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視新聞斷訊第5天,NCC召開調處會議但民視缺席、不只TBC、凱擘也快沒有民視可看 台灣寬頻TBC旗下系統台的民視新聞斷訊今天已經邁入了第五天,TBC的收視戶頻道中依然沒有民視新聞台可以看。昨天NCC召開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凱擘、台固媒體與民視的調處會議,不過民視在會議中缺席,因此暫時還看不到解決的可能。而NCC表示今天以及明天都還會繼續舉辦調處會議,希望民視派員出席。

這次事件的主因是民視希望能夠把旗下的新聞台、台灣台、第一台三個頻道包在一起銷售,但是TBC台灣寬頻、凱擘等系統商,都只想買收視率高的「民視新聞台」,不想買其他的頻道,因此與民視公司在授權問題談不攏。先前NCC出面協商,所以TBC以及凱擘都取得民視的的暫時延長授權,TBC取得的臨時授權時間為5月3日、凱擘取得的臨時授權時間為5月10日。

不過,先前在5月3日,TBC臨時授權的時限已到,雙方依然沒有解決的辦法,而民視也不提出延長臨時授權的辦法,因此TBC停播了民視新聞台,引燃了這次的風波。但是其實更值得關注的是,如果這個局面持續不解決,5月10日等到凱擘的臨時授權時限到期,凱擘如果不依照民視的「一次綁三台」的作法購買授權,勢必也只能跟TBC一樣斷訊民視,而凱擘旗下的收視戶有110萬戶,到時影響的層面更廣。

 

民視為什麼不出席調處會?

這次事件延燒下來,不管是NCC、TBC、民視三個方面都各自有不滿的聲浪。民眾批評NCC的做事消極,而TBC則有人批評收視權益受損,而在民視方面則有人批評他們強賣三台綁定的作法。

雖然民視沒有說明昨天沒有出席的原因,不過由於民視新聞台掌握了發聲的管道,因此我們可以從民視在過去這幾天的報導,來推斷民視方面的立場。

先是在5月3日,民視發表的聲明批評了郭台銘為此次主導的幕後黑手,表示「一大部分市民因為看不到民視已經淪為台灣第二等公民」。而之後由於遇到週六、週日,也不會舉辦協商會議,民視更是火力全開,先是在5/6發表「民視新聞斷第三天! TBC訂戶醞釀集體退訂」的新聞,又在昨天發表了「TBC惡意斷訊民視新聞台 消保官電話接到手軟」的新聞。

民視新聞斷訊第5天,NCC召開調處會議但民視缺席、不只TBC、凱擘也快沒有民視可看

事情演變到現在的狀況,或許我們該來回過頭看看,當初雙方最後一次協商時發生的事情,來研究民視這段期間到底在下什麼棋,以及為什麼不出席調處會議。

根據經濟日報的報導,民視與TBC在最後一次接受NCC調處時,是在5月2日,當時NCC要求民視延長授權到5月15日,要求TBC出示過去三年的合約作為出價依據,民視則必須提供新聞台單一頻道的報價。NCC強調,消費者權益最大,雙方一個不准斷訊,一個不准下架。此外,NCC委員會也建議雙方尋找公正第三方單位仲裁價格,找出合理的授權價金。不過,民視顯然是覺得這個建議不符合他們的期待,並未提出報價。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民視之所以不出席,就是不想要依照NCC先前的建議,「提供新聞台單一頻道的報價」。目前回到談判桌,民視就只能接關上次的會議結果繼續談了。

而事情演變到這裡,不管是TBC、民視,其實雙方都很清楚事情的走向會是如何。一方不肯單獨授權、一方不願意接受捆綁販售,最後的結果就只有系統台斷訊。也就是說,現在斷訊的局面,是雙方有意造成的結果。而走到這一步,依照民視的作法,看來他們選擇打的就是輿論牌,希望靠觀眾的輿論來營造對他們有利的風向。在風向對的時候重回談判桌,拿到較好的結果。

 

民視說他們收費很便宜,但你要從上架費與權利金來分開看

民視在先前的聲明中表示,「台灣寬頻公司自今年1月1日起,突然拒絕支付民視公司授權費用,迄今四個月其向用戶收取逾十五億元的月費,民視區區數佰萬元之授權金卻分文不肯支付,並在未遵守NCC法定程序的狀況下遽然斷訊,其背後動機本公司強烈質疑並深表遺憾!!」
 
民視新聞斷訊第5天,NCC召開調處會議但民視缺席、不只TBC、凱擘也快沒有民視可看
民視在自家的報導中強調,他們的收費不到三立新聞的十分之一,而TBC連這點錢都不願意付。

不過,TBC認為,以往民視商業授權是民視不需支付上架費,相對TBC也不用支付權利金,但對方今年卻要求不但要「民視新聞台」、「民視第一台」及「民視台灣台」3頻道包裹上架,還要收每戶收看頻道的有線電視新台幣2元費用,等於要原本僅上架民視新聞台的TBC,多上另外兩頻道。

上述的權利金、上架費又是什麼回事?我們查詢了相關資料,在2017年根據有線寬頻產業協會說明,目前關於費用的部份,國內有線電視系統和頻道業者間循市場商業機制運作談判。頻道業者及系統業者間的授權及上架關係可以粗分為三類:

  1. 授權頻道:由系統業者支付授權費用予頻道業者,佔據絕大多數收視人口的各有線電視系統台第一頻道至第七十八頻道多數皆為授權頻道。
  2. 上架頻道:由頻道業者支付上架費用予系統業者,如購物頻道及以販賣時段為主之頻道。
  3. 免費上架頻道:系統業者不支付授權費予頻道,頻道業者亦不支付上架費予系統業者,如必載之無線電視頻道。

所以,民視說他們收費很便宜,這點可以要看你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單就單一頻道收費來說,或許不到三立新聞的十分之一,這可能真的很便宜。問題是,另外佔的兩個頻道,就算是收費再便宜,也是佔用了兩個頻道。而這個頻道本身就是系統業者的生財工具。而這點,卻是TBC並不想點明說出來的事情。畢竟這是財團的遊戲,一般民眾的觀感也不佳。

其實我們再來看凱擘的問題其實也是一樣,去年年底,他們本來也打算將民視兩個頻道下架,後來在NCC的協調下而延展到現在,當初他們下架民視兩個頻道的理由是

「原安排民視兩頻道至免費數位頻道上架的原因是考量其節目內容為立法院國會議事轉播,可讓大眾即時了解國家大事,有助國家施政推展。但後續因國會議事改由公廣集團旗下頻道轉播,且考量民視兩頻道未轉播國會議事後,節目編排多為重播民視主頻的戲劇及綜藝內容,以致其本國自製新播戲劇節目未達合格時數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警告。

因此,凱擘基於提供收視大眾更優質節目內容為考量,依法向NCC報備數位頻道營運計畫變更,擬停播民視兩頻道,改上架其他優質頻道。」

說穿了,也是要把兩個頻道清出來,拿來給其他收益更好的用途。所以,這也還是財團的權力遊戲。不過,凱擘與民視的問題背後還有更複雜的原因,下面再繼續討論。

 

政治操弄?不如指責財團操弄

民視的聲明表示「今天起你們有一大部分市民已經淪為台灣第二等公民;這是由於你們地區的群健、南桃園、北視、信和及吉元等五家第四台皆隸屬鴻海集團郭台銘董事長,透過荷蘭商台灣寬頻公司與新加坡麥格理公司指揮,已經開始對台灣媒體進行實質干預。」這句話是否公平?

我們先來看,根據NCC的資料,台灣目前有線電視收視戶有520萬戶,其中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及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興兄弟(旗下為凱擘、台固),安博凱,新加坡上市公司APTT(即民視所說的「鴻海集團郭台銘董事長,透過荷蘭商台灣寬頻公司與新加坡麥格理公司指揮」),簡森垣、廖紫岑家族旗下凱月投資,四大集團共掌握全台396.45萬戶,掌握全台四分之三有線電視收視戶。

先不論郭台銘是不是躺著中槍,今天與民視新聞台發生問題需要調解的不止TBC一家,還有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及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興兄弟旗下的凱擘、台固。因此,如果說看不到民視就是讓市民淪為二等公民,那麼民視該指責的不止TBC,應該要連凱擘、台固也要罵,畢竟凱擘、台固的事件發生在去年底,他們更早想要讓旗下收視戶變成民視所謂的二等公民。

凱擘與民視之間的問題更為複雜,這又涉及有線電視業者與MOD這一類型的網路電視的長久以來的頻道之爭。有線電視為了壟斷頻道內容,長期以來就會以「下架」來威脅內容業者不要賣給MOD這一類的網路電視平台,強迫內容提供者二選一。

但是,民視在去年上架了MOD,因此凱擘就向 NCC 報備要下架「民視台灣台」和「民視第一台」,外界一般都解讀此舉是修理「民視新聞台」跨進中華電信MOD。當初NCC也聲明譴責凱擘「NCC不接受潛規則妨礙市場競爭」,於是凱擘接受協調,事情才一直演變到現在。

因此,其實民視在這個角度來看,他們也是受害者、弱勢者,在這場戰爭中每一方都各有心機。財團把持國內有線頻道以及內容的確也是國內電視生態的一大問題。原本可以藉這次的事件,讓大眾更加關心這個議題。問題是,民視偏偏在這個時刻拋出了一個政治操弄的議題,反而把這整個問題變得更混亂,還賠上了手中最有價值的民視新聞台的公信力,其實有點可惜。

 

 

 

想看小編精選的3C科技情報&實用評測文,快來加入《T客邦》LIN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Brian
2.  Brian (發表於 2018年5月08日 13:00)
哈哈,這麼多電視台也看幾台而已,可不可以要求退費?
我也高興單點,強盜店家,有人就是眼睛業障重 ╮(╯_╰)╭

不准上架MOD更是強盜行為,拿刀脅迫,好怕
怎麼不見見義勇為 ╮(╯_╰)╭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