓦麗拉進去尋找麥迪安的蹤影,他則擋住追兵,瓦麗拉進去後卻看到了束縛住麥迪安的怪物,此時的她還不認識這個怪物,就是可怕的上古之神之一,已經死亡的克蘇恩,但即使死亡的古神耳語也同樣的致命。

image031

雖然也遭受到無盡的低語折磨,瓦麗拉還是成功的切斷克蘇恩的觸手,將麥迪安救出,不過這時候在外面的梅里則遭遇了丘加利,因為上古之神的賞賜,他的能力變的更加強大了。梅里剛施用強大的傳送術而元氣大傷,難以成為丘加利的對手而被擊退,這時候背著麥迪安的瓦麗拉正好從廢墟中出現…

這時候,巫妖王的初步攻擊則都已經被聯盟與部落的英雄們所阻止,不過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沒發現安其拉這裡正逐步逼近的危機。

image033

返回塞拉摩
為了拯救梅里,瓦麗拉不得不重新開啟秘術魔癮,她吸取了梅里與麥迪安的部分能量,打算與丘加利作戰拖延時間,讓麥迪安能夠重新給與梅里能量,好讓他們三個人都可以成功的傳送逃走。瓦麗拉一邊與丘加利作戰,一邊得抵禦自己曾經成功壓抑的邪能惡魔。

瓦麗拉的努力並未白費,即使受到了上古之神的耳語削弱意志,麥迪安仍然不辜負自身強大的血脈,他努力鎮定了心智,將力量輸送到梅里身上,雖然梅里醒了,他們三人仍然命在旦夕,因為丘加利的力量已經太過於強大,因此瓦麗拉終於解放了自己心中的惡魔,為了拯救他們三人,她豁出了自己的生命和意志,雖然成功的擋住了丘加利,但是她的身軀也被一個叫做凱斯拉納提爾的惡魔所占據。

image035

不過,梅里並未將三人傳送回塞拉摩,因為他要先將瓦麗拉體內的惡魔驅趕出去,而惡魔原來覬覦的並不是瓦麗拉,而是擁有強大潛能的麥迪安。惡魔則在這時不斷對麥迪安低語,希望能夠誘惑他的意志,而這時候梅里只能袖手旁觀,因為他的力量已經在這場意志力戰爭中無能為力。但是,為了保護意志尚未成熟的麥迪安,他決定與惡魔交換條件,那就是讓惡魔侵占他的身體。雖然麥迪安反對這麼做,但是梅里認為這樣才是對彼此最好的事情,惡魔成功的轉移到梅里身上,梅里犧牲自己的行為讓瓦麗拉對梅里懷著愧疚,但是梅里反而感謝瓦麗拉的行為拯救了他們三人,就這樣梅里帶著他們回到了塞拉摩

然而,在剛擊退巫妖王先鋒的塞拉摩城堡,大家都正在因為戰鬥後的處理忙碌,因此沒有人注意到在一旁的迦羅娜已經悄悄被神秘人給救走了。

image037

使用 Facebook 留言

4571d146ae3c078ea8110bfe118ca6de?size=48&default=wavatar
1.  網頁設計人的悠閒 (發表於 2010年3月12日 17:38)
這段時間點是在哪?巫妖王前夕嗎?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