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倒霉」的機器人,價值4.8萬美元 逼真到不可思議

世界上最「倒霉」的機器人,價值4.8萬美元 逼真到不可思議

機器人男孩哈爾(Hal)正在抽搐,他的頭疾速地晃來晃去,看起來就像在震動一樣。他的眼瞼耷拉在藍色的眼睛上,嘴巴張著。但除了馬達發出的微弱噪音外,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哈爾生來就是要忍受痛苦的,他是個醫療訓練機器人。透過「他」,護士們再也不用在沒有生命的人體模型上進行訓練了。哈爾會流淚、流血甚至小便。如果你用手電照射他的眼睛,他的瞳孔還會縮小。

世界上最「倒霉」的機器人,價值4.8萬美元 逼真到不可思議

你可以透過無線控制他進入過敏性休克或心臟驟停狀態。你可以把他和真正的醫院機器連接起來,甚至用除顫器嘗試挽救救他。剛剛進入市場的哈爾是如此逼真,而這些場景又是如此容易情緒化,以至於在醫學模擬中擔任指導的導師們不得不小心翼翼,以免事情變得更糟,讓學員們陷入心煩意亂中。

史丹佛大學Revive Initiative for Resuscitation Excellence醫學主管馬克·伯格(Marc Berg)說:「我見過幾個護士說,他們都為他『動了』而驚嘆!我覺得這有點類似於這樣的場景:你已經開了20年車,然後突然得到了一輛全新的車,最初可能也會感到很驚訝。」

這個機器人男孩價值4.8萬美元,它由Gaumard Scientific公司研發生產,該公司自1940年以來始終在開發醫療模擬器。不過現在,該公司的技術已經可與哈爾的類人機器人大家族進行更多的互動。其中,維多利亞(Victoria)是個機器人女士,她生了一個機器人寶寶。托瑞(Super Tory)是個新生兒,可以幫助護士學會觀察真正嬰兒的疾病跡象。

世界上最「倒霉」的機器人,價值4.8萬美元 逼真到不可思議

在哈爾的內部,一個機械-氣動組合系統幫助他呼吸,腿上的過濾筒助他呼出二氧化碳。液壓系統提供假血和眼淚。伺服(Servo)馬達拉著他的臉,幫助他表達生氣、害怕或其他情緒。他甚至還會說話,包括為衝著媽媽大喊大叫,告訴你不要碰他。如果你願意,你甚至可以透過機器人講話,透過他內部的系統,它能把你的聲音變成5歲小孩的聲音。

建造哈爾的原因之一是為了培訓醫護人員如何接觸兒童,這些孩子可能對他們的病症並不知情。Gaumard Scientific公司副總裁詹姆斯·阿切托(James Archetto)說:「他們常常可以利用臉部表情來實現這個目的。」

為了表達正確的表情,該公司的工程師與兒科醫生合作,對生氣或高興的孩子的臉部表情進行微調,包括收縮肌肉或皺起眉毛。

為了避免「恐怖谷效應」,哈爾的設計師們決定不幫他臉上增加雀斑。他必須讓學員們相信他足夠真實,可以成為有效的工具,但又不能太真實以至於讓他們分心。不過,哈爾的確有個功能正常的鼻子和嘴巴。

阿切托說:「在某些情況下,比如過敏反應,他的舌頭或喉嚨會腫脹。」實習醫生甚至可以在他的喉嚨上開個小口,練習插入氣管導管以重建氣道手術。

(註:恐怖谷效應指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的假設。1970年由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指出由於機器人與人類在外表、動作上相似,所以人類亦會對機器人產生正面的情感;直到一個特定程度,他們的反應便會突然變得極為負面。哪怕機器人與人類只有一點點的差別,都會顯得非常顯眼刺眼,整個機器人顯得非常僵硬恐怖,使人有面對殭屍的感覺。)

學員們還可以給哈爾做心電圖來監測他的「心臟」。他也有脈搏,實習醫生們可以用血壓袖帶來監測。導師可以使用平板電腦操縱這些生命體徵,將某些症狀串在一起模擬,比如心跳驟停。伯格說:「多年來,這些人體模型實際上只是橡膠版的人體模型,沒有互動功能。不過,他們的逼真程度最終呈指數級增長。」

世界上最「倒霉」的機器人,價值4.8萬美元 逼真到不可思議

在橡膠假人上進行舊式模擬訓練中,受訓人員必須與指導人員進行互動,以獲得關鍵讀數。指導人員會透過名為Voice of God的麥克風從另一個房間發出指令,比如『你感覺不到脈搏』。這往往會破壞先前的所有努力,並把參與者從模擬中拉回到現實中。而哈爾會自動給受訓者提供大量讀數,從而保持魔法活力。

然而,令人擔心的是,哈爾的魔法可能看起來太真實了,在緊張的情境中會讓參與者感受到巨大壓力。即使在普通橡膠假人上訓練時候,許多人也會崩潰。伯格說:「我們可以將參與者的壓力水準提高到讓他們痛哭不止的程度,這樣他們就不得不退出訓練了。我確實認為,當人體模型如此逼真時,我們會看到更多這種情感反應。」

與任何模擬技術一樣,無論是虛擬現實(VR)還是其他先進的人體模型,比如更血腥、內部器官更逼真的人體模型,機器人都是一種工具,而不是導師。最後,機器無法教會我們在藥物中常常無法控制的情緒和壓力,而我們的人類同胞卻可以。

露西爾·帕卡德兒童醫院心臟模擬中心的醫學主任莉莉安·蘇(Lillian Su)說:「也許將來有一天,機器將變得無比精密,它們將能夠解釋我們的情緒,並複製這些情緒。但在那之前,作為人類,我們必須控制這部分,知道如何使用機器,這樣我們才能在那種環境中訓練人們。我認為這需要增加情感層面,而這是我們作為教育者必須做好準備迎接的挑戰。」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