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Cea514fa324b929113e638c49940095a 一頭中分黑捲髮,一副圓框黑眼鏡,63 歲的「G-Shock 手錶之父」伊部菊雄(Kikuo Ibe)坐在一間臨時展廳裡,接受彭博社專訪。作為卡西歐研發部總工程師,伊部菊雄講述了他與他投入一生精力的 G-Shock 之間的故事。

儘管 G-Shock 已經享譽全球多年,但在 Fitbit 和 Apple Watch 這些「更潮」的智慧手錶圍剿下,風頭似乎已經弱了不少,伊部菊雄也不可避免地被問到對這一境況的看法。「現在的日子是辛苦多了,不比從前。」伊部菊雄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說,語氣仍然是雲淡風輕。

maxresdefault (1)

G-Shock 一直以「摔不碎的手錶」形象示人,但它的誕生卻和一次摔碎手錶的意外息息相關。

1981 年,伊部菊雄的父親送了一隻相當昂貴的手錶給他,但到手不久後伊部菊雄就不小心摔碎了。越昂貴的手錶,摔碎後就越心疼,伊部菊雄親身感受到這種滋味。於 是,在卡西歐工作的他立下決心製作一款在日常摔碰中能「存活」下來的手錶——這成為了 G-Shock 「吸收衝擊」(shock-absorbing)設計的起源。

在接受採訪的臨時展廳裡,伊部菊雄拿出了一隻 1982 年的 G-Shock 試驗原型,儘管外表頗有年代痕跡,但他自豪地稱其運作完全沒有問題。

從 1983 年第一款 G-Shock 面世後,其全球熱賣潮幾乎沒有停過。

G-shock 最初在熱愛街頭文化的歐美年輕人中受受到歡迎,這股熱潮也回潮感染了日本。一款手錶,在手錶業界能賣出 3 萬隻就已經算是熱銷品,G-shock 在 1997 年的國內外出貨量達到 600 萬隻。雖然多年來偶有下跌,但 G-shock 銷售神話依然持續。

euro_gallery_1_1412685997_71113

據卡西歐公佈的資料,G-shock 2014 年的全球出貨量為 730 萬隻,刷新歷史記錄,為卡西歐公司帶來淨收益達到 330 億日元,創史上最高,G-shock 在全球 100 多個國家累計銷量超過 7000 萬隻。

然而 2014 年後,G-shock 的日子就不太好過了。2014 年 Apple Watch 發售,同時 Fitbit、Jawbone、小米等一眾的可穿戴裝置商也開始推出,手錶智慧化彷彿成為潮流標配。

據 IDC 資料, 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裝置總出貨量達到了 1970 萬台,相比 2015 年第一季度的 1180 萬台,同比增長 67.2%。其中 Fitbit、小米手環、Apple Watch 雄霸前三,將傳統的手錶製造商卡西歐、Fossil 和 Citizen 等甩到了身後。

simple.b-cssdisabled-jpg.h18ffb4d075b91d31fc5f614bea4f2f21_meitu_3

儘管如此,伊部菊雄表示,他並沒有和 Apple Watch、Fitbit 這些新秀們在智慧手錶領域開戰的準備。他對目前的智慧可穿戴領域並不看好:「電池壽命問題永遠是智慧手錶的致命問題,而且螢幕太小也是一個問題。我不太確定這個市場在未來還會不會維持增長。」

伊部菊雄更希望 G-shock 走一條有點「守舊」的條路——耐用,省心,在不同環境滿足不同社會人士需求。他寧願把研發重心放在傳感器,使 G-shock 擁有更準確的水深,高度,氣壓,溫度,方位等探測能力,以及保持抗衝擊的特色。

bear-grylls-1170x780

比起一款新潮的、能聯網的電子產品,伊部菊雄似乎更滿意 G-shock 硬朗的「萬金油」形象,比如貝爾·格里爾斯戴著 G-shock 在探索頻道的「荒野求生秘技」節目裡吃蟲子、與野獸打交道。

「我的夢想是開發出可以適應太空環境的新產品。」伊部菊雄坦言:「我認為未來太空旅行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希望 G-shock 能參與其中。」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