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設計嬰兒即將到來,人類靠啪啪繁衍的後代會愈來愈沒競爭力?

人人都有七情六欲,而男歡女愛更是人之常情。人類之間發生性行為的原因有很多。我們這樣做主要是為了釋放原始衝動,尋找心靈慰藉,並體驗愉悅的感覺。偶爾,我們也會通過這個過程來繁衍後代。不過隨著即將到來的基因革命拉開序幕,雖然我們仍然會因為上述原因繼續保持傳統性行為,但我們可能越來越不會為了種族繁衍而啪啪。

基因設計嬰兒即將到來,人類靠啪啪繁衍的後代會愈來愈沒競爭力?

 大多數父母都會竭盡全力地保護他們的孩子免受各種傷害。這從母親懷孕期間服用產前維生素開始,並延伸到為兒童進行免疫接種、防止他們接觸各種疾病和危險。我們大多數人都有充分的理由對那些在懷孕期間濫用控製藥物的母親或選擇不給孩子接種疫苗的父母持懷疑態度,畢竟保護孩子免受傷害是為人父母的最重要責任之一。

然而,在今天的美國,多達2%的嬰兒出生時患有由單個基因突變引起的罕見遺傳病。鐮狀細胞病、(Tay-Sachs)以及亨丁頓​​氏舞蹈病(Huntington's)等,都是這些疾病中比較著名的例子。更令人感到驚心的是,這個名單上的疾病數量達數千種之多。許多出生時就患有這些疾病的嬰兒遭受了極大的痛苦,許多嬰兒早夭,幾乎所有嬰兒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與病魔抗爭。

然而,越來越多的這種單基因突變疾病和唐氏綜合症等染色體疾病,正透過對孕婦在妊娠前三個月末期進行的非侵入性產前檢查得到確認。世界各國的大多數婦女知道患有這類疾病的兒童出生後可能面臨的困難,因此在作出診斷後多選擇終止妊娠。不管出於什麼理由,不管人們對墮胎持何種觀點,這些決定本身就相當折磨人。

不過,今天已經有少數準媽媽在懷孕前就得到了關於未來孩子的更多信息。通過接受體外受精(IVF)和胚胎植入前基因測試(PGT),這些女性能夠知道從她們體內通過手術取出的卵子中,並與伴侶或捐贈者的精子受精的哪個卵子會攜帶危險的突變。患有這些疾病的體外胚胎,最終不會被植入準媽媽的子宮。

斷言患有致命疾病的人不應獲得更多成長權利時,這是非常荒謬的。但是,如果父母可以選擇的話,他們也肯定不會選擇植入攜帶這種疾病的胚胎。如果未來的父母​​已經基於我們對疾病風險的初步了解而選擇不植入某些胚胎,那麼當這種胚胎選擇所依據的信息遠遠超過幾千種單基因突變疾病時,結果將會發生什麼?

當2003年第一個人類基因組測序完成時,揭開人類遺傳學奧秘的競賽才剛剛開始。儘管相對於基因組的複雜性,我們對遺傳學知之甚少,但在更深入理解的基礎上取得的進展令人震驚。今天,醫生單憑遺傳資料就能相當準確地預測出單基因突變疾病和相對簡單的遺傳特徵,而且數量在不斷增加。

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列表將會增長到包括複雜疾病和疾病傾向,長壽和健康生活的百分比概率,以及越來越多複雜的人類屬性遺傳成分,如身高、智商以及個性等。這種遺傳分析的預測能力將直接流入我們的生育診所,在那裡,未來的父母​​選擇胚胎時,將更注重對他們孩子未來的生活、健康和能力有幫助的遺傳成分。

我們對從早期預植入胚胎中提取的基因的理解顯示,這只是推動輔助生殖向前發展的「火箭助推器」之一。第二個「火箭助推器」將是誘導成體細胞的能力,如引導皮膚細胞和有核血細胞形成幹細胞,然後將這些幹細胞轉變為卵細胞祖細胞,最後再將它們變成卵細胞。這不僅將消除激素治療和手術提取人類卵子的麻煩和風險,而且還將使從女性身上提取無限數量的卵子變得容易而廉價。

在試管受精過程中,平均每個女性要提取大約15個卵子。但想像一下,產生1000個卵子會對植入前胚胎選擇可能實現的一系列可能性產生什麼影響。這1000個卵子中的每一個都是父母雙方的自然後代,但是它們之間的差異將使我們可能選擇那些某一特定特徵遺傳表達最強烈的卵子,比如那些可能具有最高遺傳智商潛能的卵子。

第三個「火箭助推器」將是應用基因編輯技術,如CRISPR,用來編輯植入前的胚胎或用於製造胚胎的精子和卵子的基因組。就在本週,中國研究人員宣布,他們已經利用CRISPR編輯了一對雙胞胎植入前胚胎中的CCR5基因,使其對愛滋病毒免疫。這是首次對人類進行基因編輯,也是基因工程時代即將到來的預兆。

人類基因組的驚人復雜性將限制我們安全地對人類胚胎進行太多同時發生的基因改變能力,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我們的知識和技術能力的提高,我們對未來孩子進行這些類型的改變的能力和意願將會隨之增強。由於面臨如此多的風險,未來的父母​​在決定如何懷上孩子時,將越來越面臨嚴峻的選擇。

如果他們堅持走傳統的性愛之路,他們將體驗到自然的善良智慧和深不可測的殘酷。如果他們採用試管受精技術,並在胚胎選擇方面越來越了解內情,他們將消除大多數單個基因突變疾病,並可能提高他們的孩子活得更長、更健康的機會,且比那些沒有經過強化的同齡人擁有更多的機會。但是,如果這些孩子不是特別喜歡他們被優化的樣子,或者認為自己是某種帶著情緒的怪異消費產品,那麼父母也會讓他們的孩子陷入痛苦之中。

儘管傳統性愛和試管受精各有優劣,但傳統性愛受孕和在實驗室受孕相比,優勢可能越來越少。社會內部和社會之間的差異和競爭將迫使父母和社會採取更積極的生殖技術形式,前提是他們認為這樣做將為下一代打開更多可能性並創造機會,而不是封閉他們。

透過性愛受孕將一如既往地有用,但實驗室受孕只會變得更受青睞。隨著時間的推移,只有狂熱者才會選擇拿自己未來孩子的健康和福祉冒險,而不是像父母們一直以來所做的那樣,投資保護孩子免受傷害,幫助他們優化未來生活潛力。雖然人們會越來越多地將性愛受孕視為與不給孩子接種疫苗的行為相似,但在今天,它依然是一個完全自然的選擇過程,會給你自己、你的孩子和你所在社區帶來巨大的潛在風險和成本。

不過,隨著基因設計嬰兒的未來變得越來越近,遺傳學和輔助生殖技術的革命將會對我們如何珍視和投資多樣性、平等以及我們自身的基本人性,提出巨大的、棘手的、具有重大影響的問題,而我們根本沒有準備好應對這些問題。但這些革命來得比我們大多數人理解或準備的要早,所以我們最好現在就做好準備。因為這條路最終的走向遠遠超出了性愛的範疇,而且是作為我們這個物種進化過程中的一個根本轉變,這應該攸關我們每一個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Max
1.  Max (發表於 2018年12月27日 10:00)
"斷言患有致命疾病的人不應獲得更多成長權利時,這是非常荒謬的"......"

不是,不能這樣想。應該是,堅持讓患有致命疾病的人獲得在殘酷煎熬的病痛中成長的機會,是非常荒謬的。

這樣等於是把一個無知純潔的靈魂,以懲罰方式的鎖進一個有缺陷的肉體,從生到死幾十年一輩子....這樣是極端的殘忍.....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