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59153683dab64281b0c453be378474e3

如果伊利丹的故事是《魔獸世界》是一場悲劇,那麼瑪翼夫‧影歌肯定也是這場悲劇後續的繼承者。非黑即白的性格,迫使她在失去一切後渴望找到支持自己奮戰下去的理由,而答案也是令人絕望的選擇:『復仇』。當伊利丹死後,她的下一步會是…?

傳記

夜精靈典獄官瑪翼夫‧影歌,和她的弟弟亞羅德‧影歌兩人相依為命,他們也在燃燒軍團入侵的上古之戰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大戰之後,瑪翼夫受命擔任押關伊利丹的職務,成為籠罩在披風之下的「看守者」一眾領導者。

當伊利丹逃脫且獲得古爾丹之顱後實力大增,在外域擊敗了瑪翼夫,反其道將之押關在影月谷的廢棄監牢裡,並交由阿卡瑪看管。瑪翼夫與阿卡瑪互訂契約,成功逃出監牢並與冒險者們聯手進攻黑暗神廟…最終,瑪翼夫親自手刃了她一直想要復仇的目標,伊利丹死於外域。然而,雖然獲得夢寐以求的勝利,她卻陷入了自己復仇心志的迷惘。

誠如伊利丹所言:「妳贏了…瑪翼夫。不過,獵人…在失去獵物以後…什麼也不是!沒有了我…妳什麼也不是…」

【快速導覽】

 

上古之戰

瑪翼夫‧影歌原本是夜精靈伊露恩姐妹會的成員,其弟弟亞羅德‧影歌則是在靠近永恆之井的古老城市蘇拉瑪擔任治安官。由於影歌家族並非出身貴族,因此他們能夠獲得拔擢,完全是憑藉著超凡的戰技與努力而博得青睞。在上古之戰爆發之前,瑪翼夫一直待在卡林多西北方的海加爾神廟裡侍奉月神,和其他姐妹會成員一樣,瑪翼夫也挺身對抗燃燒軍團的入侵,加入了庫塔洛斯‧黑羽(Kur'talos Ravencrest)的反抗軍陣線。然而,她的加入並沒有因此改變戰局,反而親眼目睹自己的親友們慘遭惡魔殺害,從此她對燃燒軍團恨之入骨。

米芙,影歌,瑪翼夫,典獄長,亞羅德,伊利丹,狼之心,阿卡瑪米芙,影歌,瑪翼夫,典獄長,亞羅德,伊利丹,狼之心,阿卡瑪

代理月之祭司

當時的月之女祭司瑪蓮妲(Marinda)表明將後繼之位傳給泰蘭妲‧語風,瑪翼夫雖然為此感到不滿,卻也無法否認泰蘭妲的力量。然而,隨著泰蘭妲的暫時失蹤,而瑪蓮妲慘遭伊瑞達術士殺害後,瑪翼夫名正言順地成為了月之女祭司的代理,也因為這樣,她才再度與其弟弟亞羅德團圓。

當時,另一名領導者戴斯達爾‧星眼(Desdel Stareye)與瑪翼夫處處作對,她為了不讓夜精靈一族為此內鬥分化而選擇了沉默。瑪翼夫曾鼓勵亞羅德挺身而出帶領夜精靈作戰,但亞羅德不從,直到星眼因為一次錯誤的戰術陣亡後,亞羅德才接管作戰指揮權。對這樣繞了一大圈的結果,瑪翼夫冷淡地向亞羅德表示:「我早跟你說過了。」瑪翼夫在位期間很努力為夜精靈一族付出,雖然不情願,但在泰蘭妲歸來之時,她還是將月之祭司職位歸還泰蘭妲。上古之戰過後,瑪翼夫對秘術魔法深刻地感受到恐懼,她深信這樣的魔法能量才是讓惡魔們入侵卡林多的惡因。

米芙,影歌,瑪翼夫,典獄長,亞羅德,伊利丹,狼之心,阿卡瑪

伊利丹的背叛

隨後,她夥同其他領導人前往海加爾山,然而,亞羅德所帶領的哨兵小隊,卻搶先意外地揭露了伊利丹的密謀,原來伊利丹偷偷帶走永恆之井的泉水,將其倒入海加爾山頂的湖泊,企圖生成第二座永恆之井。亞羅德奮勇上前阻止伊利丹卻徒勞無功,而瑪翼夫發現伊利丹打傷自己的親弟弟,也不顧一切地與其他英雄們對伊利丹展開一場空前絕後的激戰!雖然亞羅德與達斯雷瑪‧逐日者(Dath'Remar Sunstrider)都差一點都被伊利丹所釋放的魔法給殺死,但在泰蘭妲、珊德斯‧羽月和達斯雷瑪的妻子努力之下,還是成功制服了伊利丹。

當伊利丹就範之後,瑪翼夫抓起自己的刀刃意圖了結背叛者,但泰蘭妲卻上前阻止她,並提醒她亞羅德還活著,才讓瑪翼夫放下武器。亞羅德認為處置伊利丹的權力在於瑪法里恩,為了確保這樣的醜事不再發生,瑪法里恩決定永遠囚禁自己的親弟弟。在塞納里奧的幫助下,瑪法里恩將伊利丹押送至海加爾山地底深處的大牢,並用鎖鍊束縛伊利丹,直至死亡。

米芙,影歌,瑪翼夫,典獄長,亞羅德,伊利丹,狼之心,阿卡瑪

下一頁繼續看瑪翼夫如何組成令人聞風喪膽的「看守者」一眾...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