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最近「遊戲成癮」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精神疾病的傳言又引起了不少討論,雖然被證實謠言,但是遊戲依然被不少人視為洪水猛獸。

或許你會想,既然遊戲的魅力這麼大,為什麼不用遊戲的原理來做教育產品呢?其實這件事很早就有人做了,而現在這種產品有了一個我們更為熟悉的名字:功能遊戲。

功能遊戲有什麼好玩的

 

所謂功能遊戲,與常見的娛樂型遊戲有所區分,不單純為娛樂而設計,而是以解決現實社會和行業問題為主要目的的特定類型遊戲。

不以娛樂為目的,聽起來好像有點無聊啊,大部分人打遊戲不就是為了爽一把嘛。所以功能遊戲到底有什麼好玩的,遊戲廠商為什麼都紛紛在這個領域佈局呢?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實際上這是一個誤解,可能也跟「功能遊戲」這個名字有關,功能遊戲還有另一個名字——嚴肅遊戲,就更有拒人千里的感覺了。

其實功能遊戲和其他遊戲一樣,可玩性依然是最重要的標準之一。

以最近的一款功能遊戲《微積歷險記》為例,闖關、解謎等元素都能在遊戲裡體驗到,不過所有的謎題設計都需要通過微積分知識來解開,目的就是幫助學生以一種更好玩的方式學習微積分。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在《微積歷險記》裡,玩家的角色是一名叫做 Equa 的女孩,她被困在可能被太陽風暴摧毀的星球上,必須通過修復橋樑和傳送器等建築來應對即將到來的威脅。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而這些任務都和微積分有關係,比如當玩家想要通過一條斷橋,則需要解開一個 f(x) 函數,通過調整「極限」和「函數值」等控制方向和高度等來激活機關。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圖片來自:淺黑科技

是不是想起了被數學支配的恐懼?不過這款遊戲分為了 4 個區域,關卡從易到難,小白也能快速上手,更像一門有趣的微積分入門教程。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有玩家試玩後認為這款遊戲「像是一個類似密室逃脫的解密遊戲」,讓其重新理解了一次「數學極限」等相關概念。雖然說「玩遊戲當學霸」這樣的說法有點誇張,但像《微積歷險記》這樣的功能遊戲,肯定比補習老師和書本更容易被學生接受。

為什麼功能遊戲特別適合應用到教育領域?

在功能遊戲領域,為人熟知的功能遊戲多是教育類遊戲,像《微積歷險記》就是由教育類遊戲公司 Triseum 開發的,曾獲得 2017 年度世界嚴肅遊戲金獎,還被提名 SIIA CODiE 最佳數學教學解決方案獎。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大多數熱門功能遊戲,與教育領域結合的約佔 43%,這其中超過半數的功能遊戲產品被運用於中小學教育,教育無疑是功能遊戲普適性最強的領域。其中美國在將遊戲融入教育這件事上最為成熟,獲獎的教育類遊戲 7 成來自美國。

早在 1974 年,由明尼蘇達教育電腦聯盟開發的一款教育類功能遊戲 The Oregon Trail ,就取得過超 6500 萬的銷量,是美國最成功的遊戲之一。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而一款以青少年寫程式教育為主要目標的遊戲 CodeCombat,在北美有 12000 多所學校,超過 31000 名老師在使用這個遊戲進行寫程式教學。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E-Line 公司推出的一款遊戲設計平台 Gamestar Mechanic,讓學生通過通過玩遊戲及修復壞掉的遊戲來瞭解遊戲設計原理,已經有來自 100 多個國家的 6000 多所學校引進了這款遊戲。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在台灣,遊戲化教育平台 PaGamO 在台灣 K12 教育人群中使用率高達 20%,有 1.2 萬名中小學老師將 PaGamO 平台作為一般輔助教學的教材使用。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功能遊戲之所以能在教育領域廣泛應用,與遊戲本身的特性密不可分,《跨界發現遊戲力》中曾總結了以下幾個原因:

  1. 遊戲的參與感和及時反饋的特性能讓學生更容易從被動學習的狀態轉為自主學習,更有效地轉遞知識。
  2. 對於劃著 iPad 長大的00 後這些「互聯網原住民」來說,遊戲化學習的思維更容易被學生接受。
  3. AR、VR 等技術的成熟,有利於拓展教學場景,也為開發更具創新性、更具吸引力的教育遊戲提供了基礎。

這也是為什麼文章開頭那位從事遊戲策劃的家長,非但沒有讓孩子沉迷遊戲,還能通過遊戲的獎懲機制來鼓勵孩子學習。

除了教育,功能遊戲也可以是生產力工具

其實遊戲化思維除了與教育契合,同樣能給很多行業提供一種更具創意和高效的思路。

功能遊戲相對傳統遊戲最的特點是有更強的跨界性、多元性和場景化,是與行業應用場景跨界融合的一種創新運用。

早在 1994 年,美國海軍陸戰隊就利用遊戲來輔助軍隊訓練,開發出《全光譜戰士》(Full Spectrum Warrior)、《美國陸軍》、《虛擬伊拉克》等遊戲來訓練士兵。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全光譜戰士》

在科學界,功能遊戲也貢獻良多。

2008 年華盛頓大學開發了一款名為《Foldit》的遊戲,玩家需要通過摺疊蛋白質來預測它們的結構,來自世界各地的的玩家在僅僅三週內,就破解了困擾科學家 15 年的逆轉錄病毒蛋白酶的結構。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Foldit》

後來權威科學雜誌《自然》(Nature)上也發表了一些基於《Foldit》的學術論文,參與項目的一些玩家甚至可以擁有署名權。

無獨有偶,丹麥奧胡斯大學的科學家開發的遊戲《量子移動》(Quantum Moves),遊戲數據會成為科學家研究量子物理問題的參考,有效地加快科學家對量子電腦的研究進度。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Quantum Moves

在企業管理方面,意大利遊戲公司 Kairos3D 通過搭建 3D 互動軟體平台, 為企業提供不同成本的運營模擬,提供控制成本的解決方案。

另外還有一款癌症治療模擬遊戲《腫瘤醫生》,讓玩家扮演腫瘤醫生給患者制定治療方案,除了瞭解醫療知識,也能讓玩家感受到醫生、患者、家屬三方面的情緒發展,從而在就診中做到換位思考,緩解醫患關係。

玩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遊戲也是生產力工具

由此可見,功能遊戲在很多領域都能成為高效的生產力工具,因此也不乏市場。

據相關機構的報告,功能遊戲在 2015-2020 年間將會以約 16% 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發展,全球市場規模在 2020 年將有望達到約 55 億美元。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