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E0dabbeba0fff65f4f7a18a448113ed5

很早之前就聽過這款遊戲的大名,也慕名到巴哈BBS的EQ版逛過,只是對當時只玩過單純的魔力寶貝的我來說,根本看不懂裡面的文章,所以也就暫時作罷。後來透過好友Hogo,某雜誌社找我寫魔力寶貝的稿子,當天晚上吃飯的時候,聊到EQ要被代理進台灣,很多人都蠢蠢欲動說想試看看。但那時的我對遊戲界還是懵懵懂懂,所以聽一聽也就沒了下文。

一直到再之後,對魔力寶貝真的有點膩了,想要換個遊戲來試看看。我已經忘記為什麼會看上無盡的任務,只記得當時衝出家門,特別找了家全家便利商店,還買不 到測試包,跑了兩家才買到。回家之後馬上安裝,聽著陌生的開場音樂,想起小時候常玩的美式冒險遊戲,心裡想著「這遊戲的開場音樂還真不錯」。


●第一個角色,第一張拍圖,一段無法抹滅的記憶。

選角色畫面,我選了男性半精靈吟遊詩人,會選吟遊詩人的原因是當時我還很瘋合唱團,除了尬兩個團之外,還會到處幫朋友唱場子,幾乎除了上班和遊戲之外就是 跑合唱團,加上對這種職業很陌生,想要試看看的原故。至於為什麼會選男性半精靈,是因為1.玩男角比較不會被騷擾 2.半精靈看起來比較像個人 3.自由港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帥。

但是進入遊戲之後,就是一整個莫名其妙。因為之前魔力寶貝簡單易懂的介面,剛開始看到EQ這麼多按鈕真是一整個頭昏,再加上第一次接觸3D遊戲,很不習慣用鍵盤的移動方式,還沒幾分鐘我頭都暈了。這時想說:來去打幾隻怪,應該就知道怎麼玩了吧!


●第一次回報GM,NPC卡在牆上了。

天真的我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要怎麼出城,在城裡瞎逛了一陣子之後,頭也暈得很難受了,就結束了冒險的第一天。

接著第二天和大部份的新手一樣,不小心對NPC按到A,下一秒我就出現在城外了….好吧,好不容易出了城有怪打,新手區的怪也不難應付,但總是會遇到幾隻混在裡面的高等獸人….這是我第一次體驗什麼叫做「拖火車」。打著打著升級了,然後又找不到回去找導師的路。

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地不友善,要不是之前我打到一根瘟疫鼠尾賣了2pp,我大概早就不玩了吧!

就這樣每天上去玩個1~2小時,過了一個星期還無法上手,甚至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從北自由港到共有地,就打算要放棄的時候,救星出現了!XD Hogo不知是怎麼和我搭上線的,我想可能是看到我在巴哈貼的文章吧!有了朋友之後玩起來就比較有趣,晚點再來把之前在巴哈貼的冒險記事轉錄過來。


●快跑歌是撿屍體的利器!再怎麼樣銀行也要放一面鼓 XD

就這樣一路玩到25級左右,就拉了男友一起玩EQ,因為他玩暗精闇騎的關係,我又重練了一隻半身人德魯伊(因為吟遊詩人玩到手都快起水泡)。又在巴哈的洽 特和魔寶的李乘風搭上線,他介紹我們去一個叫做「麒麟之眼」的公會。當時因為一個人跑真的很孤單,要組隊也很難組到,於是便申請加入了。

進入公會之後,感覺EQ的生活才真正開始,之前好像玩假的一樣。許多人在公頻聊天好熱鬧,想問問題也有地方可以問,還有一些玩過美版的老手三不五時會送裝備什麼的。


●和朋友一起玩才是最有趣的。

就這樣一路練,開始做德魯伊的史詩任務(Epic)。以前EQ的camp(一直打某一種怪直到打到想要的物品)真的是無盡的camp,曾聽說有人為了做 JBOOT任務,在淚之海打巨人打了整整一個月。EQ的怪物出生是有所謂的「PH」制度,所謂PH就是Place Holder,意思是另一種怪常常會佔掉你要打的怪物的出生順序,因此你必須不停地清那隻怪,直到你要的怪出生為止。在做德魯伊史詩任務時我印象最深的是 要去某個湖裡打一種魚,但是那種魚也有PH怪,於是我就躺在湖底打PH打了八個小時,好不容易等到目標出現,卻又被路人搶走…我記得我好像真的哭了很久。


●EQ的半身人看起來還滿像歐巴桑的...

好不容易到了任務的最後一步,要出動團隊(RAID)來打一隻小小龍,在公會我只不過是一隻嫩咖德魯伊,要出RAID也都是先幫那些老鳥打,那時心裡的確 有點不平衡。後來好不容易輪到我,公會也幫我湊了30人左右準備要打,連人都集合好要準備開打了,我才發現我要回報的NPC居然不見了….開打前我才再三 確認過他在的。一問之下,才發現是某位會員因為無聊想釣魚,看到那位NPC手上有拿魚竿,就把那NPC宰了想要拿魚竿…

(EQ的怪物有個特色,就是他們手上拿什麼,打死他們就會掉什麼,所以那時練功很希望遇到手上有拿傢伙的怪,因為打死後都可以拿到一些破銅爛鐵來換錢。)

NPC多久生一次?答案是8~16小時,大家只好解散下次再來。

好不容易我的EPIC終於做了出來,它也一直陪著我到遊戲的最後。


●我珍藏的EPIC武器-大自然行者彎刀。

又過了一段時間,差不多所有玩家都封頂了,真正精彩的才要開始。當時沒有所謂的「副本」存在,有的只有開放式的地下城,所以只要會掉好寶的怪物一出,就是 所有公會開始搶,誰搶到就是誰的,也因此當時公會與公會間的勾心鬥角相當嚴重,派間諜之類的行為是相當常見的。也因此許多的小公會開始合併,因為大家都是 付月卡在玩,大家也都想要搶王。
當時麒麟之眼與龍族合併出了一次骨龍葛魯東的RAID,合作得還算愉快,便合併為新公會「TheOne」。一開始TheOne的確相當意氣風發,因為剛合 併人很多,EQ的RAID又是用人海戰術來淹的。那個時候大概是SOV(薇洛斯傷痕)資料片剛出,還記得有一陣子每天晚上都在RAID天聖堂TOV(因為 伺服器一當機所有怪物都重生,包括頭目,所以一當機我們就又可以快樂打一整晚TOV)。


●TOV是刷裝的好地方!

後來TheOne也打贏了當時的指標性頭目-戰神Avatar of War,一直到後來進入沉睡者之墓Sleeper’s Tomb。要進沉睡者之墓需要做一把鑰匙,這鑰匙一星期只掉幾把,也需要排隊才能拿到。當時在公會裡還是嫩咖的我當然是排很久才拿到(德魯伊當時真的很沒 用),每次看拿到鑰匙的人開開心心去裡面玩,心裡也很不是滋味。唉~這大概是我玩EQ那段日子中最黑的一段日子。

後來當然是有拿到KEY,打了一陣子沉睡者之墓,就改版到下一個資料片-SOL露卡琳之影。


●EQ的舊模組看起來還真是有古意。

在SOL資料片我唯一有印象的大概只剩下無盡的打外星人,什麼樣子的外星人都打過,然後不是打外星人就是打蛇人。SOL大家的終極目標是進入VT(Vex Thal,忘記中文叫什麼了),進VT又是要做KEY,要做KEY又是無盡的camp…而且大部份是要在蛇人神廟裡打蛇人。那陣子真的打蛇人打到吐,我的 打寶運一向很差(在WOW也是一樣),人家運氣好打了兩星期就打到,我打了一個月還沒ROLL到。加上一些想往上發展的人,這時紛紛跳去當時最強大的公會 POF(Peace of Formosa),造成公會分裂DRAMA不斷,又加上遊戲老化太快,一些玩家也不玩或出走,在鬧了一個月之後,跟著公會打了最後一場蛇人皇帝的 RAID,但是沒打贏。我知道我不能再留下,於是把帳號交給男友,毅然退出遊戲。


●SOL的camp搞死了不少人...

在我退出後,TheOne又撐了幾個月,最後還是解散了,男友跟其他還想繼續玩的人加入了另一個公會。但是在下一個資料片POP(權能異界)出之前,我從 原本的CEQ TEAM被調去做混亂冒險(因為CEQ不賺錢…),後來跳去玩當時很紅的希望Online,男友後來也漸漸沒玩。再過沒幾個月,POF也解散,然後原有的 兩個伺服器合併。又過了半年左右,CEQ和EQ2正式結束橘子在台灣的營運,EQ在台灣正式告一段落。


●這張照片是筆者在當EQ翻譯員時,於橘子內部測試伺服器所拍。

雖然這個結局並不完美,但是直到現在,不管我玩哪一款網路遊戲,都一定會想到EQ的影子,尤其是現在在玩的魔獸世界WOW,可以說根本是簡化過的EQ,每 每在魔獸出RAID,都會讓我想起昔日一起作戰的好友們。我在想,也許有一天,我也會懷念在魔獸中遇到的每個人、每件事、每場RAID。


●很懷念EQ中的每件蠢事...就像當過兵的人很愛聊軍中生活一樣。

使用 Facebook 留言

歪力
1.  歪力 (發表於 2010年8月16日 12:23)
看了圖片才發覺
天2的模組雛型應該是來自EQ才對...
連坐姿都超像的
Bbd5375835837a12ee4cdffabb751d82?size=48&default=wavatar
2.  oldcat (發表於 2010年10月06日 19:55)
看到這篇真懷念
The One公會名還是我取的...
因為駭客任務...XD
2f2d8552f4a4d3279a3291fd178bceb6?size=48&default=wavatar
3.  NIGHT (發表於 2011年11月05日 14:27)
真的很懷念...想到那時的不成熟衝動..哈..人生啊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