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5d64d6911eeb54265ce86ee95756d5bd 蘋果和三星的那場持續數年的專利紛爭,前不久終於以三星同意向蘋果支付 5.48 億美元的賠償告一段落。拋開這場世界大戰的誰對誰錯不談。由於雙方的各種舉證,這場紛爭倒是意外地給我們這些局外人一窺蘋果內部不少機密的機會。

令人瞠目的原型機

對於眾多「觀眾」來說,這場紛爭最有趣的一點是,三星為了證明很多東西並非蘋果的原創,因此有不少 iPhone 的原型機被爆出。其中最有名的,恐怕是伴著那句三星的指責「iPhone 的原型來自Sony一款 Walkman 被棄而不用的設計機種」而出現在世人面前的 iPhone 原型設計圖,後蓋上還印著「SONY」。

除此以外,這場官司洩露出的 iPhone 原型設計圖還有不少。BGR 就總結以下多款原型機。

有八個角的 iPhone。

以及這個樣子的 iPhone 原型。

這款 iPhone 原型,外觀與 Lumia 設計有些相似。不過注意看螢幕中的圖示,是不是和 OS X 有些相似?那加著 Menu 字樣的 Home 鍵,也讓人感覺有些不習慣。當然,這是 iPhone 的早期原型機。

說不定 Magic Mouse 也是 iPhone 設計的靈感來源。

有些產品很有前瞻性,比如少面這款有雙面曲面玻璃的 iPhone 原型機。蘋果工業設計師 Christopher Stringer 出庭作證時表示,第一代 iPhone 就差點用上這種雙面曲面玻璃了,不過由於當時的技術所限,成本難以控制,所以最後放棄了這款原型。

現在的 Surface 背後的支架讓用戶用起來方便了不少,其實 iPad 的原型也是有支架的,不過看起來有點像小時候遊戲機的搖杆。

 

關於 iPhone 誕生的故事

當時,賈伯斯讓 Scott Forstall 負責 iPhone 專案,並允許他能從整個公司的其它部門和團隊調派人過來,但不能要公司之外的人。

由於蘋果嚴格的保密措施,Scott Forstall 從公司其它部門調人到 iPhone 專案時,都不能告知他們將要參與什麼專案,只能勉勵他們需要更加努力工作。

這些工程師、設計師每週工作 80 個小時,但沒辦法向別人透露半個字。如果蘋果知道了某人跟別人提及了該項目,那麼炒魷魚就是唯一的下場。而在經理要求一個人加入該項目之前,必須在他的辦公室上簽署“保密協定”,然後經理才會透露到底要你去幹什麼,但說完之後,你還必須再簽署一份 NDA 協定,保證不會告訴別人。

Scott Forstall 回憶道,「我們在紫色的宿舍面前樹了一個標誌「fight club」(鬥陣俱樂部),因為俱樂部的第一條規則就是不要談論俱樂部本身。」

Scott Forstall 所說的“紫色的宿舍”,實際上是指進行 iPhone 開發工作的大樓。因為蘋果以“Project Purple”來命名 iPhone 的開發專案,並且 Scott Forstall 以及開發團隊的其它人員都在這棟大樓裡廢寢忘食。

這棟大樓的保安措施也格外嚴格,佈滿了鏡頭和讀卡器。作證時,Scott Forstall 說,一些團隊成員在進入關鍵區域之前不得不出示五到六次證件。

至於 Ive 所在的實驗室,更是神秘。它的位置就在大堂的旁邊,每個人經過都會看得到,每次大門開啟人們都想伸進腦袋往裡面瞧一瞧,但沒人真的打算這麼做。Forstall 證明,在進入實驗室的時候,得必須經過四道關卡。

Scott Forstall 主管的是 iPhone 的軟體部分,「按兩下放大」功能就是他忍受不了在上面閱讀文件時,要經常地手指捏動以放大文字時加入的。他還表示開發最早的 iOS 介面的工作量相當龐大,為此他投入了多年的時間。到 2012 年的時候,iPhone 團隊的人數已經達到 2000 人之巨,而現在只怕會更多。

在此次訴訟中,除了 iPhone 的軟體團隊露臉頗多,工業設計部分同樣露臉不少。

除了上文的諸多原型機,蘋果工業設計師 Christopher Stringer 還提到蘋果的 iPhone 工業設計團隊一個有十六個人,他們只有一個目標——「想像出從未出現的產品,並讓他們成真」。在某些情況下,為了一個設計計畫,團隊可能會造出五十個模型。

 

進軍汽車不是空穴來風,賈伯斯多年前就與人聊過

蘋果高管 Phil Schiller 在出庭時就表示,在 iPod 成功之後,公司就在腦力激盪產品創意時,非常放得開。

「在 iPod 的成功之後,我們一直在探索應該做什麼。我們能夠造出 iPod,我們還能做什麼?」

在過程中,汽車、相機、乃至更瘋狂的產品都有提到。蘋果前高級主管 Tony Fadell 表示,早在 2008 年,他就曾和賈伯斯聊到了 Apple Car 可能的樣子。

 

蘋果怎樣保護 iOS 原始程式碼的?

2012 年,蘋果與三星開庭前,蘋果時任 iOS 副總裁 Henri Lamiraux 為了不公開 iOS 原始程式碼的某些部分,向法庭提交了一份聲明:

蘋果原始程式碼在蘋果內部受到最高等級的保護。iOS 原始程式碼的讀取權限僅被限制在部分獲得授權的蘋果員工中,而且他們獲得的程式碼也只是僅有他們該知道的部分。直接參與軟體發展、管理和安全的員工可以閱讀,但這些員工也需要先獲得管理層的同意,成為授權員工,他們的帳號也有特別的授權存取權限。

 

三星直接嘲諷 iPhone 的廣告讓蘋果很不爽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三星在 S3 推廣期間推出的一系列直接諷刺蘋果、嘲笑果粉的廣告。實際上,蘋果的 Phil Schiller 對蘋果未對三星挑釁做出足夠的反應很不爽,他甚至建議庫克更換一家新的廣告公司。

 

蘋果每月都在為 iPhone 市場需求而做研究

大家都認為蘋果很高傲,不理會市場,實際不是這樣的。在法庭上,蘋果 iPhone 和 iOS 產品市場行銷副總裁Joswiak 表示,蘋果每個月都會在多個國家針對使用者進行調查研究。

 

蘋果與 Android 的“宣戰”

賈伯斯曾經發佈內部信件,宣示要與 Google 宣戰。這封信件發表了六個月之後,蘋果起訴三星。

蘋果的產品路線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在賈伯斯這封 2010 年 10 月的郵件中,他已經談到了關於 LTE 支援和 iPhone 5 硬體問題,這比 iPhone 5 真正推出的時間,提早了整整兩年。他還曾提到要發佈 iPad 2 以保持領先競爭對手的優勢。

事實上,蘋果在 2010 年就有過電視盒訂閱節目內容的想法。

大部分 iPhone 使用者都會使用手機殼

蘋果的調查顯示,78% 以上的 iPhone 使用者都會為他們的手機購買一個以上的手機殼。

怪不得,蘋果昨天推出了一個手機殼。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