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ig Wright 不是中本聰的三大理由

Craig Wright 不是中本聰的三大理由

「我不想要錢,不想出名,也不需要崇拜;我只想自己靜靜地待著。」「我這麼做不是因為我想要。這不是我的選擇……我不希望我在意的人因此受到影響,所以決定站出來證明自己(是中本聰),但僅此一次;之後我再也不會出現在鏡頭以及任何媒體面前!」——Craig Steven Wright (2016 年5 月2 日接受BBC 採訪時的回應節選)

「我不想要錢,不想出名,也不需要崇拜;我只想自己靜靜地待著。」 
「我這麼做不是因為我想要。這不是我的選擇……我不希望我在意的人因此受到影響,所以決定站出來證明自己(是中本聰),但僅此一次;之後我再也不會出現在鏡頭以及任何媒體面前!」
——Craig Steven Wright(2016年5月2日接受BBC採訪時的回應節選)

2016年5月2日,Craig Wright接受BBC採訪宣布自己是中本聰時的影片資料

Craig Wright 不是中本聰的三大理由

如果時間定格在這一刻,Craig Wright也許真的可以和Satoshi Nakamoto畫上等號。 

不是名字的雷同,不是領域內相關人士的推測,也不僅僅是寫作風格的神似;當時證明克雷格·史蒂芬·懷特(Craig Steven Wright,以下簡稱:CSW)比特幣創始人身份的證據,可謂是有史以來最多且最貼近的。從自稱中本聰的私人郵件,到提及將撰寫P2P分散式帳冊論文的部落格文章,再到與中本聰電子信箱相連的PGP密鑰等等,無不在告訴我們「CSW就是中本聰」。 

但實際的劇情並沒有按照這個方向發展。隨著時間的推移、CSW曝光次數的增多,他與中本聰之間的距離反而越拉越遠;甚至被冠上「騙子」的稱號。現如今只要CSW出現的地方,總少不了質疑的聲音。而長時間以來各界對於CSW的諸多指控,歸結起來其實就是三點。 

被多方質疑的專業水準

2016年CSW站出來自證中本聰身份之後,並沒有如他所說消失在公眾面前,而是在一年後頻繁活躍於各種峰會及社群媒體之上。期間發表的不少言論及技術觀點,相繼受到領域人士的抨擊,其中最讓人熟知的便是與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的公開互嗆。

4月3日Deconomy 2018會議上,Vitalik在Twitter進行評論直播時,稱CSW為神經病 

去年四月份於韓國首爾舉行的Deconomy 2018會議上,Vitalik在提問環節指出了CSW演講過程中的多處錯誤。前者認為,CSW對於閃電網路的描述不盡不實;雖然閃電網路存在大量的使用者介面陷阱和資本效率問題,但想要解決並沒有像CSW說的像打斷一個離散的日誌那麼難。在Vitalik看來,CSW對於閃電網路的評論更多是為了將話題帶到他想要討論的「自私挖礦」及「誠實挖礦」等等概念上。而在提問的最後Vitalik更是直言道,「為什麼這個騙子能在大會上演講?」另外同在現場的OmiseGo顧問Joseph Poon也回應稱,「我寫了閃電網路的白皮書,但完全聽不懂你在講什麼。」

當然在此之前BU首席科學家Peter R. Rizun‏以及Drivechain創始人Paul Sztorc等人也曾多次在Twitter上對CSW提出質疑,並將其評價為,一個試圖讓自己聽起來更加專業卻容易造成反效果的人。

2018年3月31日CSW在Twitter上預告說,將在幾乎不改變協議的基礎上,讓系統在20ms內完成0-conf verified交易。對此,Peter R. Rizun轉推評論道,你是如何進行這種超光速訊號傳送的?光繞地球一周都需要130ms,你又怎麼以99.998%的成功率在20ms完成從紐約到倫敦的節點訊息發送以及接收呢?

同日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在Twitter上表示,我剛看完CSW關於Stoshi's Vision的演講,真的很難相信還會有人認為他是中本聰。他提出的能夠讓0-conf更好的想法,miners orphan blocks that includes double spends,是我聽過最愚蠢的想法之一。  

2017年7月22日,Paul Sztorc在評論CSW關於隔離驗證錯覺擴容的文章時表示,後者的寫作很糟糕,語法錯誤不說,還存在不少無意義的句子。但最大的問題是,裡面交換方程式(PY=MV)的「P」前後指代根本不一致。文章剛開始的時候,CSW指出P意味著價格水準,即(BTC/Stuff);但推算到後來就變成Stuff/BTC了。換句話說,CSW文章中關於速度的一切結論都與他得出的相反。 

2010年2月9日,網路安全專家Thor(Hammer of God)曾對CSW發表的關於行動通訊的文章評論道,CSW將自己描述為「狂言」,但他認為這更像是神智不清和不理性時候發表的言論;文章中提到的「風險公式」非常荒謬。

《倫敦書評》記者Andrew O'Hagan與CSW相處數月後寫的文章《TheSatoshi Affair》中提到,CSW的母親告訴他,為了讓真相變得更大,她的兒子一直都有在真相上添油加醋的習慣……他經常說的比他需要的更多,比他應該要做的更甚。他習慣於從真相開始,然後慢慢地誇大自己的角色,直到整個故事突然變得蒼白無力。

與Satoshi Nakamoto大相徑庭的表現

雖然說,經過去年的尋聰之旅之後(《中本聰,我找到你了》),我們發現中本聰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神,他的程式撰寫能力和技術解釋也常被早期參與者吐槽;但仔細對比之下,依然難以在兩人之間劃上等號。 

就如首位使用比特幣進行實物交易的Laszlo Hanyecz所說,中本聰從不願透露個人及多餘訊息,是一個用程式碼說話的怪人。相比於文字的解釋,他更傾向於用程式碼來說明問題。 

EST時間2008年11月8日,Satoshi Nakamoto在郵件列表上給PGP程式設計師Hal Finney回復 

在比特幣白皮書發布當月,面對Hal Finney提出的問題和建議時中本聰是這樣回答的,「我想要盡快地發布程式碼,而不是編寫更詳細的規範及說明」。當然在比特幣客戶端發布之後,中本聰還是會用自己那種讓人較難理解的方式來解答網友的提問;不過在Bitcointalk論壇甚至是與早期開發者的私聊郵件中,他更多的是談論程式碼升級及漏洞修復方面的問題。而值得一提的是,Hanyecz感覺中本聰似乎不太樂意自己對挖礦的熱衷,因為他更在意的是系統的安全和社群的壯大。

與之相反,自稱中本聰的CSW似乎更熱衷於語言方面的表達。在過去幾年間,他遊走於各種會議、在公開場合演講、在Medium上發布百餘篇文章、以每天數十條的頻率更新Twitter,同時申請多項專利,還發起了一場BCH算力戰爭。 

去年十一月左右,CSW在回答星球日報記者關於如何應對BCH算力戰的問題時表示,「我們就是有錢。吳忌寒以為他能夠控制算力,而我們——有的只有錢。我們還會讓加密貨幣交易所無法交易比特幣現金,直到吳忌寒失敗」。同時還向記者展示了停在別墅外的三輛豪車。(圖片源自:星球日報) 

這種反差甚至說截然不同的表現,實在無法讓大眾尤其是比特幣信仰者相信,CSW就是中本聰。 

涉嫌造假以及疑點重重的身份證據

當然讓CSW被冠以騙子和假冒中本聰等罪名的不僅僅是以上兩點理由,最關鍵的是那些涉嫌造假以及疑點重重的身份證據。 

疑點一:不存在的博士學位 

擁有加密技術、電腦科學、國際商法和金融等多個碩士博士學位的CSW,在知識背景上確實有不少與中本聰吻合的地方;但這些學歷訊息裡存在著一定的不實成分。 

被CSW刪減過的LinkedIn頁面(圖片源自:LinkedIn) 

 

CSW的LinkedIn頁面顯示,他擁有兩個博士學位,其中一個來自澳大利亞查爾斯史都華大學,主修電腦科學。不過這所學校在接受《富比士》採訪時卻告訴記者,儘管CSW在網路系統管理、訊息技術管理以及訊息系統安全上獲得三個碩士學位,但他們從未授予CSW博士學位。 

疑點二:虛構的超級電腦 

緊接著查爾斯史都華大學,SGI也在媒體報導CSW可能是中本聰之後,向其中一家媒體澄清與Craig Wright並無任何合作關係。該電腦製造商表示,證明報導中提到的——CSW旗下公司Cloudcroft擁有兩台Top 500超級電腦,且其中一台來自SGI,並不屬實;因為Cloudcroft從來都不是SGI的客戶。 

疑點三:倒填訊息的部落格文章 

而除了上面涉嫌造假的側面佐證之外,證明CSW就是中本聰的直接證據也存在不少漏洞。根據維基百科給出的證據顯示,在2014到2015年間,CSW試圖透過修改一篇2008年8月發表的文章,來拉近自己與比特幣之間的聯繫。 

Craig Wright 不是中本聰的三大理由

本月維基百科發文表示,CSW已被證實是連續文件偽造者;並附上Github文件CultOfCraig,其中記錄了CSW偽造文書的歷史(相關鏈接:https://archive.is/h1unX) 

按照上圖的時間線推測,這篇文章倒數第二段的描述,「不久之後我將發布一篇關於加密貨幣的論文」,是後面才加進去的。雖然CSW對此矢口否認並以假消息回嗆證據;但這句話中出現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一詞,似乎也過於超前。 

截圖自:Bitcointalk 

在比特幣白皮書,甚至是它的前輩b-money、ecash和bit gold的相關論文中都未曾使用過這個詞語。早期中本聰更多是使用Electronic Cash電子現金及System來形容比特幣;直至2010年7月發布Bitcoin v0.3版本時,才首次將比特幣描述為P2P加密貨幣。 

疑點四:極具爭議的PGP密鑰 

至於Gizmodo以及Wired兩大媒體公佈的與Satoshi Nakamoto相關聯的PGP密鑰,同樣也存在後期插入、倒填訊息的嫌疑。科技和文化頻道Motherboar上的作者Sarah Jeong指出,公佈的兩個PGP密鑰很有可能是在2009年後產生並於2011年之後上傳的。 

Wired公佈的密鑰與satoshin@vistomail.com相關聯,沒有證據表明中本聰使用過這個電子信箱,但與其使用過的satoshi@vistomail.com相似。 

Gizmodo公佈的密鑰與satoshin@gmx.com相關,中本聰的確使用過這個地址,但2014年已被駭客攻破。雖然MIT密鑰伺服器顯示這兩個密鑰是在2008年也就是比特幣問世之前產生的,很有可能出自中本聰本人之手;但PGP密鑰的創建日期非常容易偽造,只需要更改本地電腦系統的日期便能完成。作者Sarah大概花了十分鐘的時間就創建了一個顯示日期為2008年的PGP密鑰,並將其上傳到MIT公共密鑰伺服器上。 

Sarah於2015年12月8日創建的PGP密鑰 

 

另外Sarah還指出,即使是你不可控制的郵件亦能為其創建PGP密鑰,且同時偽造時間。以上為Motherboar記者Lorenzo創建的,和satoshin@gmx.com相關聯且顯示為2004年產生的PGP密鑰(防止引起混亂,Lorenzo已撤銷該密鑰)。不過更為蹊蹺的是比特幣核心開發者Greg Maxwell的發現。Gizmodo和Wired提到的兩個密鑰首選的散列函數「8,2,9,10,11」,確切來說在2009年7月9日之後才被加到GnuPG程式碼樹。也就是說,產生這兩個密鑰所使用的技術,在它們出現的時候根本還不存在。 

真正已知和中本聰相關聯的PGP密鑰,也稱為初始密鑰;採用的是DSA-1024加密,而非證據中兩個密鑰所使用的RSA-3072(RSA-2048加密是今天的預設選擇,而DSA-1024則是2008年的預設選擇) 

疑點五:不可信的密鑰驗證 

那麼多耐人尋味的,甚至可能存在故意欺騙的表徵,讓所有證據的說服力急速下降。即使後來Gavin Andresen和Jon Motonis這些比特幣社群主要成員站出來為CSW正名,稱曾親眼見證Craig Wright使用中本聰的密鑰簽署訊息;也難以讓人信服。 

隨後CSW發布的移動中本聰帳號資金的說明部落格,更是被網友一眼識破——只不過是複制了Satoshi早期在比特幣上的真實交易而已。而最近一次的身份證據則給人一種用力過猛的感覺,發布不到一小時就被網友找到裡面不合理的地方。 

2月10日CSW在Twitter上發布Blacknet和比特幣白皮書的對比圖片,說明自己在2001年就有建立BTC的創意,暗示自己是中本聰本人。但網友很快發現,2001年發布的Blacknet白皮書與2008年11月公佈的比特幣白皮書的摘要幾乎完全一樣;甚至提前修改了比特幣白皮書草稿(Satoshi曾經將草稿發給戴維)裡面的多處錯誤。這種不合理的時間線安排,又在CSW偽造證據這一罪名上補了一刀。 

清者自清,你又何必在自證的路上越走越遠呢?

事實上,CSW想要證明自己是中本聰一點都不難;他只需要使用創始區塊的私鑰對創始區塊的公鑰進行簽名便可。CSW沒有選擇這種最便捷、直接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只能說明他存在某些不可抗因素無法提供,或者說他根本沒有;更直白的說就是,他不是。 

拋開創始區塊密鑰這一點不說,CSW採用的迂迴自證方式也不見得有效,反而讓自己在證明中本聰身份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1月31日,CSW在Twitter上評論哈希派的文章 

之前發布《中本聰,我找到你了》的時候,CSW在Twitter上給我們回了一句,「隨著時間的推移,你越活越愚蠢了嗎」。而現在看來,這句話或許更適合又再次陷入造假風波的他自己。 

參考資料:

  1. https://github.com/CultOfCraig/cult-of-craig,維基百科
  2. 0x2,《如果造假水準不夠高,那你當不了中本聰》,區塊律動
  3. Sarah Jeong,《Satoshi's PGP Keys Are Probably Backdated and Point to a Hoax》,Motherboard
  4. Nik Cubrilovic,《Craig Wright is not Satoshi Nakamoto》
  5. Andrew O'Hagan,《The Satoshi Affai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