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3b7bb698059b615e4487180f1886f90 兩個月之前,超高速管道列車公司Hyperloop One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沙漠中,進行了一次「首測」——在一條軌道上,將一輛測試小車在兩秒內加速到 643 公里,這輛剎車都沒有的測試車,最終借助沙子的阻力才停了下來。

雖然這個數字距離 Hyperloop One 官方希望達到的 1127 公里還差了好幾個 level;雖然除了加速可以看看之外什麼都沒有,磁懸浮、真空管道等幾個民眾最為關心的東西一個都沒有,但測試完成之後還是迎來全球媒體的熱烈報導。

hyper4

圖片來自 Engadget

那麼問題來了: Hyperloop One 目前實際上擁有的,還有「管道列車」計畫的什麼其他東西?答案是,除了管子還是管子。

那些在管道列車中廣為被描述的「Hyperloop One 測試客艙」,目前也還不存在。實際上,只有一個很簡陋用來測試真空磁懸浮執行狀態的真空倉。再簡單點說,這玩意本來就不會動。

hyper5

圖片來自 Hyperloop One

Hyperloop One 的官網上同樣存在另外幾款「測試裝備」的展示,也以各種新技術測試環境為主,但是實際的技術展示卻一直處於保密狀態。

這也是為什麼在「沙漠測試」之後,Hyperloop One 便再無消息。直到這兩週,它再次在大眾,接連帶來了兩個新的新聞,卻不見得是好消息:

  • 一個全新的「管道列車」計畫,將連接斯德哥爾摩和赫爾辛基,其中包括詳細的施工和運營數字預測。
  • 公司創始人之一的 CTO 和財務總監相繼出走、前者還對另外幾位創始人發起了訴訟。

在這些新資料出現之後,Hyperloop One 光鮮表面下隱藏的問題終於變得愈發明顯。

 

新計畫:連接瑞典和芬蘭首都

在最初 Elon Musk 的「管道列車」構想中,這是一條連接美國舊金山和洛杉磯的線路,但是很快越來越多的線路被「開發」出來:一個覆蓋全美的骨幹網路、連接杜拜、橫跨俄羅斯的計畫、中國到歐洲的超高速絲綢之路。

雖然這是一個 Hyperloop One 的全新方案,但是實際上報告卻是由 FS Link(一家芬蘭的新公司)和 KPMG(一家全球性的資訊調查公司)所提出。

得益於 KPMG 在報告中的詳細解析,這次的方案成為了 Hyperloop One 有史以來最為「清晰」的報告。接下來,讓我們從幾個問題看看這個新方案的細節:

1、斯德哥爾摩—赫爾辛基?

hyperloop

圖片來自 Google 地圖

雖然瑞典和芬蘭同屬北歐國家,但兩者之間實際上隔著一道狹長的波羅的海,其海峽最接近的地方也有 140 公里左右的距離。這也直接導致了兩地之間的交通不便:

  • 兩地之間的直達航班飛行時間需要 55 分鐘,但是加上前往兩個機場和等待時間實際需要 3.5 個小時;
  •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更便宜的輪船,兩種線路分別需要 11 和 17.5 個小時。

hyperloop1

圖片來自 Hyperloop One

而 FS Link 的想法很簡單,用 Hyperloop One 直接將兩座城市、兩個機場、以及沿途的部分城市全部連接起來,而最終兩座首都之間的通勤時間只需 28 分鐘。

hyper6

圖片來自 Hyperloop One

KPMG也對整個計畫的預算進行了估計,並且將整個計畫分成了三部分:瑞典本土、芬蘭本土、以及連接兩者的海底隧道部分。而對應部分的預估成本為 45、63、82 億歐元,這也讓這一套系統的總體預估成本來到了 190 億歐元。

至於如何募集這麼多的錢?KPMG和 FS Link 的答案是——自身的股票 + 風險投資 + 國家和地區的戰略性投資。

為什麼說這個方案有前景?

為了說明此一方案的價值,KPMG以瑞典境內另外一個跨海峽工程「厄勒海峽大橋」的資料作為參考。後者雖然實際造價高達 26 億歐元,但是帶來的經濟效益非常明顯,透過收取過橋費在 10 年內就將貸款全部償還,進入純盈利階段。

hyperloop3

圖片來自 Japantimes

同時這座大橋還極大的改變了在兩座城市生活的人們的生活狀態:

  • 因為減少通勤和其他交通距離,產生超過 77 億歐元的利益;
  • 通勤人數從之前的 2800 人上漲到 18000 人;
  • 附近地區的職業數量快速增多,10 年內多了 76000 個;
  • 火車的運載能力提升 33%。

根據這個模型和現有資料,Hyperloop One 還定了一年的實際乘客人次——4270 萬。而同時得到的還有這套運輸系統如果按照 25 美元制定票價,年收入和營業利潤分別為 10 億和 8.14 億歐元。

hyperloop4

左邊為陸地設計、右側為海底隧道設計 圖片來自 Hyperloop One

在「數」完錢之後,KPMG也在報告中用「小學生風格」的示意圖對即將使用的關鍵技術進行了展示。陸地上分兩種情況:挖隧道和建支柱。而海峽部分則將直接透過海下隧道完成。

嗯,所有技術細節只有這麼多。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 Hyperloop One 目前就連客艙設計、管道抽氣功能實現、控制系統、磁懸浮系統、安全逃生系統等等等一系列技術都未進行展示,沒有技術細節也是自然的。

 

創始人內訌:互相想絞死對方

這次內訌的消息由 TechCrunch 報出,主要涉及 Hyperloop 的三位創始人:布羅根·班布羅根(Brogan BamBrogan)、艾弗辛·皮謝瓦(Afshin Pishevar)、謝爾文·皮謝瓦(Shervin Pishevar)。

上週班布羅根突然從 Hyperloop One 離職,很快艾弗辛也離職而去,很快總法律顧問 David Pendergast 也選擇了離職。

hyper7

左邊是艾弗辛拿著絞索,右邊是布羅根撿起絞索,圖片來自 TechCrunch

但這還沒完,在離職事件發生之後,這幾位創始人之間的火藥味一點不減,反而更加「不可收拾」:艾弗辛直接將一根絞刑用的「套索」放在了布羅根的座位上,而後者直接以「人身威脅」為由向法庭申請了禁令。在隨後提起的訴狀中這樣提到:

班布羅根和其他員工,包括納特·索爾(Knut Sauer)博士、彭德加斯特,以及威廉·穆爾霍蘭(William Mulholland)協助開發的技術正在被「錯誤的管理,以及試圖控制公司的風險投資人的貪婪所扼殺」。

將 Hyperloop One 概念變為現實的專家,即完成出色工作,親手開發出硬體產品的團隊,被系統性地邊緣化。不理解技術,也沒有花時間去理解技術的『有錢人』試圖將公司變成市場驅動型企業,而非工程驅動型企業。

訴訟中甚至洩漏出,「多名員工曾向謝爾文·皮謝瓦抱怨公司的技術問題,但都被視而不見」這樣的訊息。Hyperloop One 對此也給出了他們的官方聲明:

Hyperloop One 前員工今天的訴訟是不幸的,充滿妄想的。這些員工試圖發動『政變』,但未能成功。他們知道,公司注意到了他們的行動,而這起訴訟是他們先發制人的攻擊。這些指控完全缺乏依據,將遭到我們迅速、強有力的法律反擊。

而原告律師賈斯汀·伯格對聲明做出的回應是——這是花言巧語,缺乏事實依據。

雖然我們無法核實一系列事情的真實性,但對於一家研究全新交通方式,甚至被寄望於改變世界交通格局的新創公司來說,CTO 離職、關鍵技術成員離開,甚至東西都還沒做出一半,就劃下這麼多「計畫」的大餅的訊息,顯示這畢竟不是一件好事。

最好的例子,就是之前宣稱自己能夠快速用滴血代替抽血檢查技術的 Theranos。不過後者的胃口更大一些,估計達到 90 億美元。

雖然將一輛測試小車在兩秒內加速到 643 公里,的確也是一項成就。不過,這項成就距離實際能夠載人,安全地以同樣的時速,甚至更高的速度送到另一個地方,看起來距離還是天差地遠。這也讓許多人開始漸漸質疑,Hyperloop One會不會是另外一個 Theranos?而想要打破人們的質疑,Hyperloop One恐怕得拿出更多更實際的東西來證明才行。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