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2011 年 1 月 1 日,無數的粉絲焦急地排在一個手機直營店門口等著新旗艦開賣。雖說和每年的 iPhone 發售盛況很像,但這群人並不是果粉,他們在中國的消費電子江湖裡有自己的稱謂,「煤油」,也就是魅族的粉絲。

煤油們在這裡心急火燎等待的是他們心中的夢幻之機 M9,一台屏幕分辨率與 iPhone 4 相同、處理器配置與 Galaxy S 相當的國產 Android 旗艦機。而這只是魅族手機獲得鐵桿粉絲支持的一個縮影。

配置足夠高、價格還算公道、因為「夢想」而附上的一絲文藝氣息,魅族手機怎麼看都是追求理想的年輕人的好選擇,再加上國內智能手機「逢精必搶」的傳統,每次新機發售前排在各個魅族專賣店前的長龍也就不難理解了。

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作為一個九零後、九五前的中年人,我身邊有不少朋友都是在學生時代通過魅族開始用上的智能手機。玩手機、折騰系統、上論壇和 JW 理論也是這群人課餘最喜歡干的事情。

但不知從何時起,「魅族」在這群人的日常談話中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他們的手機也在不經意間換成了其它品牌。

很難說這是或者不是魅族粉絲必然要走的從激進到平和的演變之路。

對於「煤油」而言,上文提到,他們願意在新品發售時去排隊的專賣店有一種特殊意義。聯繫到他們經常在空閒的時間去這些店裡同店員交流,魅族專賣店對於他們一定程度上有了宗教場所的意味。

香火鼎盛的宗教,廟宇不會少;銷售火爆的品牌,店面不會少。

雖不比主打線下市場的 OPPO、vivo 的二三十萬家店舖,魅族的線下店面也達到了 2500 來家。只是,這個數字最近在急劇減少。

PingWest 品玩(微信號:wepingwest)爆料從代理商處獲得的消息顯示,魅族此前 2500 家左右的專賣店已經關了 500 多家。單從這個數量來看,魅族的線下甚至整體鋪貨渠道都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我們向接近魅族的相關人士進行了求證,這位知情人士表示:「因為魅族、魅藍的品牌拆分,導致線下專賣店業務(包括代理商、督導、導購)等資產也被分成兩半。魅藍要求自己體系內的代理商重新開店,換掉魅族招牌。所以很多店在年底都調整。」

當然,在回答中,他也承認,魅族一些標誌性的專賣店,如深圳華強北店,因為不賺錢,在今年被關閉了

即便實際上的專賣店數量沒有大的波動,魅族的問題依然不容小覷,而且這問題還和魅族產品的關係莫大。

最近一段時間,與魅族手機關係最緊密的新聞關鍵詞是「降價」。為迎擊剛發佈的紅米手機 5 和紅米手機 5 Plus,魅藍 Note6 降了價。當然,對魅族影響更大的是旗艦機 Pro7 的價格跳水,其起售價從一開始的 2880 元,在發佈四個月之後,B2C 電商的售價來到了 1699 元,與降價前的魅藍 Note6 相同。而在更便宜的 C2C 電商上,這款魅族旗艦機不用 1600 元就能拿下。

原本用來提高品牌溢價的旗艦機竟在發佈後不久就跌得和走量千元機一個價格,其原因也不奇怪,稍微熟悉產業的人都能想到,庫存積壓嚴重(有報導稱是 50 萬,但相關人員表示,實際不止),需要大降價來清倉,即使這樣的價格已經不賺錢甚至是虧錢。

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後置「畫屏」、質感不錯的金屬拉絲後蓋工藝、紮實的做工……魅族 Pro7 並非一款完全沒亮點的產品,但這些小亮點在「全面屏」的缺失和 Pro7 所使用的 MTK 處理器面前都不值一提——設計平庸、性能羸弱,是魅族 Pro7 得到最多的評價。這樣的表現對於一款起售價 2880、最高達到 4080 元的國產旗艦,可以直接判定不合格了。

回望魅族的機海,從最初的 M9/MX/MX2 到後續的 MX3/MX4 Pro,這些魅族旗艦機的實質和 Pro7 大致是相似的,亮點不少、缺點也不少。但這些產品沒有遭遇 Pro7 窘境的原因是,一則,它們各自的問題本來就相對輕微,比如這些產品採用的都是口碑和表現相對較好的三星處理器;更為重要的是,它們都身處在一個靠著亮點和小細節就能賣得不錯的時代,那時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是難以望現時項背的。

現在的消費者不會因為手機看到漂亮的呼吸燈就淚流滿面,也不會用一下 Smartbar 就激動得不能自持。比起細緻末節的複雜到位,大節上的把控更為重要。智能手機市場發展到現在,早已不是依靠小聰明就能玩轉的行業了。

上月初,美國總統訪華給科技行業帶來了一個大新聞:美國高通公司與 vivo、OPPO 以及小米三家中國手機廠家分別簽署非約束性的關於芯片採購的諒解備忘錄,三大品牌未來三年向高通採購價值總計不低於 120 億美元(約合 796 億元人民幣)的部件,其中三家品牌簽約額均為 40 億美元。

消息一出,輿論均驚嘆於 120 億美元這個天文數字。而這個數字也代表著如今智能手機行業經營上的一大趨勢,廠家需要具備大規模調動資源、強有力控制供應鏈的能力。

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顯而易見的是,索尼的 CMOS、三星/JDI 的屏幕、高通的處理器都會優先供應 OPPO、vivo、華為、甚至小米。這並不是空穴來風,為了優先滿足 OPPO、vivo 的訂單,三星顯示在 2015 年 11 月收回代理商在 OPPO 和 vivo 兩家國產廠商 AMOLED 中小尺英吋面板出貨權,改由三星自己直供。「大者恆大」的馬太效應正在顯現。

並且對規模較小的廠家更為不利的是,據行業內部人士透露,供應商現在都要求三個月貨款兩清。現在的小廠家魅族和錘子都難以做到三個月兩清。好在錘子找到了成都市政府的蔭庇,而魅族則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他們所在的珠海還有一個更強大的對手攫取著政府的支持,那就是格力。關於這部分,這裡不再做展開。

一款成功的產品背後是戰略決策、研發、營銷、渠道、公關全方位的成功。但魅族在幾乎每一個重要環節都有這樣那樣的失誤。由此,小失誤累計起來,量變引起質變,就成了大麻煩。

在黃章拉來阿里的投資時,有媒體解讀,魅族不再是一個家族式企業。但隨後另有媒體指出,不僅黃章在魅族內部佔據著董事會主動權,黃家的人也把控著魅族的重要部門,魅族本質依然是一個家族企業,也依然是「黃家的魅族」。

後續在前華為終端 CMO、原 TCL 手機中國區總裁楊柘入職時,魅族也進行了業務架構調整,成立魅族、魅藍、Flyme 事業部。

魅族品牌高端,負責企業形象和利潤;魅藍形象入門,負責公司的規模和份額。這樣「分家」的出發點是好的,但黃章粗暴地把魅藍魅族分開,卻導致人員拉幫結派內耗嚴重。

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而曾為華為 Mate 7 打出「爵士人生」Slogan 的楊柘加盟並負責魅族事業部市場營銷相關業務及團隊管理時,為 Pro 7 設計的是「雙瞳如小窗,佳景觀歷歷」。

更為重要的是,這樣的宣傳語與魅族此前一貫的科技鮮品定位不相符,丟失了之前的鐵桿煤油,又不能吸引更多的國學擁躉,多少有些得不償失。

魅族在中國關閉了近 500 家專賣店,打磨夢想機的代價有點大

並且,作為公司的戰略制定者,黃章在明知道品牌溢價不夠的情況下,強行用平庸的產品拉高價格,導致資金流受損。同樣是來自內部人員的透露,做手機硬件實質不掙錢的魅族,目前最大收入來自 Flyme 的盈利。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現在的 Flyme 會有這麼多的廣告。

2018 年是魅族的第十五週年,依然想繼續做夢想之機的黃章在論壇上已經自爆,這一年的旗艦機名稱就叫「15」。

「15」要成型,黃章和魅族已經經受不起更多的「失誤」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