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要挑戰英特爾? 回顧高通伺服器處理器的失敗之旅

曾要挑戰英特爾? 回顧高通伺服器處理器的失敗之旅

在伺服器晶片領域,英特爾是當之無愧的市場領導者,高通一度想要建立自己的伺服器晶片業務,與英特爾同分一杯羹。但是,最終野心勃勃的高通搞到內部分歧、工程師紛紛求去,甚至差點被博通收購。在行動晶片領域雖然身為龍頭,在伺服器的市場,高通還是跨不過英特爾這道高牆。

高通當初為了進軍伺服器領域,其重組了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羅利的設計中心,招募了來自英特爾、IBM和AMD公司的工程師,並於去年11月份發佈了公司最新款的伺服器晶片。然而,正當一切都在如火如荼發展之際,面對來自博通的收購、投資者的影響以及公司內部的分歧使得高通伺服器晶片業務折戟沉沙,部門高層和核心工程師紛紛離職,高通直接挑戰英特爾的嘗試最終宣告失敗。

回顧去年11月初,高通公司董事長保羅‧雅各(Paul Jacobs)站在矽谷中心的一個舞台上,誓言要打破英特爾公司在晶片這一全球最賺錢業務上的壟斷地位。

行動網路以及雲端運算正在蓬勃發展,資料中心對於伺服器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市場對於英特爾所生產的功能強大、價格昂貴的伺服器晶片來說更是如此。高通花了5年時間和數億美元設計足以和競爭對手產品相媲美的處理器,試圖將自己的現有業務拓展到行動業務之外。在當時,雅各甚至得到微軟和惠普等科技巨頭的承諾,要試用這款高通的新型處理器。

雅各在台上表示:「這是一個發展非常緩慢、過於自滿的行業。而我們將改變這種狀況。」

據知情人士透露,不到一年之後,這個曾經看似前途光明的業務就宣告破產。大部分核心工程師紛紛離職。大客戶正在尋找其他地方,或者回到英特爾尋找他們所需要的資料中心晶片。知情人士說,出售這項業務的努力已經失敗,其中包括軟銀集團支持的管理層收購計畫也宣告流產。高通創始人之子、該計畫的主要支援者雅各也已經出局。

對於從零開始建立一個新的半導體業務這種艱苦而昂貴的任務來說,想要應付尋求快速回報的不安分投資者是完全錯誤的。高通在伺服器市場的出局,讓高通只能更加依賴停滯不前的智慧型手機市場,而英特爾的伺服器晶片主管,當然則對此也很高興。

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師Alan Priestley曾表示:「高通本來有很好的機遇。」 

高通的布局

高通伺服器晶片業務的想法始於2012年底,當時該公司正在拓展智慧型手機以外的新市場。在一個完全由英特爾主導的市場上,每個伺服器處理器的售價可以超過1萬美元。高通最初的想法是將行動晶片的節能特性應用到功能更強大的伺服器處理器設計中去,以吸引微軟和Google等資料中心所有者,從而讓資料中心所有者盡最大可能地節省運營成本,並在價格談判中與英特爾取得平衡。

高通重組了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羅利的設計中心,招募了來自英特爾、IBM和AMD公司的工程師。他們已經設計出了一些該公司最好的行動晶片,正是這些產品使這家總部位於聖地牙哥的公司成為智慧型手機晶片的最大供應商。

這個由1000人組成的團隊的任務是研發出能夠完成最艱巨電腦任務的晶片,其中包括複雜的天氣預測運算以及繪製人類基因組。不過,最常見的用途是微軟、Facebook、亞馬遜和Google等公司旗下的大型資料中心處理資訊。當你在網上搜尋,查看你的社群媒體應用程式或者在網上買東西時,都是伺服器中的這些晶片在執行運算任務。英特爾每年通過銷售這些晶片獲得近200億美元的收入。

要想進入這個行業,你不能單純只是做一個好的處理器硬體。真正需要的關鍵在於未來處理器的路線圖,它將隨著時間的演變而逐步可靠地改進。然後是軟體和工程支援,這樣才能夠說服資料中心廠商,讓他們的所有程式和服務與你的處理器一起工作。資料中心廠商所慣用的伺服器晶片不會在一個下午就被丟掉並替換成另一個。這一過程需要數年時間,即便討厭向英特爾支付過高的費用,但客戶也往往不願改變已有的功能。

如今,僅僅設計一個伺服器晶片就要花費數億美元。英特爾上一次受到嚴重挑戰是在2006年,當時AMD佔據了五分之一的市場。AMD的這項工作始於2000年,當時Facebook的馬克‧祖伯格(Mark Zuckerberg)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雲」一詞指的只是天空中白色的絨毛狀物體。AMD的市占率最終回到了幾乎為零的水準,因為它的新產品姍姍來遲,或者沒有達到他們的預期。到2015年,一些分析師甚至擔心AMD可能會破產。

高通是少數幾家有能力再次挑戰英特爾的公司之一。該公司每年55億美元的研發預算在晶片行業僅次於英特爾和三星。在去年11月份的發布會上,高通開始拉攏微軟和Facebook等公司,這導致一些分析師預測,英特爾鎖定伺服器晶片業所有利潤的局面即將結束。 

博通殺出,宣佈收購高通

高通和雅各正為在加州聖何西舉行的亮相派對做準備,一切都在緊鑼密鼓地準備之中,所有看起來都很好。但就在大會召開的兩天前,其競爭對手博通公司宣佈,希望收購高通。如若成功,這將是該行業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筆交易。

隨後發生的收購大戰,引發了對該行業未來的兩種不同看法。博通的陳福陽(Hock Tan)看到了晶片行業不可避免的商品化,鼓吹整合和削減成本以做好準備。他還計畫借入至多1,060億美元來支付這筆交易,從而減少研發支出。雅各認為,晶片公司需要繼續投資新興技術,以找到新的市場,而不是將大量現金投入到支付債務中去。

美國政府最終叫停了這筆交易。但在此之前,許多投資者支援陳福陽,迫使高通推出了削減10億美元支出的計畫。而剛剛起步的伺服器業務恰恰是這些成本削減的主要受害部門。

到今年年初,高通對伺服器晶片業務的支援顯然正在消失,這引發了一輪瘋狂的交易談判,試圖挽救伺服器晶片業務。負責該業務的阿南德‧查德拉斯科(Anand Chandrasekher)說服了包括軟銀(SoftBank)和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在內的一群投資者,讓他們支持管理層收購伺服器晶片業務。知情人士稱,查德拉斯科們已經提出了收購要約,但高通首席財務長戴維斯(George Davis)要求在特定時間完成交易,最終導致交易流產。

今年3月份,雅各被高通趕下台後,也提出收購伺服器晶片業務。他甚至提議讓該公司保留少數股權。高通可以避免在這個項目上繼續投入,但如果這個項目成功,以後仍有可能盈利。但知情人士稱,高通董事會堅持要求雅各放棄重返高通的任何嘗試,並放棄將整個公司私有化的計畫。雅各對此予以拒絕。結果導致高通的伺服器晶片業務前途又被懸在了那裡。

據知情人士透露,英特爾前高層Renee James曾考慮收購該部門,以便將其整合到她的資料中心晶片初創企業安培計算(Ampere Computing)中去。不過,查德拉斯科稍早曾與中國貴州省達成協議,為高通的部分伺服器晶片業務提供資金。作為回報,當地政府要求轉讓晶片設計和在中國銷售處理器的專有權。知情人士說,安培計算的詹姆斯在這種情況下猶豫不決,因為這將意味著其花費心血收購的業務將被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拒之門外。 

重要技術人員相繼離去

今年5月份,查德拉斯科在負責高通伺服器晶片部門Qualcomm Datacenter Technologies近5年之後離職。其他人也隨之散去。截至6月份,該公司在羅利裁員約280人,在加州裁員43人。現在,高通伺服器晶片部門幾乎一半的工程師都已離職,其中一些人來到安培計算為詹姆斯工作。據前僱員說,即便有了充足的資金,高通子公司也已經沒有了繼續營運所需的專業知識。

高通現任總裁Cristiano Amon表示,該公司在伺服器業務方面的 「規模適中」,有利於尋找並抓住市場機遇。該部門現在將專注於透過與貴州省的合資企業,向幾家最大的雲端供應商以及包括阿里巴巴集團和騰訊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在內的中國客戶銷售晶片。

在公司內部,關於去年11月份主推伺服器晶片的後繼產品研發工作已被擱置。高通將考慮調整現有產品設計,主要針對智慧型手機基站處理應用,但成為英特爾直接競爭對手的努力已經宣告結束了。

市場研究公司IDC半導體行業分析師Shane Rau表示:「儘管兩者之間的收購沒有完成,但高通變得更像博通了。你的公司財力雄厚,瞭解客戶的需求。市場迫切需要這樣的公司。」

高通首席執行長Steve Mollenkopf目前表示,隨著行動電話業明年開始向所謂的第五代通信技術(5G)前進,公司未來的業績增長將來自其在這一行業的傳統優勢。知情人士說,高通的董事會支持他的想法,並計畫宣佈給這位首席執行長更高的薪酬。該公司還表示,在2018財年其將從其他市場獲得50億美元的銷售額。

這就使得英特爾依舊是網路領域唯一的主要晶片供應商。在最近一個季度,英特爾的伺服器業務銷售額為55億美元,而同期這一業務營業利潤高達27億美元。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