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如何從一位《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變成美國電腦圖像界的女神?

她是《花花公子》雜誌的封面女郎,卻沒想到自己機緣巧合成了電腦圖像界的第一女神。她的地位甚至不亞於 Facebook 創始人祖伯格、蘋果聯合創始人沃茲尼克。

無論你是否知道她的名字和容貌,每天也會在不知不覺中使用由她衍生的技術。你拍過的每張照片、去過的每個網站、分享的每個表情,都欠著她的人情。她就是近 50 年來,推動圖像處理發展的「守護神」萊娜·瑟德貝里(Lena Söderberg)。

如果你在電腦視覺論文開頭看到萊娜的圖片,也不必稀奇。她為《花花公子》拍攝的照片幾十年來一直是圖像處理的測試標準。

在電腦領域這個男性占多數的領域,漂亮的封面女郎總能激勵著工程師。一位 IEEE 刊物的編輯在介紹 萊娜 時說:萊娜 之於電腦工程師,如同麗塔‧海華斯之於二戰中的美國大兵。

就好像一些程式設計師們把電腦桌面設置成新垣結衣、齋藤飛鳥,連寫程式碼都有動力了!

萊娜在 1997 年出席在波士頓舉辦的第 50 屆圖像科技技術年會,真人的出現讓工程師們為之瘋狂。當時的她被無數人索要簽名,風頭蓋過任何一名參會學者。

她如何從一位《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變成美國電腦圖像界的女神?

傑西‧塞德曼(Jeff Seideman)是圖像科學技術學會的前任主席,他回憶說,萊娜出席會議引起了同行的轟動。 有些人看到真人後才知道,原來他們看了 25 年的圖片真有其人,而不是一張圖畫。

有多少工程師靠著這張照片的激勵,在電腦圖像領域摸爬滾打了幾十年。

成為女神之路

1972 年,21 歲的萊娜作為「Miss November」,登上《花花公子》雜誌。

當時,她戴著一頂有羽毛裝飾的太陽帽,長筒襪配短靴,搭著一條粉紅圍巾,除此之外,沒穿任何衣服。

半年後,南加州大學信號與圖像處理研究所的助理教授 Alexander Sawchuk 正想找一張圖片,來測試最新的圖像壓縮演算法。

那些常用的無聊測試圖讓他非常不爽。這一次,他們想找一張能讓人眼前一亮的照片。

就在那時,有人帶著有萊娜的那期《花花公子》走進了辦公室……

萊娜的照片,顏色和紋理都很複雜,可以說是一張非常完美的測試圖像。

他們把照片撕了下來進行掃瞄,將結果保存到惠普 2100 電腦中,並從中裁剪出了一幅 512×512 的圖像。

她如何從一位《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變成美國電腦圖像界的女神?

做完了這一切,研究團隊對自己的成果很滿意,每次實驗室有人來參觀,都會給他們一張萊娜的圖像。很快,這位露著肩膀的年輕模特的形象,就成了標準,被工程師們複製和重新分析了數十億次。

每天與萊娜打交道的工程師,也有了更多的想法: 有人為她寫詩,有人在她的圖片上添加藝術效果,還有人給她取了一個具有文藝復興氣息的綽號:The Lenna。

這張圖像,還出現在 1973 年上映的伍迪·艾倫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Sleeper》(傻瓜大鬧科學城)中,主角在 2173 年醒來,被要求辨認過去的照片,這些照片中的人物分別是史達林、戴高樂和 萊娜。

雖然說 萊娜 的形象基本上只出現在媒體研究課程和工程師相關的論壇上,但它已被普遍認為,是網際網路歷史上不可磨滅的一部分。

引發爭議

在萊娜成為標準的同時,爭議也隨之而來。

最大的問題,就在於這張照片來自花花公子。有人認為,認為使用花花公子的照片,有些不太合適。

同時,花花公子也不爽,表示要起訴未經授權使用照片的人。但看著雜誌銷量逐漸上漲,花花公子也就不怎麼提起訴的事情了。這一期的雜誌賣出了700多萬份。

她如何從一位《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變成美國電腦圖像界的女神?

更多的爭論,則是聚焦在這張照片涉嫌性別歧視上,不少人認為這是在迎合電腦科學中男性占主導的地位。還有一名高三的女學生發表文章說,這張照片引發了班內男生關於性的評論。

2018 年,Nature 子刊宣佈,他們不再接收使用萊娜圖像的論文。

在接受 Wired 雜誌採訪時,萊娜本人對自己可能參與傷害或打擊年輕女性感到震驚。她說,照片中並沒有顯示出什麼東西,很難看出有什麼大不了的。

萊娜的人生

高中畢業後,萊娜搬到了美國為親戚當保姆。她本來只想在美國待一年,但是沒想到一待就是八年。

1971 年,她住在芝加哥,新婚不久,努力維持生計。那時,她的丈夫鼓勵她和一家當地模特兒公司簽約。

不過,身高 1.67 公尺的萊娜達不到服裝模特的標準,但有機會做珠寶模特兒。做了一段時間的珠寶模特兒後,她和《花花公子》取得了聯繫。

《花花公子》想讓萊娜去拍雜誌封面,萊娜回憶說,她被介紹給一位名叫 Dwight Hooker 的攝影師。

攝影師問她是否有興趣拍攝一些花花公子風格的照片,萊娜當時並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但她的丈夫認為給《花花公子》拍照片非常酷,且有豐厚報酬,而當時的他們手頭很緊。

而當她拍攝的照片出版後,萊娜已經綠卡在手,離了婚而且有了新男朋友。

那時,《花花公子》邀請她去創始人 Hugh Hefner 在比佛利山莊的豪宅做客,不過萊娜拒絕了,而是選擇和男朋友一起搬到紐約的羅徹斯特,當起了柯達的模特兒,拍攝校準樣片。這份工作只需要朝八晚四,晚上她也可以去萬豪酒店做調酒師。

她如何從一位《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變成美國電腦圖像界的女神?

後來,萊娜結束了她的美國模特兒生涯,回到了瑞典,再一次結了婚,有了三個孩子,先後在瑞典的酒類國企和斯德哥爾摩附近的政府機構工作。

而這張照片也成為了她人生中的一段過往,萊娜並沒有和電腦圖像處理領域產生更深的聯繫。

多年以後,這張照片早已成為電腦科學的研究素材。1997 年 5 月,萊娜參加了在波士頓舉行的第 50 屆圖像科技技術年會,見到了那些用她的照片做圖像研究的學者們。

如今,萊娜已兒孫滿堂。雖然年輕時拍攝的這張照片打擾到了她的生活,曾有人對她說「我知道你臉上的每一個雀斑」,但她仍以此為榮,認為這張照片是人生中的一項重要成就。

至少這張照片,的確為科技界做出了重大貢獻。

她如何從一位《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變成美國電腦圖像界的女神?

湊巧的是,萊娜的兒子也在科技行業工作,天天與圖像打交道。

他偶爾會向母親介紹這張圖片是如何被使用的。萊娜說:「雖然我聽不懂,但是我覺得我做了一點好事。」

以現在的標準來看,萊娜圖像解析度太低,隨機電腦技術的發展,可能不再適合作為未來圖像處理的範例。

也許終有一天,它會被電腦圖像學拋棄。但不可否認它曾經做出的偉大貢獻。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