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我繳稅我就走!Amazon與美國各州政府的強硬談判策略

各國政府為了可以運作,通常會用各種方法向一些大企業催稅,不過企業通常都是能拖就拖。而亞馬遜對於類似的狀況,則有更激進的作法。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亞馬遜公司常常會被美國州政府催稅。面對這種情況,亞馬遜會採取強硬態度,以關閉在該州倉庫、放棄擴張計畫,轉移就業相威脅,而且屢試不爽。

2010年,當美國德州官員催促亞馬遜補繳近2.7億美元的銷售稅時,亞馬遜作出的回應是:關閉該公司在德州的唯一一家倉庫、放棄在這裡的擴張計畫。兩年後,德州官員同意不再追究這部分欠繳稅款,以換取亞馬遜在德州開設新倉庫。

逼我繳稅我就走!Amazon與美國各州政府的強硬談判策略類似的一幕還在南卡羅萊納州上演。2011年,當地官員決定否決Amazon的一項銷售稅減免。所以亞馬遜就停止了他們在南卡羅萊納州招聘員工的計畫,之後,Amazon獲得了稅收豁免權,條件是在這裡招聘更多員工。

去年,當總部所在地西雅圖的官員推動對大型僱主徵稅時,Amazon停止了在西雅圖建造一座大廈的計畫,並威脅把正在建設中的一座樓租出去。西雅圖市議會通過了一項更小規模版本的徵稅決議案,但是Amazon資助了反對派成功推翻該決議案。現在,Amazon仍然計畫出租一座正在建設中的大廈內空間。

而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當Amazon在紐約面臨批評,突然宣布放棄在紐約建造總部。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表示「整個系統為之震驚」。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古莫(Andrew Cuomo)仍在努力讓Amazon回心轉意。但是,這一反轉也反映出了Amazon與其他州官員的交流情況。

不給我就走

幾乎所有美國大型公司都會與政府拚命討價還價,尋求獲得福利和財政激勵。但是,Amazon在玩弄政治手段時會傳達一條具有自身特色的訊息:給予我們想要的,否則我們就會離開,把就業機會帶到其他地方。

這一策略幫助Amazon從政客手中搾取了盡可能多的好處。「他們就是不擇手段,」諮詢公司Market Street Services副總裁艾力克斯‧皮爾斯坦(Alex Pearlstein)表示,該公司幫助城市吸引僱主,包括已有Amazon倉庫的城市。

放棄在紐約建總部的事件也暴露出了Amazon在打造社區關係方面經驗有限。在宣佈這一計畫前,Amazon並沒有招募與紐約居民有聯繫的任何當地員工或說客。直到最近幾年,Amazon幾乎也沒有一位負責打理社區關係或政府關係的全職員工,儘管現在已聘請100多位說客在州議會大廈展開遊說,推動公司重點業務。

對於Amazon來說,缺少一項能夠獲得公眾普遍支持的策略加快了在紐約建總部計畫的失敗,在其它地方也造成了麻煩。

Amazon承諾,幾乎所有商品都能在兩日內送達。這就意味著它需要在主要人口中心建立倉庫,而不只是在公司能夠達成最佳交易的地方。在紐澤西州城鎮愛迪生(Edison),噪音投訴迫使Amazon花費300萬美元在倉庫周圍建造了一座高牆。在芝加哥西南的伊利諾伊州城市喬利埃特(Joliet),Amazon花錢額外招聘了一名警官協助管理交通。當地立法議員希望Amazon做得更多。

「Amazon不喜歡任何摩擦,」華盛頓大學教授瑪格麗特‧奧馬哈(Margaret O』Mara)表示,她從事科技公司歷史研究。但是她表示,要想占據更多城市地盤,「你不能只是我行我素」。

抵制銷售稅

2010年,德州頭號財務官員表示,Amazon虧欠了2.69億美元銷售稅,因為它在2005年至2009年沒有繳納銷售稅。Amazon表示,公司不需要收取銷售稅,因為它在德州沒有實體店。隨後,Amazon關閉了公司位於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僱傭大約120人的倉庫,並放棄了在德州建造更多設施的計畫。

根據2012年達成的一項和解協議,德州放棄徵收這部分稅款,換取Amazon創造2500個就業機會,在公司設施至少投資2億美元的承諾。Amazon還同意開始收取銷售稅,向德州納稅。

交易一經達成,Amazon就在德州數百萬美元補貼下迅速在該州擴張。目前,Amazon在德州運營著大約20個站點。

「在我們看來,與其花費大量時間與Amazon糾結於過去,讓他們自願遵守法規要好得多,」德州稅務部門聯席副審計長卡里‧巴頓(Karey Barton)表示。

Amazon在奧斯汀和聖安東尼奧之間的聖馬科斯市(San Marcos)建造了一座新倉庫,獲得了1660萬美元的退稅。該倉庫擁有近3000名員工,使得Amazon成為了該市最大的私營企業僱主。

「他們在就業崗位數量等事情上告訴我們的一切,承諾的一切,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時間表,」聖馬科斯市通訊主任克莉絲堤‧史塔克(Kristy Stark)表示,「我們只有溢美之詞。」

在家鄉作戰

在西雅圖,Amazon從一家創業公司發展成了科技巨頭,吞食了新的大樓和可建造土地。

不過,Amazon與當地立法議員依舊保持距離。2009年,西雅圖市長和華盛頓州州長為Amazon的一座新大樓舉行了一場動工典禮,但是沒有Amazon高級主管參加。

近幾年,Amazon擺出了一些承擔公民責任的姿態,包括在20017年在一座新大廈裡為無家可歸的家庭建造避難所。那一年,Amazon還招聘了首位員工,負責建立專注於慈善事業的團隊。現在,有十幾位員工正在為此努力。

但是,Amazon並不討論政治議題,包括如何解決西雅圖飆升的房價。這在2018年發生了改變。當時,西雅圖市議會討論對大型僱主徵稅,所得稅款用於支付無家可歸人員的服務費用,建造經濟適用房。

Amazon站出來表示反對,並告訴一家報紙的專欄作家,公司將停止在西雅圖建造一座新大廈的計畫,並重新考慮對它的租賃。這一威脅在西雅圖引發強烈反應。

在經歷了一個痛苦的公開程序後,西雅圖通過了一項人頭稅,規模大約為最初提議的一半。但是,這並沒有讓Amazon感到欣慰。Amazon指責西雅圖市政府沒有有效利用現有資金。這一指責引發了一些受挫屋主的共鳴,他們表示西雅圖在無家可歸人士項目上花費了數百萬美元,但是他們的住宅和公園旁邊依舊有人在露營。他們聯合徵集簽名,試圖推翻人頭稅。

Amazon是這項廢除人頭稅運動的最大捐贈人之一。它向一家名為「美國黎明」(Morning in America)的公司支付了大約34.5萬美元,收集簽名,打印傳單和襯衫。

隨著人們對於人頭稅的怒火高漲,西雅圖市議會開始妥協,並廢除了人頭稅。「眼下,這不是一場可打贏的鬥爭,」市議會議員麗莎‧赫伯德(Lisa Herbold)在投票前表示,「反對派有無限資源。」

新的頭疼問題

隨著Amazon不斷擴張,包括越來越靠近紐約、芝加哥等大城市,它正面臨越來越多的當地要求。

2017年年底,Amazon在紐澤西州愛迪生建了一個倉庫,靠近紐約。這裡原本是用來存放床上用品的安靜倉庫,但是現在全天燈火通明,到處是卡車轟隆隆的聲音。Amazon作出了一些調整,例如讓卡車在裝載區發出很低的嘶嘶聲,而不是嘟嘟響。但是街坊鄰里稱,這些動靜還是打擾到了他們。

麗莎‧布卡切夫斯基(Lisa Bukachevsky)就住在倉庫的後面,她表示自己曾想聘請一名律師,但是沒人願意接她的案子。「他們說,『你沒有足夠的錢抗衡Amazon』,」她表示。

愛迪生城鎮的律師接手處理這個問題。Amazon聘請了一位音響工程師,花費300萬美元建造了一個20英呎(約合6公尺)高的牆。

布卡切夫斯基表示,這座牆擋住了光,但是並不隔離噪音。她和丈夫馬克(Mark)表示,如果Amazon能夠提前和社區溝通,可能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事。

「我並不是反對Amazon,」馬克說,他持有Amazon股票,「我只是反對噪音。」

伊利諾伊州威爾郡(Will County)官員稱,他們擔心那些吸引Amazon和其他大公司入駐的交易,並未給他們所在的州提供充足的資源修理基礎設施。隨著Amazon和其他公司的使用,這些基礎設施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

「如果你在這裡開公司,使用資源,有員工在這裡,駕車穿過街道——你就有責任確保為社區作出除就業以外的積極貢獻,」當地官員丹尼斯‧溫佛瑞(Denise Winfrey)表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