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Cb09e1d3b85311c16d9415bf281970c4 只要在網路上有留言的地方,就有可能引發口水戰,這已經成為了網路世界中不得不接受的現象了。當碰到無理取鬧的留言者,似乎不理他就是唯一的方式。但是,美國的一位受害者,卻決意要找出那個在網上誹謗他的人,讓他受到法律的懲罰,即使這件事一共花了他 4 年的時間和 3.5 萬美元。

一條評論引發的官司

那是 2011 年 12 月 28 日,非常普通的一天。Bill Hadley,一位當時正在從事競選的政客,在 Journal Standard 網站瀏覽著一篇描述自己競選活動的新聞。但文章底下一位叫 Fuboy 網友所寫的評論卻讓他火冒三丈。

Hadley 是下一個將要被曝光的“Sandusky”(註:這是一位美國前橄欖球教練,在 2011 年因為性侵男孩被判刑,為當時的熱門新聞)。只要從他家的正門能看到 Empire 小學,你就知道為什麼了。

這條評論雖然真的是非常侮辱人,但其實在評論區這種類型的留言也並不是第一次出現。要知道這種網路暴民在國外也是相當多,但 Hadley 震怒了,因為這完全超過了他的底線,於是他決定一定要找出這個 Fuboy,並且要用法律來懲治他。

 Bill Hadley

尋找 Fuboy 之路

這個傢伙究竟為什麼要寫這麼一條評論?Hadley 猜測,可能是跟自己的政見有關。

Hadley 是一個共和黨人,在三年遠離政治之後,他決定趁著鎮上的民意代表有空缺的機會重回政壇。他特別反對當時發行的一款債券,它將籌集 550 萬美元,資助一個名為 Mill Race Crossing 工業園區的建設。

這件事在當地鬧開了,原因是 Hadley 所在的這個伊利諾州小城 Freeport 的居民特別關心政治,他們覺得這意味著當地的政治多元化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Fuboy 必須得揪出來。

於是有人在部落格上開始懷疑縣委員會主席 John Blum,因為他是那款債券的最大支持者,“這條評論是 Blum 和 Hadley 長期爭執的產物”。而 Freeport 的市長 George Gaulrapp 也成為了懷疑對象。

然而, Fuboy 依然沒有被找到。

 

要找到他為什麼這麼難?

儘管 Fuboy 在網路上有各種痕跡可尋,但要讓這些資訊公佈出來並不是易事。2012 年 3 月,經過 Hadley 幾個月的努力,刊登文章的 Journal Standard 終於交出了 Fuboy 的 IP 位址,顯示屬於一個叫 Comcast 的網路公司。

但是,如果想讓 Comcast 來提供用戶的名字和帳單位址的話,Hadley 則需要去找到伊利諾州高等法院。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中爭論的問題都是一樣的:這條評論是否構成了誹謗罪以及是否有必要找到評論者的身份,將他入罪。

Hadley 這樣的案子並不是個例。演員 James Woods 就曾經起訴過一位聲稱他是吸毒者的匿名 Twitter 網友。所有這些案子都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勝方,但可以肯定的是整個過程冗長而且費用非常昂貴。

儘管這類事情發生得並不少,但網站的評論依然以匿名為主。一位專門處理誹謗案件的律師 Olivera Medenica 表示,之所以會這樣,一是因為誹謗罪這個罪名本身就是有不確定性的。第二就是即使法院真的站在起訴人這邊,那些富有的網路公司,比如 Reddit 和 Twitter,甚至是這個案子中的 Journal Standard 也會因安全港原則(美國及歐盟的一個法律條文)而免責,原告只有最開始發評論的那名用戶而已。

 

找到了也不意味著勝利

在今年夏天,經過冗長的法律程式之後(Hadley 已經花費了 35000 美元),伊利諾州高等法院終於要求 Comcast 公佈這位使用者的資訊。

Fuboy 真實身份曝光,原來他竟然是當地的州檢察官 Frank Cook。在這之後,Cook 辭去了工作,但在公眾面前聲稱自己是無罪的。案件移交到了 20 英里外的另一個法庭上繼續進行。

雖然 Fuboy 的面具已經揭下,但 Hadley 就能贏得勝利了嗎?律師 Medenica 表示並不儘然,名譽損害的量刑比聽上去可難多了,「Hadley 需要說明這個評論到底對他產生了什麼傷害——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資料:dailymail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