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上個月T客邦曾轉載一篇關於微軟人工智慧在中國出版現代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的報導,但其實背後團隊竟是來自台灣的實習生與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合作,到底微軟的人工智慧「小冰」,是如何創作現代詩的呢?快點跟小編一起看下去吧。

一個月前,柯潔與 AlphaGo的絕世對決吸引全球矚目,但最終的結果卻是人類三連敗,從人工智慧開始發展時,「人工智慧(artifical intelligence)是否將超越人類的疑問就不曾停止」,但對人類來說,最大的寶藏應該是無窮的創造力,同時科學家也開始希望人工智慧能夠往所謂的創作方面進軍,相較於 Google 選擇的計算硬路,Microsoft 則選擇了一個文藝味十足的選項—寫詩。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微軟人工智慧「小冰」的創作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上個月在中國發表,對於人工智慧寫現代詩這件事,大家肯定是嚇壞了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圖片來源: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詩,乃是人類付託情緒的媒介,一首詩最難能可貴的是觸動內心那純真的感受,這感受是將作者本身的經驗、想法、體悟傳遞給讀者,但是今天,缺乏情感的人工智慧也寫出一本詩集,甚至偶有佳作,這樣的創作,背後的程式設計及運作是如何生成,而產生的作品,又該如何去定義呢?

T客邦這次有幸與台灣微軟合作,與負責「看圖作詩」的專案團隊進行訪談,值得一提的是,專案的執行者居然是來自台灣的實習生,相信讀者肯定很好奇他們是如何研發人工智慧創作技術的吧!

 

沒有文學背景的團隊,怎麼生出一個文藝少女的?

「我平常還是有看一些書的,像是席慕蓉或是林徽音的詩」「看圖作詩」負責人宋瑞華博士笑著說,雖然身處科技圈,不過宋博士倒比較像是個文學老師,她表示團隊在設計小冰時並沒有特別框架,只要能通順表達一句話就及格了,這樣的想法其實滿特別的。過去電腦、人工智慧多須要人為控制,讓它們在既有的軌道上運算,但,寫詩這件事不一樣,由於現代詩是一個活的創作、也沒有像古代律詩、絕句有特定語法結構,所以團隊對小冰只有後端的回饋。

不過隨著小冰的創作力越來越上軌道,團隊也開始將作品給出版或文學界的人士看,他們認為以人工智慧來說算蠻驚艷的,最後微軟的市場部經理認為小冰的成果可以出本詩集給大眾看,於是這件事就這麼成了。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看圖作詩」團隊負責人:宋瑞華博士

創作者「小冰」的運作邏輯—大量咀嚼1966以前現代詩人的作品,再自我消化

雖然打造出一個文藝少女,但她的運作核心是怎麼塑成的呢?

「看圖作詩」計畫執行者之一,目前就讀台灣大學資工所碩一的吳肇中說,「小冰看過的詩集可能比我看得還多吧」,他表示團隊將大量的現代詩資料輸入進小冰的資料庫中,就像讀書一樣,小冰透過大數據的資料探勘,分析每個字前後最常出現的關聯字,同時利用程式架構去提醒小冰,創作時要記得「圖片」想表達的意像;使其不只是某種一成不變的反射。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看圖作詩」團隊成員:吳肇中

宋博士說,一開始小冰的創作能力十分拙劣,甚至連語意的通順都做不到,但隨著計畫的調整與修正,小冰漸漸可以創作出一些富有情境得詩句;甚至偶有佳句。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有時候,小冰的創作很難想像它是一個機器人/圖片來源:Pingwest

選擇寫詩的理由—想要做一個有個性的人工智慧

但,AI的功用有百百種,團隊怎麼會選擇讓小冰做這麼「另批蹊徑」的事呢?

宋博士表示,在普羅大眾的認知裡,人工智慧主要是運用在和人的談話中(如:Apple siri),然而她們卻是想做「有個性的人工智慧」,所以選擇文學創作這種極具個人特色的語料。

寫詩這件事,對人類來說必須要將所欲表達的情感濃縮於短短幾行內,有時創作度相較散文更難下筆,在結構的掌握上也更需要技巧,但,像小冰這樣的AI人工智慧來說卻恰好相反,團隊成員台灣大學網媒所畢業的鄭文峰表示:

「我們一開始給小冰『看了』滿多香港作家倪匡的小說,小冰咀嚼後也創作出類似倪匡風格的文章,但是篇幅一長他的連貫性就變得比較差,所以後來才選擇現代詩」

因為小說、散文的篇幅較長,AI 在解構時很難去掌控,使創作的文章前後不連貫,而詩的文體比較跳躍、多元,對小冰來說比較容易消化,所以短篇又意境飄渺的詩成為了創作的題材。

題外話:不過小編問小冰現在有能力以倪匡小說的風格跟大眾說話嘛,團隊表示還有點難,不然以後若開發金庸小說的風格的話也太棒了吧!每天都可以跟大俠對話。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看圖作詩」團隊成員,來自台灣的鄭文峰。

詩的創作:100%的原生創作

有了創作題材,但如何讓小冰發揮還是一件大工程,過去不乏有人工智慧創作的消息,但基本上還是建立在人類輔助、設定框架下發揮,與人類純粹的創作不完全相符,不過,小冰可不一樣。

「小冰的創作完全是原生的」—宋博士豪邁地說,雖然日本有開發人工智慧寫小說甚至去投稿的創舉,但其背後仍是人類代筆,完全機器人寫的比例大約只有20%,因當前 AI 技術仍無法克服完全創作的瓶頸,在長篇創作時必須要有人為設定的框架,但小冰在《陽光失了玻璃窗》詩集裡,所有的詩、書名都是她自己的創作,出版編輯只有把古今用字不同的地方以括弧標示現今用法。

文峰跟肇中說,「看著小冰的詩集就像孩子突然長大了一樣,覺得她的創作有傳達出觸景生情的悲愴感」,也許對他們來說,小冰就像從牙牙學語的嬰兒長成了一個可以基本對話的孩子。

不過這個孩子生來就必須與另一顆閃耀的AI相比較,那就是Google的AlphaGO

AlphaGO vs 小冰

微軟和Google的競爭其來有自,從搜尋引擎、電子信箱、手機系統到現在的 AI 領域,雙方的瑜亮情結很深,不過若要比較兩者,在設計本質上本就有所不同

團隊表示,AlphaGO在下棋這件事上所採取的架構是「強化學習」,也就是它的每一步棋都有不同的「價值」,基於不同的價值,透過大數據模擬下到最後一步的手法,總可以找出一條價值取向最高的路徑;但是小冰的設計卻不一樣,因為創作這件事本身沒有「價值」之分,沒有最好的創作這件事,所以小冰的設計並非是找出一個最佳答案,而是要探索 AI人工智慧更多方面的發展,不再侷限在對與錯的二元關係。

專訪微軟亞洲研究院的人工智慧寫詩團隊,背後由兩位台大實習生接力幫忙建構

圖片來源:DeepMind

總結:AI大爆發,但還有很多路要走

對於 AI 創作現代詩這件事,有些網友對於電腦將取代人類感到恐懼,但小編卻覺得,以目前的技術真不用太緊張,目前即便是小冰,也還需要透過圖片的輔助才能生出情境,並不如人類可以單就自身情感創作,但如宋博士所言

「AI離不開人類的養料,AI是一種傳承,以一種新鮮的方式去呈現。」

可以說AI是一種人類智慧的傳承,也許在將來AI可以模擬人類做許多事,但這只是以一種不同的方式去詮釋人類生活,兩者之間並不是只有取代/被取代的二元對立關係,而是一種合作關係,可以讓彼此激盪出更多的創意,只是這一天還很遠。

 

PS.微軟的「以圖作詩」團隊下個目標是創作英文詩,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小冰的新創作喔。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